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7年2月 的存档信息

诗经撷艺(8)贵人相助

以花草喻人喻事,古今诗人都有共识。比如中国儒家一直称“梅兰竹菊”为四君子,虽然每种植物对应的君子之美德,各有各的说法。但很少见到相反的例子,就是用“梅兰竹菊”来比喻负面的事情或人物,唯一的一次是龚自珍的《病梅馆记》,不过也只是用来说明人对梅花的摧残,并不用梅花来类比坏的事物。 中外诗人一般以花草的造型或果实特征,来赋予植物的某种品性,丑的,刺人的,气味… (阅读全文)

现代音乐中,为了推除出新娱乐观众的需要,常常把不同调的两首以上的歌串烧在一起演唱。比如台湾歌手费玉清最善此事,把冬天的《一剪梅》一直唱到秋夜的《花好月夜》。玩歌曲串烧,转换得好的话,会给人老酒装新瓶的新感受;要不然会使人觉得有狗尾续貂之嫌。 诗经中的第三首《卷耳》,会不会也是两诗合在一起的串烧诗呢? 历来诗经学者煞费苦心地分析其结构和韵仄,至今意见…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6)行万里路,饮千杯酒

文人好酒,不喝无思想的火花。我们的诗经之旅才进入第三篇,诗人酒劲就上来啦。《卷耳》一篇,不仅诗人骑马醉吟,还交杯换盏,换着不同的酒具享用。“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的醉仙李清照,借酒抒情的诗歌传统可以一直追溯到诗经中的《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5)黄鸟于飞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明白诗经的不同修辞手法,使读者能更好地理解诗经的本意,这里我们继续来看《葛覃》这篇,尝试用诗经中最常用的两种修辞手法来阅读,一是“第一人称叙事”;二是“赋”的运用。 不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