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5年1月 的存档信息

面对裁员,大家还能做点什么?

新年伊始,到处是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刚打入加拿大市场不到两年的美国零售业大鳄—Target,也水土不服,全军覆没。 迈克(化名)是我们认识的这家企业IT 部门的一位资深技术人员,这次他又不得不遭遇第二次下岗的阵痛。 在北美公司工作过的人,几乎都有被裁员的经历。 能一直干到退休的人,似乎已是昨日的传说。 当年我在渥太华的一个白人邻居, 戏称自己是“老运动员”,五十五… (阅读全文)

寒夜撷思(作品4):我的一点不安

说来杞人忧天,总感觉今年世界经济会在某一时刻坍塌掉,像08年那次,人们曾经拥有的短暂自信又会消失殆尽。 2014年夏天,路经卡尔加里去班芙,因财富满溢带来的骄傲在大街上处处可见。想必现在裁员的阴影又会弥漫在阿尔伯特成千上万的家庭。 三年前,去过新泽西的大西洋城看海,城市的一角已经显出枯萎,虽然赌场的霓虹灯还光彩熠熠。但那一处的海,只闻得到美钞的腐臭,预感… (阅读全文)

福州鱼丸(小小说)

我祖上一直是开连江鱼丸店的, 到我这辈已经是第四代传人。 本想高中毕业后去考航海学校,将来能到远洋的大船上去当一名船长。可惜高二那年,父亲去世,我是长子,不得不挑起祖上留下的这爿小鱼丸店。 连江人做鱼丸店的人很多, 到了海外都被称是福州鱼丸,可是在福建,我们黄岐人从不被福州人看作是福州人。 不过在加拿大,其他说普通话的中国人都把我们称为“福州人”,但我听… (阅读全文)

你是我臂弯里的鸽子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春城。 那一年,我还在上初中三年级,常常在独自回家的路上,看见天空中翱翔的白鸽,有时会划出像风笛般的哨音,邻居小根说,那些是信鸽,飞出几千里仍能找回自己的家。那时的小孩没有阿狗阿猫这些宠物, 但许多家庭里都会养鸡养鸟。梦想着有一天, 自己家里也能有一群洁白的鸽子,我能把它们带到千里之外,看看它们归家时的喜悦… (阅读全文)

前面大家博聊得好开心,但常常也会乐极生悲。创作不只是一时的冲动,也是一种如婚姻般的“委身”。这是一篇原刊于《巴黎评论——虚构的艺术》第137期的访谈。我选择了一部分文字,虽然并不完整,但它仍旧是我们观察和倾听小说家爱丽丝·门罗的一扇门,也是反省我们写作的真正动机。 这一段声音,从克林顿镇门罗和她的第二任丈夫格里·佛兰米林住的家中传出。这里是门罗写作的地方。… (阅读全文)

文学的第一步就是讲故事,故事之长短根据听众的兴趣及故事情节而定。 现在的听众屁股都坐不住,故小小的故事在一天乏味的生活及工作中不时为一杯提神的咖啡或是病榻上的心灵鸡汤。 小小说不同于小故事,因为小小说的修辞性和结构性,故小小说是个待嫁的大闺女,而小故事仍是个质朴的小童女。不管小小说如何披上了文学华丽的婚纱,但其本性依然如初,或喜或悲,或苦或乐,故事… (阅读全文)

网络写手敢“裸奔”吗?

最近我一篇关于网络文学大趋势的“美文”,承蒙无忧网站的宣传,在博客中引起不少热评和喝彩(喝倒彩者—-俺没敢看)。但有些问题目前还没有得到各位知名网络写手们的共识,因而有必要再撰一文共同探讨之, 再掀寒冬热议的高潮。 现代文学理论都重视讨论作者,读者及文本(作品)这三者的关系,各种理论也纷繁复杂, 也因而促生了一现代人文学科—-解释学(Hermeneutics)。 … (阅读全文)

海外华人网络文学的出路何在?

大凡喝过两三滴墨水的人总要舞文弄墨,君不见世界各处山水名胜,总有人留下“某某到此一游”的痕迹。连那些大字不识的加勒比海盗,维京海盗也要找块大石头,歪歪扭扭雕上自己征服海岛的岁月。 人类活在时间空间的有限中,灵魂深处却是渴慕永无时间空间羁绊的自由。文字的出现,似乎为这些灵魂降下了一把通往永恒的阶梯,文学更是这把天梯上端,一顶耀眼的金色皇冠,不过也常诱得… (阅读全文)

调理浮躁的一种散步方式

近日浮躁不已,又想到了一种好的调理方式———重温宗白华的著作。大学最后一年正值六四以后的秋后算帐,天天在宿舍里都要搞人人过关的思想活动。政治辅导员这边有力无气地念着几号文件,我们这些顽固不化的自由分子却打着哈欠,有的看着窗外发呆;也有的手捧学习材料,里面夹着却是小说或杂志。记得当时我对宗白华先生的著作痴迷,所以我的学习材料里是藏着他老人家那本能让人度… (阅读全文)

走神(小小说)

*****此小故事献给所有在海外苦闷并走神的中国爸爸们****** 四月的鼓浪屿,教室四面湿漉漉的墙壁和空气中各样的汗味让人烦躁,朝东的窗户敞开着,溜进一缕缕海那边吹过来的风,夹着隔壁教堂里传来阿婆们参差不齐的闽南语练唱,总是让人心头一震。 我喜欢上地理课,每次老师提问到北美的山川河流,我都能自豪地答出五大湖的名称和准确位置,甚至知道出产草莓手机的小城—滑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