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念着这依稀可辨的字迹,我开始犯困—我的视线转移到印刷的字上了,这是一个装饰着花边的红标题—-《七十乘以七,七十一中是第一:在吉牟屯,苏的礼拜堂牧师杰伯。勃兰德罕所讲的一篇布道经文》。我还在试图琢磨杰伯。勃兰德罕怎样就这个题目进行发挥是,却已进入了梦乡”(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

不同于她的姐姐夏洛特.勃朗特,艾米莉对当时英国国教圣公会的批判是毫不留情的,上面这副场景,在今天许多新教教会依然如故,教堂实际是许多信徒的第二张床,特别是遇到讲道乏味的牧师。 对于大部分的中国读者而言,英美文学中太多《圣经》的典故,其中以维多利亚时期的作品为甚。这也使得国人最初对基督教偏见或好感,都直接来自于这些西方文艺作品的影响。

任何文艺作品的作者,他/她主观精神的世界都离不开当下自己宗教或信仰的影儿,诗经的作者们也不例外。风雅颂中,三颂(周颂,鲁颂和商颂)最不为今天的诗人们所兴趣,因为有文艺味少了,宗教味最重。不过离开了解作者后面的精神世界,对诗经的诠释只从文学层面出发,是远远不够的。

f60cdcc479b0abeafbaf90155eb7970e.jpg

商周先民都重祭祀,认为“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传 •成公十三年》)。诗经中的大雅和“三颂”中有许多商周先民的祭祀诗,大多是以祭祀上天和歌颂祖先为主。祭祀必有祭品,在一个规范的社会,不是任何东西都能当祭物的,这点和旧约的《利未记》极其相似。华夏先民也不是随便拿两把韭菜或一个猪头就可以敬天祭神的,祭天和祭祖的祭物在西周时代基本以牛羊作牺牲,后来才有猪和鸡等。玛雅文化和殷商文化用人祭,都是比较邪恶,也是其日后文明崩塌的内因,在诗经中已经看不到这种野蛮的制度痕迹。不过诗经中有一首短诗,谈到以鱼当祭物祭祀祖先,倒是很特别,难道西周先祖爱吃鱼吗?

诗经周颂中有小诗《潜》, 短短五句,却写进了六种不同的淡水鱼: 猗与漆沮,潜有多鱼:有鳣有鲔,鲦鲿鰋鲤。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白话翻译如下(周振甫译): 好啊那漆水与沮水,水里柴堆上有多鱼。 有大鲤鱼(鳣)有鲟鱼(鲔),有白条鱼(鲦),黄颊鱼(鲿),鲇鱼(鰋),鲤鱼(鲤)。 用来献祖用来祭祀,用来求得大福气。

周颂是以祭祖祭天为主的诗歌,祭祖和祭天的牺牲是不同的。比如祭天必要用牛羊, 而且只能是必须是天子才能出任。“我将我享,维羊维牛,维天其右之。”(周颂。我将) 因此读风雅颂,不能离开对其他先秦文献的认识,如周颂和周礼间的关系,否则会曲解诗经中的史实。比如周颂中祭祖的祭品是和《礼记》相符合的。 “天子以牺牛,诸侯以肥牛,大夫以索牛,士以羊猪。至支子不祭,祭必告于宗子(礼记,曲礼下)。

按照当今政治体制的翻译就是:国家主席用国祭用牛(牺牛),各省长用肥牛,厅长用普通牛(索牛),科级以上干部用羊和猪就行。任何官员,只能亲生的长子(宗子)才能主持祭典,而二奶生的儿子(支子)不能主持祭祀。在这点上,和旧约《利未记》有点相似。

143ee70bdf604893508efe9307c5346c.jpg

回到《潜》这首诗,如果再对照《礼记》,你就会看到在西周献祭中有鱼。鱼祭决不是诗经诗人的主观臆想。 这很像国人熟知的那句话:文艺来自生活,高于生活!

祭宗庙之礼:牛曰一元大武,豕曰刚鬣,豚曰腯肥,羊曰柔毛,鸡曰翰音,犬曰羹献,雉曰疏趾,兔曰明视,脯曰尹祭,槁鱼曰商祭,鲜鱼曰脡祭,水曰清涤,酒曰清酌,黍曰芗合,粱曰芗萁,稷曰明粢,稻曰嘉蔬,韭曰丰本,盐曰咸鹾,玉曰嘉玉,币曰量币(礼记曲礼下)。

凡祭宗庙之礼,各种祭品皆有美号。牛称为“一元大武”,猪称为“刚鬣”,小猪称为“腯肥”,羊称为“柔毛”,鸡称为“翰音”,犬称为“羹献”,雉称为“疏趾”,兔称为“明视”;干肉称为“尹祭”,干鱼称为“商祭”,鲜鱼称为“脡祭”;水称为“清涤”,酒称为“清酌”;黍称为“芗合”,粱称为“芗萁”,稷称为“明粢”,稻称为“嘉蔬”;韭菜称为“丰本”,盐称为“咸鹾”;玉称为“嘉玉”,帛称为“量币”。

这里的宗庙之礼就是祭祖的仪式,其中文中 提到了两种鱼祭,一种是用鱼干(槁鱼)献祭,称商祭,和第二种鲜鱼祭叫脡祭。遗憾的是,礼记没有告诉我们,到底为何这些要用不同的鱼类祭祀,这些问题恐怕只有等候从考古学家那里得答案。

儒家读《诗经》是为了明德,而今的现代人又往往落入到社会学,人类学或个人主义的偏好,而失去诗三百中对诗本质性的把握。 对这类的祭祀诗我们当代的读者该如何理解呢?

圣经学者Sigmund Mowinckel 的集体性深层影响的《诗篇》理论,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来理解上古时代的这些同时期的祭祀诗歌, 他写道: “诗篇的创作。。。。有别于我们现代对于诗本能的期待。诗篇所表达的经验和情感,并不是关于个人的,乃是关于共同事件,一般经验,以及在某些特殊情景中惯有的情绪反应。诗人写诗,比如说,要在洁净仪式中使用,他是把自己置于一个共同情景中,表达出大家期待的感受和说话(《以色列的祭祀诗篇》)”。

[注] 诗经中周颂的时代基本和旧约大卫诗篇的时代一致。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2016年10月29日 06:44 细雨北海

    读书需要心性,著文更甚,佩服博主!

  2. 2016年10月29日 12:55 爱心幼儿园

    好不容易有空,来看看鸽子。鸽子一直在辛勤耕耘博园真是敬佩,有空就来看你的。

  3. 2016年10月29日 14:09 远方无声鸽

    谢谢楼上俩位来访。我继续写,你们继续看。

发表评论

博主:远方无声鸽

写作就像一首每天哼唱的老情歌,听不听由你! [所有原创文章,转载使用请和作者联系,违者必究]

最新条目

分类

存档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