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撷艺(12)春天里(上)

字体 -

春和秋是诗人们最衷爱的两个季节,冬夏的诗行就明显少很多。冬天压抑的心情在春天里得以释放,而夏天的燥劲在秋天中可以安静下来。不过一个只有生活在四季分明地区的诗人,才可能真正嗅到春天欣欣的气息。 如果把中国传统文学史当作一棵大树的话,《诗经》就是树根,发端于自然,有悲情,更多原初的性情。而《红楼梦》是大树最高的树梢, 完全是哀音。比如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安排了金陵十二钗,其中四钗为春,即元春,迎春,探春和惜春四人。虽然春本是明朗阳光的季节,不过仍“堪破三春景不长”,而且各个结局凄凉如秋(“到头来,谁把秋揣过”)。 在小说人物一上场时,虽有春天的勃勃生机,最后还是用“原应叹息”的暗喻,指出人物最后的悲剧结局。

借用红楼梦的这三春之名之状(迎,探,惜皆为动词,元春除外),我们现在来看看诗经郑风之《秦洧》里的古人是如何 “迎”春,“惜”春,“探”春的。

TB2UJTOXam5V1BjSspoXXa8VXXa_!!1620013893_jpg_400x400.jpg

郑风•溱洧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现代汉语翻译为(周振甫《诗经译注》):

溱水和洧水,方才满满啊。小伙子和姑娘,方才拿了兰草啊。姑娘说:“去看看吧?”小伙子说:“已经看过,姑且去看看吧?” 洧水的外面,确实地大而且快乐。只有男人和女人,他们互相戏谑,赠送的用芍药。 溱水和洧水,多么清啊。小伙子和姑娘,多得满满啊。姑娘说:“去看看吧?”小伙子说:“已经看过,姑且去看看吧?” 洧水的外面,确实地大而且快乐。只有男人和女人,他们互相戏谑,赠送的用芍药。

这首诗是描写的是中国古代的三月三(又称上巳节),几乎就是清明节期的开始,又称小清明,也是真正“迎”春的季节。如果说春节为新年之端,故是“元春”,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春光明媚的季节,也是少女怀春的季节。而今天人们熟知的少女怀春一词其实最早来自于《诗•召南•野有死麕》:“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女孩子一般生理心理上比男孩子成熟早,故古人说到“怀春”一词一般指女性,男子一般用“钟情”,如同夏日炎热骚动的夜晚。在这个意思上,简.奥斯汀的名著《傲慢与偏见》是少女怀春的故事。而《红楼梦》其实更多是少男的钟情故事(比如曹雪芹创造的秦钟,暗喻“情有独钟”的意思),毕竟曹雪芹毕竟了解男性心理。

古代的人们在了解少女少男思春怀春之苦后,想了一套实际可行的做法:就是在春天里,特定一个时间地点,一大群少男少女一起在河畔踏春,借此互相认识,遇到自己未来的良偶。可惜今天除了能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寻到这股遗风,少女怀春的情结基本被高中的功课和作业所抑制住。不过早期的先民似乎更能体贴人性的需求,男女之情基本是自然开放的,特别是给女孩子在情感上的自由,故后世儒家批此诗最猛,基本定义为淫诗。不过想起孔子对《诗经》整体的评价:“思无邪”。如从纯净情感的一面来读,确实是场春光明媚的“探春”之旅。不过作者真正的题旨是在说“惜春”,不只是在描写三月三的男女约会的场面。要不如何理解诗中的这两句:女曰“观乎?”士曰“既且。”

如果我们把诗经中的春风一卷郑风另外一首《出其东门》放在一起读,或许答案就在其中。要知《秦洧》本意,有情人是否能终成眷属,请听下回分解!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