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人间烟火 的存档信息

忙碌的感恩节

感恩节,朋友一家从渥太华来看我们。十五年的家庭朋友,虽然我们的政治,文化背景不同,不过大家却能找到许多共同的话题。在吃着火鸡畅谈的三天三夜中,我们更多了解了宝岛台湾,他们也更多了解了中原大地。当然能长久维系我们两家友情的还是因为在基督的信仰及彼此间的包容。 星期天邀请他们一家参加我们教会的感恩礼拜,开始担心他们对圣公会的礼仪不习惯(他们是五旬节教会… (阅读全文)

“橙党”亲历记(3): 信念的力量

断断续续花了一个月时间,读完了 Tom Mulcair 最新的政治自传[Strencth of Conviction],基本对 NDP 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也使得到我对加拿大政治的认知不只是建立在媒体的宣传上,而是建立在自己独立的判断和亲自观察上。 客观来说, TOM 应该是个实际操作的人,而非Visionary。这也是大部分律师出身的政治家之通病。 他是能贯彻具体方针的人,但并非能产生出新政策的人。这… (阅读全文)

“橙党” 亲历记(2):见到党主席

过去一直认为 NDP 属于激进的左翼政党,只是代表社会边缘人物的利益。突然有一天,自感自己实际也是加拿大边缘人物中的一分子, 或许亲自听一下橙党的号召,能使激发起一些熄灭多时的政治热情。 六月的一个傍晚,北部一家匈牙利人的老酒吧里,已经集聚了一群穿着橙色汗衫的各色人士。不像多伦多人的傲慢和冷漠,这帮人极其热情, 我忐忑不安地跨进这家酒吧。男男女女就主动上… (阅读全文)

“橙党” 亲历记(1):似曾相识

像我这岁数的人, 大部分出生时就烙上了“红色”的印记, 还在娘胎里就听到了当年造反有理的喧叫声。到了热血沸腾的年纪, 还有幸赶上了震惊海内外的八九六四。 许多时候,革命就是一个 非理性,激情的 代名词,在集体性的狂热中, 人是无法冷静下来思考的。当然太理性,无激情的人, 也不会去参加任何革命的! 加拿大的社会太完善,几乎无法让人产生出任何政治激情,入加国籍后… (阅读全文)

如何才能适应加拿大的严寒?

加拿大的寒冬世界闻名,除了温哥华岛和温哥华气候宜人外,几乎整个加拿大都在严寒的暴虐之下,最近气温更是低至零下20度之下。难怪加拿大见面总要谈谈天气。 来了加拿大已是第19个年头,除了在BC 呆过几个月外,18个寒冬都在安省度过的。 不过现在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严寒,前几年到厦门过新年,反而觉得那不冷不热,到处是常青植物的冬季有些暧昧。 加拿大冬日的冷其实和中国四… (阅读全文)

让人温暖的云南米线!

感恩节的清晨,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手机那边传过来。 “喂! 鸽子,我又开始在多伦多二次创业了,还是干回老本行—-开云南米线店,哪天过来尝尝”。 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我立即用N月没讲的昆明话回答道:“好好好,一过完感恩节我就来”。 [米线就像这胭脂河的桥,另一端是我的童年和少年] 米线对云南人来说, 就像韩国人的辣白菜,意大利人的意粉,是云南人身份认同的标记之一。去… (阅读全文)

香港人的私房菜

前几天,初次去多市北边一家私房菜馆吃喝。到了吃晚饭的点,豪华的餐厅里就稀稀拉拉坐着三两桌。 大堂经理倒是热情好客, 听口音是个福建小哥,就顺便聊了聊一些家乡新貌,异乡离愁的话题。 按着这位小哥的推荐,点了几样餐厅所谓经典的招牌菜,菜还没有入口,平时只对回锅肉敏感的嗅觉,此时已被眼前烹饪好的飞禽走兽所征服。在一遍惊叹中,还是照当前中国人最流行的时尚,先… (阅读全文)

看电影

已经很久没有看电影的习惯了,不过对早年娱乐缺乏的中国人来说,每周能去看场电影却是一次极好的精神享受。就如当年的人,每周能去澡堂中冲洗掉浑身污垢后的快乐一般。 记得小学前最喜欢看战争片,有一部叫《南征北战》的片是每放必看。每次看见国军的十轮大卡车出来的时候,就幻想自己也能上去转动转动它的方向盘。其实许多时候,人的这种儿童情结到现在都还存在。我在加拿大… (阅读全文)

二十五年前那个不安的夜!

转眼女儿又大了一岁,九月份就要上高中了。不过她在我眼中,还是如小学生一样单纯。 一日在饭桌上她问了我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什么是共产主义(communist)?”因为在她的social studies 课上,她学到北朝鲜,越南,古巴和中国都是共产主义国家. 对她这样从来没有经历过所谓思想教育的小加拿大人而言,如何用她能听懂的语言向她解释呢? 如果说“共产主义来源于马列主义”,那么… (阅读全文)

所谓众口难调,要评比最好餐馆可不容易,特别象多伦多这样多元化的城市,谁敢称自己是最好的餐馆呢?别急,每年《多伦多生活》(Toronto Life)杂志都会评比本年度各类最好的餐馆,不能说百分之百准确,但还比较靠谱。翻翻他们评的中餐一栏,就可以知其可信度。比如“丽华轩”,“大鸭梨”和“味香村”都有上榜。不过如何品出来的,俺就不知道了。估计是按照做北京烤鸭的程度来定的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