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撷艺(8)贵人相助

字体 -

以花草喻人喻事,古今诗人都有共识。比如中国儒家一直称“梅兰竹菊”为四君子,虽然每种植物对应的君子之美德,各有各的说法。但很少见到相反的例子,就是用“梅兰竹菊”来比喻负面的事情或人物,唯一的一次是龚自珍的《病梅馆记》,不过也只是用来说明人对梅花的摧残,并不用梅花来类比坏的事物。

中外诗人一般以花草的造型或果实特征,来赋予植物的某种品性,丑的,刺人的,气味不爽的自然会被贬入坏人坏事一群。诗经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开了中国文学的先河,好花害草一大堆。这也是诗经的一大文学特征,叫作“比”,即一物比喻另一物。三国时期学者陆玑著的《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一书,专门梳理了诗经的各类花鸟草木,结果惊人:言草者一百零五,言木者七十五,言鸟者三十九,言兽者六十七,言虫者二十九,言鱼者二十。难怪孔子说到学诗的好处之一,就是能增加人们对自然界的认识:“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image.jpg

周南《樛木》中有两种植物,一是樛木;二是葛藟,理解这两种植物的象征意思也是破解这首诗的关键之处。

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 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

翻译成现代汉语是这样:

南山有棵弯腰树,野葛到来缠住它。有这快乐的君子,幸福到来安定他。 南山有棵弯腰树,野葛到来掩盖它。有这快乐的君子,幸福到来扶助他。 南山有棵弯腰树,野葛到来萦绕它。有这快乐的君子,幸福到来成就他。

这首诗读来很简单,就是用20个单字写成,其他都是重复的话来说明君子“快乐和幸福”的状态。但问题是,为何要用南山(南边)的弯腰大树(樛木)和爬墙的葛藟来比喻呢?两种植物之间有何联系,使诗人联想起君子的快乐或幸福呢?

古人探究人间事理,有三种方法,一是仰望星空;二是观察动植物;二是阅读史籍。比如在旧约箴言书,就称所罗门王是通过认识动植物行为来推理人事的:“蚂蚁是无力之类,却在夏天预备粮食;沙番是软弱之类,却在磐石中造房;蝗虫没有君王,却分队而出。。。。(箴言)”。诗经的时代(西周)和所罗门时代几乎相当,故在不同地域发现那么多对自然界的观测,也不是件意外的事。那时的人们对周围的环境极其明锐,这是今天那些整天沉溺于网络和电视的现代人无法理解的。

葛藟是什么样的植物呢?有人称是两种不同的延蔓植物,也有说是一种植物,不同名称。不论如何,这是种如葡萄一样需要依附攀援的植物。樛木是指弯下来的乔木,故葛藟能顺势爬上去。 如果没有任何可以蔓延的植物,葛藟只是在地上蔓延的一堆废物,无用无美感。诗经王风中的另外一首诗《葛藟》也是用葛藟作比喻,而这次这种植物无任何依附攀援的对象,一首远方浪子的咏叹调:

绵绵葛藟,在河之浒。终远兄弟,谓他人父。谓他人父,亦莫我顾。 绵绵葛藟,在河之涘。终远兄弟,谓他人母。谓他人母,亦莫我有。 绵绵葛藟,在河之漘。终远兄弟,谓他人昆。谓他人昆,亦莫我闻。

现代汉语翻译为: 长长的野葛茎,在河的边上生。终于远离兄弟们,叫他人父,叫他人父,也没有对我照顾。 长长的野葛茎,在河的边上生。终于远离兄弟们,叫他人娘,叫他人娘,也没有对我抚养。 长长的野葛茎,在河的边上生。终于远离兄弟们,叫他人兄,叫他人兄,也没有对我问穷。

如果把《樛木》和《葛藟》一起对照来读,前一首诗的主旨也就不言而喻了,如一个君子能获得贵人相助,不但是件快乐之事,那也将是他一生的福祉;相反如君子离家漂泊,而无贵人相助,哭爹喊娘无人应,那份凄凉用当代一首闽南语歌《浪子的心情》来描述,最相匹配:

浪子的心情 亲像天顶闪烁的流星 浪子的运命 亲像鼎底蚂蚁的心里

我嘛是了解 生命的意义 我嘛是了解 七逃无了时 我嘛是想要 好好来过日子 我嘛是想要 我嘛是想要 重新来做起 谁人会了解 谁人来安慰 我心内的稀微

以花草鸟兽喻人喻事,古代诗人都有独特的慧眼,今天五谷不分的诗人们,是不是应该重新回到田园中识别芬芳,夜空里去捕捉昨夜星辰呢?!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