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字体 -

加拿大人文历史不长,故少文人咏山咏水之作,如当年的李太白如能持十年超级签证,神游尼亚加拉大瀑布一圈,“疑是银河落九天”的诗句决不会套在庐山飞瀑的头上。

这个夏天,去法兰西河(French River)度假之前,俺特意去寻找一些有关此地的文艺及历史作品来读,可惜找遍镇上的图书馆,除了一本《在法兰西河如何划独木舟》的旅游手册,其他别无所获。或许对山水的态度,可以明显地看到后面东西思想和审美的差异。

法兰西河静得出奇,除了轰轰驶过的游艇,没有任何的河水拍岸声,只能听见极远处鱼鹰独鸣的回声。可惜过往的西洋文人墨客除了画那些坚韧的雾松,却无任何的诗行来歌咏这条幽静的河流。倒是王维的一句禅诗最配此番的景致:“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没有诗的河流,自然少了几分文化的沉淀和幻想的即兴,不过这给我们这些新的旅居者新的机会,或许你我的后半生就是要歌咏这块新大陆的山山水水。

中国文化中,山水诗和山水画一样重要,这恐怕和东方的泛神思想有关,山里住着神仙,水底深藏蛟龙。离开各种怪力乱神的思想,中国人对山水的审视和凝想,也可以把太过于理性的西洋文化拉到诗意的栖息。 中国人描写河水,离开各种失意的哀怨或气吞山河的豪迈,最纯净清澈的当属诗三百,其中以《蒹葭》最为风致:“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河水和女人之美互相映照,以水起兴,借物咏志,堪称后世中国诗词的摹帖。 关是单单看诗经的标题,许多都直接标注河流:扬之水,沔水,江有汜 等等。

到魏晋南北朝时“山水以形媚道”的画论正式开启中国水墨山水的时代,而几乎同时期谢灵运山水诗,更开中国文学史的新篇。其中之《过白岸亭诗》依稀可见诗经山水的影响: 拂衣遵沙垣。缓步入蓬屋。近涧涓密石。远山映疏木。空翠难强名。渔钓易为曲。援萝临青崖。春心自相属。 交交止栩黄。呦呦食萍鹿。伤彼人百哀。嘉尔承筐乐。荣悴迭去来。穷通成休慽。未若长疏散。万事恒抱朴。

法兰西河虽为加拿大第一条文化遗产河,知道她的人并不多,除了河岸边散布Cottages的主人和来写生的画家们,造访她的人也不多。不过这却是好得无比,等东方的文人们都把这里的山水画尽写尽时,再让到此一游的自拍客过来观赏吧。要不然再不会听到忙碌的Beaver 填河时的喘息。

Tom_Thomson-_Spring_French_River-_1914.jpg

[注] 法兰西河为早期印第安人和法国殖民者进行Beaver 皮毛贸易的最重要地区。加拿大七人画派的许多作品也和此地有关,最后为Tom Thomson 的作品。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旅游 (全局), 山水诗经 | RSS 2.0 |

5 条评论

  1. 2016年9月30日 22:33xyclo

    照片只有一半,可惜了

  2. 2016年9月30日 23:20远方无声鸽

    换了一种模版,就可以是全图了。

  3. 2016年10月3日 07:33easter

    唐宋诗境多伦多,千年山河在蹉跎? 王孟韦柳今若在,定把洛江作渭河。

  4. 2016年10月3日 07:56远方无声鸽

    最后一句妙!

  5. 2016年10月4日 11:50寻找彼岸

    很美!在河边总能安静我烦躁的灵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