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诗经撷艺(2)不靠“谱”的君子

字体 -

今日人们对“君子”的认知,大部分来自于《论语》。到孔子那个时代,君子一词,从原先本是贵族阶层专有词,慢慢演变为人格品行之代名词。孔子云:“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又云:“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而到了孟子时代,君子一词基本失去了其阶级成分,完全成为仁者的代名词。孟子云:“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一其存心也。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 从历史的演进来说,孔孟的君子观,实际来自诗三百中君子的形象,因为《诗经》是常常被孔孟的著作所引用并诠释。

那么诗经是如何对君子进行具体描述的呢?是不是后世孔孟传统认为的彬彬有礼之仁者呢?

Paint_Han_10_1stPart.jpg

有学者统计,《诗经》305首诗中,有61首使用了“君子”一词,共有183次之多。《诗经》中出现的众多君子主要有以下几类,至少都是贵族身份而非普通的汉子或爷儿们:

第一是周王或各国诸侯。“恺悌君子,民之父母”(大雅。洞酌)。

第二指有德行的贵族青年,“显允君子,莫不令德”(小雅。湛露)。

第三指丈夫“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郑风。风雨)或在军中带兵的丈夫“ 未见君子,忧心忡忡”(小雅。出车)。

四描述的是当政者“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魏风。伐檀)。

关雎篇中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君子是上面哪一类呢?将直接影响人们对《关雎》一诗的解读。除掉上面的第三和第四类君子,只有第一和第二符合条件,而且必须是未婚的。

果如郑笺所云:“所有君子均指周文王”。那么整部诗经的文学魅力将荡然无存,只是本王室的红歌集。

在《关雎》一篇中,因这个不明身份的好逑君子,也导致出后世文人对整个诗经主旨理解的差异。当年也恐怕是孔子编辑时没有所预料到的,要不然早就向其弟子有个交代。 《论语八佾》中孔子在引用《关雎》时是从其礼乐层面来说的:“子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如果用今天的民歌音乐来比喻,如同草原牧歌一般,快乐不过度,悲哀不伤感。而在同样的《八佾》一章中,孔子还评论了两种音乐:“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

在孔子时代,诗三百不但有词,也有谱。不过到后世,古谱失传,后人只能在词上臆想,结果许多解释越来越不靠谱!《关雎》中的君子就是其中最好的例证。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诗经撷艺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