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冬天里,美食及美学断想

字体 -

天冷了,人容易转向内心,真理是冰冷的,爱意暖心,或许多寻找些爱的故事,整个寒冬才能熬得过去。

四大名著,红楼是春,西游是夏,三国是秋,水浒是冬,故水浒最适冬天阅读,如热汤去寒,忠义驱利。

最能识透冬天的应该是因纽特人,他们不仅能在酷寒中生存,更能以风雪为友,这个不留文字的民族,似乎见不到任何历史的包袱和痕迹,只有代代相传的故事。活在故事中的民族,肯定要比活在历史中的民族幸福得多!

冬天封住了山谷湖泊,却让涣散的内心立刻集中起来,诗歌和故事替代了夏日的美酒和鲜花,冬天何惧呢?!

别去惹那些写作的人,也别去恭维那些写作者,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悦的四季,甜言蜜语中有毒性,冷眼冷语中有善意,自言自语才是真情实感。

过去的冬天里,我写了许多故事,编造的,做作的,哼唧的都有,大多有头无尾。 今年冬天我又心痒,可不知从哪一篇开始。

放下所有的目的论写作,只是反映内心之感受(feeling), 如喝热汤,只是享受其味,而无关滋补。这样说来,Feeling 才是冬日写作最高的境界,如同烹饪最高的境界是味道。

任何的文学类别,小说,诗歌,戏剧都可以以味道来当作其终极的评判标准。

饮食养身,文学养心,宗教养灵。这三者如缺一端,都是人生的大遗憾。

艺术绝非形式主义,于我而言,每道经典的美食,都会有着自己的故事,正如每幅艺术作品能娓娓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欣赏者也是故事的聆听者。

旧约创世纪不是哲学手册,也不是科普读物,是故事,是诗歌,需要的不是“阐释者”,而是“聆听者”。中国传统的话本小说,一直是我很兴趣嫁接的技法,寒夜中,聆听一段创世纪,然后且听下回分解!

天冷了,人已经转向内心,真理之河已经冰封,唯有遥远的极地中流淌的故事,不会被寒冷的极夜锁住,能让极地民族生存下来的,不只是美味的鱼汤,更是代代相传的故事。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冬虫夏草集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