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诗经撷艺(9)多子多福

字体 -

《诗经》不但是中国文学的元典,也是中国许多传统思想的源头。在儒家思想成为中国正统思想之前,其实《诗经》里已经蕴藏了许多中国人千年所遵循的生活准则,比如孟子所说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早在孟子出现的五百年前,诗经已经在颂扬“多子多福”的思想。 国风周南《螽斯》用蝗虫喻事喻理,读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现代汉语翻译为(周振甫〈诗经译注〉):

螽儿的翅膀,发出沙沙响。应该您的子孙,多得无可量。 螽儿的翅膀,飞得嗡嗡响。应该您的子孙,相继无可量。 螽儿的翅膀,发出响唧唧。应该您的子孙,多得称密集。

在文学修辞上六组叠词(诜诜兮,振振兮,薨薨兮,绳绳兮,揖揖兮,蛰蛰兮)的巧妙运用,则使全篇韵味无穷。隔句联用,音韵铿锵,造成一种重复的美感。从形式上也和其“多子多福”的主旨相照应。后世李清照更用七个叠字,来增加词的乐感: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螽是什么一种昆虫呢?为何用来比喻多子多福呢?其实螽就是今天大家知道的害虫—蝗虫。先秦早有记载,惟以‘螽’来指称‘蝗虫’。《春秋左传注疏》所记宋国雨螽一事,就和蝗害的形容相同:“文公三年秋:‘雨螽于宋,队而死也’”。后来《说文解字》卷十三(上)有:“蝗,螽也,从虫,皇声。”《诗经》之“螽斯”就是昆虫学之吞吃农作物的“飞蝗”。古人对于蝗虫造成的危害应该早有所认识,为何还会把它视为吉祥的象徵? 其实诗人是用“比兴”的手法,触物生情,托物言志,以蝗虫多产的生物特质,来譬喻或赞美他人子孙众多,而不考虑其危害农作物的一面。这有点像当代迪斯尼的卡通手法,把米老鼠当作可爱的形象来创作。也如当代中国的一首流行歌〈老鼠爱大米〉所吟唱的,把“爱”比作是老鼠对大米的钟情。

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一个镇馆之宝—翠玉白菜,原置放在清光绪皇帝妃子瑾妃的寝宫(永和宫)中,有人称白菜上的蝗虫就是《诗经》的‘螽斯’,寓意为多生子嗣,以增添这块玉的吉祥题意。不过也有人称,上面的那个昆虫是“蝈蝈”不是“蝗虫”。

诗经.png

不过〈诗经〉里一些特别令人厌恶的昆虫,也是被归于讽刺一类,比如小雅中的〈青蝇〉就是比喻说坏话的小人。可以推断,蝗虫在当时先秦的文化中并没有到达让人反感的地步,或许也是某个氏族信奉的图腾或文化符号。 然而“生养众多,布满全地”的观念本来就是人类在这个蔚蓝色星球上的使命。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诗经撷艺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