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撷艺(3)当奶酪遇上豆腐

字体 -

十多年前,在渥太华的一个夏天,我们刚买了新房,邀请隔壁的保罗一家来吃晚饭。保罗是地道的法裔加拿大人,在市政府工作,主要负责维修政府大楼内的锅炉,对中国的了解只限于李小龙和中式外卖。

这夜,我家太太备了几道菜和一瓶二锅头,因是第一次到中国人家做客,保罗一家开始显得有些拘谨,看我们先送入口后,他们才跟着用筷子夹菜。酒过三旬,保罗用憋曲的法式英文,开始侃侃道来对中国文化的认识。看见桌上的一道麻婆豆腐,他想起来了一段往事。说是他二十几岁时,被朋友带去中餐馆吃饭,第一次看见一块白嫩嫩的豆腐没有遮拦地在一个盘里孤单地呆着,保罗以为是一种中国制造的奶酪,按着平时吃奶酪的惯性,直接就用筷子把豆腐往蒸好的几个馒头上抹着吃。入口后觉得味道奇淡,旁边朋友见状立即告知,这是小葱拌豆腐。

39475854_33.jpg

中英诗歌的差别,有时就像豆腐和奶酪的不同,表面相似,尝一口,味道却完全不同。把中文诗译成英文诗更不易,搞不好就成了不是豆腐也不是奶酪的怪物。比如翻译诗经《关雎》,连叫声如何译,都让译者头痛。 清代来华传教士James Legge(理雅各) 翻译的《诗经》(The She King; OR, The book of poetry) 被汉学界认为是最权威最经典的英译本,不过如果不说是《关雎》,你能分辨出来吗?

Hark! From the islet in the stream the voice

Of the fish-hawks that o’er their nest rejoice!

From them our thoughts to that young lady go,

Modest and virtuous, loth herself to show.

Where could be found, to share our prince’s state,

So fair, so virtuous, and so fit a mate?

以上就是《关雎》第一章的英译:

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林语堂说:“译诗的人…..要知道什么是诗,什么不是诗,而仅是儿童歌曲,或是初中女学生的押韵玩意儿,这才可以译诗”。这句话同样可以用来应用在翻译诗经上,想译诗经的人,要知道什么是诗经。

朱熹在其《诗集》中谈到诗经入门的功夫,对今天想翻译《诗经》的人颇有启发:“ 《诗》中头项多,一项是音韵,一项是训诂名件,一项是文体。若逐一根究,然后讨得些道理,则殊不济事,须是通悟者方看得”。

在朱熹这里,学诗经的第一步是知道其音韵格律,而不是明白些诗的大意。上述James Legge 的译本就是不考虑《诗经》的音韵等形式方面的东西,直接按自己理解的意思来翻译。犹如把中国豆腐当作欧洲奶酪来推广。 不过话说回来,批评他人容易,自己要实际动手翻译就不一样啦。 中国清末民初大师辈出,精通中文和英文的文人很多,为何就不见一人出来翻译《诗经》这国粹呢?

想来道理其实很简单,豆腐有豆腐的吃法,奶酪有奶酪的做法。硬向西方世界推广国故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弄不好还降低了西方对东方文化的认知。就如用意大利话说山东快板一样,最后会变得不伦不类,因为任何一地方戏剧本身都是和自己的语言密不可分。

要西方了解中国诗歌文化之美,必须能让西方普罗大众浸透到汉语文学本身的规律才行,不过这一天的到来可能比华为,小米替代苹果要艰巨漫长得多。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心仪 - 2017年1月18日 08:56

    被英文译本雷到了。

  2. 2. 远方无声鸽 - 2017年1月18日 11:02

    好久才遇见一个评论,还是老熟人。 握手!

  3. 3. 一目 - 2017年1月24日 13:33

    呀,撞衫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