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诗经撷艺(4)贞静如花

字体 -

在比较《诗经》和《楚辞》的风格后,近代学者顾随有句经典的总结:“楚辞飘渺如云,诗经贞静如花”。虽然他指的是两类不同时期中国古代诗歌的风格,特别是指各自修辞章法(比如虚词的用法)的差异,不过在内容上:《诗经》也是简约朴实接近生活,如山中野花;而《楚辞》则艳丽多姿远离现实,如碧海浮云。

有刘勰的《文心雕龙》为证:“不有屈原,岂见《离骚》? 惊才风逸,壮志烟高。山川无极,情理实劳。金相玉式,艳溢锱毫”。

虽然《楚辞》世界离《诗经》约三百年之久,而且内容多天马行空,不过《楚辞》还是直接吸收了《诗经》最重要的修辞手法(赋,比,兴),其中一项就是“赋”。

《楚辞》在汉代又被称作“赋”,如司马迁在《史记》中称:“屈原乃作《怀沙》之赋”;当然这里“赋”和“汉赋”是有区别的,不过这些“赋”的源头都是从《诗经》里发端的。

《诗经》中的第二首《葛覃》和第三首《卷耳》都是典型的用“赋”手法创作的。《毛诗序》把《关雎》释为“后妃之德”,《葛覃》解为“后妃之本”,《卷耳》列为“后妃之志”。虽然这后妃三步曲,今天的文人很难理解和接受,不过从叙事的角度来看,这前面三首(至少《葛覃》和《卷耳》可以确定)确实是从一个神秘女性的视界来看世界,来描述自己内心复杂的情感。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诗经》的序幕竟也是由女诗人织布浣衣的巧手拉开的。这不是和希腊罗马诗歌源于缪斯女神的神话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吗?!不同的是,一个是神诋,一个是凡人。

“啊!诗神缪斯啊!或者崇高的才华啊!请来帮助我吧;要么则是我的脑海啊!请写下我目睹的一切,这样,大家将会看出你的高贵品德”。(但丁《神曲》)

把古希腊诗歌和《诗经》一起研究,不是我今年的任务,我们还是单单地聚焦在《诗经》上面。

《葛覃》被列诗经中的第二首,是最典型用“赋”之方法写成的诗。所谓“赋”就是直陈其事。用后世的语言,就是叙事诗,唐诗中杜甫最精此法。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当代人读懂以上原文并不难,按照顾随先生的指导,去掉中间的虚字,认识一些通假字就行。比如前面第一章可以这样来朗读: 葛覃,施中谷,叶萋萋。黄鸟飞,集灌木,鸣喈喈。

因为《诗经》最早是配乐的歌词,故为了吟唱的需要,加入许多虚词以和韵律。而诗歌脱离乐谱,独立成为语言中最高的艺术,许多虚词助语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比如唐诗中,每行句中加虚词就给人画蛇添足之嫌,不信你看:“白日依山尽兮,黄河入海流兮”。而在《诗经》,《楚辞》中,如果无虚词助语,犹如一人有衣有帽而无鞋的感觉,这也是先秦诗歌的一大特征。

《葛覃》一篇用“赋”描述在谷中割葛,煮葛,织葛布及告假洗衣回家的一段普通的生活场景。前面二章还顺理成章地可以解说,而千年来一直让学者们纠结的是最后一句:“害浣害否,归宁父母”。洗着洗着,就向师傅告假(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要回家看父母。这个女人到底是出嫁的少妇呢?还是单身的少女呢?请继续关注下一期。

1611290746551456-600x400.jpg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文艺 (全局), 诗经撷艺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