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4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还没缓过神来,我们就成了“Old School”

古典主义的音乐家们都反对把自己的作品加上标题,因为当时的作曲家认为,文字和标题都会制约人们对音乐自由的理解和享受。后来一些不愿墨守陈规的作曲家,不但让自己的作品有标题,也把文学作品化为旋律。比如柴科夫斯基就在阅读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后,完成了他自己的管弦乐幻想曲《罗密欧与朱丽叶》。 当年理查德克莱德曼用自己法国式的抒情和夸张,去演奏那些传统… (阅读全文)

“叮咚,叮咚”两声门铃响起来。  井上秋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闹钟,“这才7点,而且又是周六早晨, 谁会那么大早来敲门呢”?井上心里嘀咕着。他赶忙放下正在专心阅读的报纸,在第八版中那篇还没有读完的文章《 多市浣熊成灾,胖福市长建议市民用雨伞驱赶》旁边, 井上轻轻地用喝了几口的咖啡杯压住这页报纸,准备开门回来后继续阅读。 “叮咚,叮咚” 门铃又被按了两下,这次比… (阅读全文)

胭脂河畔的约定(1): 搬家

夏天的最后一场雷雨刚结束,井上秋野就从多城北部的小镇奥萝拉,搬到了现在新租下的寓所—联合港(Port union)大街144号。虽这是紧邻大街的镇屋区,可夜里却没有多少过往的车辆,更听不到婴孩的哭啼。对他这样已经习惯了四十二年静夜的单身汉来说,任何的喧哗都会吸尽他的精力。 他一天最生机勃勃的时刻,就是清晨五点左右,喝着自己研磨好的埃塞比亚咖啡,随手翻阅新送递到… (阅读全文)

夏天的时候,听到一段故事,可能每天还在我们周围的哪个角落重演,依然是没有多少人去关心的悲剧。我们已经习惯于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活, 超过我们视野的,他人的悲哀,永远都不会成为我们生命河流中的一滴水; 更不用说我们能“与哀哭人的同哀哭”,规避痛苦是大多数人的本性。 不过一部好的文学作品能唤起对他人痛苦的感知,无意识地也净化了自己的灵魂。 正如乔治.艾略特所说:… (阅读全文)

你能容忍别人比自己强吗?

多年前听到这样一个奇事,有两个在市中心开小生意的老友,后来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闹翻了,甚至互相在街上追打, 差点被路人叫了911。后来这两位的太太出来调解,一查争端的原因,差点笑掉人的大牙。 [恶搞你一下,看你还是第一名吗?] 原来这两君都是北京的两所名牌大学毕业生,出国前都在国家机关当公务员,生活小康又受人尊重。 但不小心移民加拿大后,人生的一切都得从… (阅读全文)

傻瓜机拍出的诗嘉堡(图图)

最近有博友问起我说的胭脂河在哪里? 下面让您看图识地。 上个周末,专程带小女到诗嘉堡胭脂河口去拍了下面这些照片(文字部分是我自己加的),看看从她眼里的胭脂河和我眼中的有否不同。结果车刚到公园内就见到几个中国人挎着相机,不知是不是读了我的文章来这里发呆。现套用一下某同学的题目,取名为“傻瓜机拍出的….”. 小女用的傻瓜机为Canon Power Shot Elph330 HS( 俺比较… (阅读全文)

让人温暖的云南米线!

感恩节的清晨,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手机那边传过来。 “喂! 鸽子,我又开始在多伦多二次创业了,还是干回老本行—-开云南米线店,哪天过来尝尝”。 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我立即用N月没讲的昆明话回答道:“好好好,一过完感恩节我就来”。 [米线就像这胭脂河的桥,另一端是我的童年和少年] 米线对云南人来说, 就像韩国人的辣白菜,意大利人的意粉,是云南人身份认同的标记之一。去… (阅读全文)

今晚有没有感恩节的火鸡吃?

刚来加拿大的头几年, 那时也没有孩子,如有人请吃饭,基本随叫随到,每年感恩节几乎都是被我们的西人朋友请去家中吃火鸡。刚开始的头几年,身上没有多少钱, 吃那些粗大的火鸡时还能补充些营养。不过后来发现每一家烤的火鸡肉几乎是一样的味道,只是鸡肚皮的填充物还各有千秋,有点私房菜的味道。 孩子生下来以后, 到别人家里过感恩节的机会已经减少,相反要请些孤单,失意… (阅读全文)

男人和猫

过去自己老是想当然地认为:猫应该和胆小的女生联系在一起。 不过在加拿大这个猫狗比人还多的社会呆久了, 倒是发现抱猫的男人常常也是生活中的一道风景线。中国有句俗语:“女不养狗,男不养猫”。世上的任何事也非空穴来风,后面肯定有其历史或文化的原因,不过早被今天的人们遗忘了。但是我每次见到一个男人抱着猫时,心里依然存留着些莫名的不安感。 [抱猫的毕加索] 我查遍… (阅读全文)

城外有条可以发呆的河!

本来家里就三口人和一条爱睡觉的狗, 生活已经极静。这一整个星期,女儿又代表学校女足队去了哈利法克斯,参加全国U15的比赛, 这下家里更是静上加静。 早晨刚下过一整小雨,中午时分又开始露出太阳,这样的好天气,窝在室内不如去外面听听落叶们的叹息。 正好最近脑中一直有段故事想写出来, 上哪儿去发呆呢?当然还是胭脂河。 这一次去的不是胭脂河的河口处,而是离多伦多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