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名作赏析 的存档信息

书中自有黄金屋

夏传才的《诗经讲座》是一本面向大众的诗经学入门读物,虽然有时老人家的个人偏好跃然纸上,不过读后还是收益匪浅,如同当代研习诗经的GPS。 上篇从历史的角度看诗经在中国文学史中的地位,下篇是夏老自己的诗经选讲。 我虽对诗经已经感兴趣多年,各种解经和诗经的书也读了不少,还是一头雾水。 不过此书简明而要,脉络清晰,层次分明,花一二日专心阅读,很快就能找到入门之… (阅读全文)

有时我们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精神来到这块新大陆,而大草原的一位女诗人这样告诫我们,应该如此生活才会实现人生真正的目的;有时我们对自己期待的太高,总想让日月换新天,可她让我们平心静气地 到自然界中去获取灵感,重新认识自己。请细细品味这首诗吧,这里有加拿大生活的真谛: 给年青人的忠告 1 饲养蜜蜂 种植芦笋, 观察潮汐 倾听风 来代替 政治家 虚构并且相信 你… (阅读全文)

克莱茵(Klein)的诗篇演

现在超过1000字的文字都懒得读,结果1000字以上的文字写起来肯定是很吃力。不过回到诗歌中来安静自己,重新拾回阅读的热望。。。。在一旧书店中找到一本诗集,读到这首诗: Psalm 36:A Psalm Touching Genealogy By A.M . Klein Not sole was I born, but entire genesis: For to the fathers that begat me, this Body is residence. Corpuscular, They dwell in my veins,… (阅读全文)

收藏春天

多伦多的春天来得很迟,去得也快,前后不到两个月。故加拿大画家基本多以秋冬为素材,较少画春。好歹看见几幅春天的风景画,配上下面丰子恺先生的散文《春》,更想收藏起这大自然里最美的季节。 春 作者:丰子恺 春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名词!自古以来的人都赞美它,希望它长在人间。诗人,特别是词客,对春爱慕尤深。试翻词选,差不多每一页上都可以找到一个春字。后人听惯了这种… (阅读全文)

迷失在黑夜中

今年在人生的诸个方面一直不顺且倍受挫折, 按照宿命论的说法是“运气不佳”;按照心理学的诊断是“中年危机”;按照诗艺的解释是“迷失在黑夜中”。 不管如何,人要么就这样消沉下去, 要么抓住任何一棵救命稻草尽力往上攀登。 一天下午,百无聊赖之时,在电脑上随便找一下 文史哲的讲座来刺激一下大脑, 无意识地被耶鲁大学公开课程中的一门文学课所吸引。视频上,一个带着极重意… (阅读全文)

调理浮躁的一种散步方式

近日浮躁不已,又想到了一种好的调理方式———重温宗白华的著作。大学最后一年正值六四以后的秋后算帐,天天在宿舍里都要搞人人过关的思想活动。政治辅导员这边有力无气地念着几号文件,我们这些顽固不化的自由分子却打着哈欠,有的看着窗外发呆;也有的手捧学习材料,里面夹着却是小说或杂志。记得当时我对宗白华先生的著作痴迷,所以我的学习材料里是藏着他老人家那本能让人度… (阅读全文)

恶之花—张爱玲《金锁记》的感发

周末泥泞污湿的下午, 凄冷的秋风中夹着滴滴忧郁的雨,这样晦暗的天气,人们恐怕早忘了秋高气爽时的明媚。随手翻开那篇“三十年前月光下的故事”,找些小说创作的灵感,也感悟一下美丑善恶的短暂人生。 古典主义的艺术家都是以和谐美丽,入诗入画入乐,少有人站在“丑”和“恶”面前沉思。不过人性全无单一说, 要不恶多一些,善少一些; 要么大善人中也隐藏着恶念,美丑也是如此。… (阅读全文)

一本书的夏天

一整个夏天,不管是在落基山下,还是在蜜月湖畔,我都在看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甚至找出各种文学评论书籍和讲座,企图发现此书的魅力所在。可惜翻了几遍后仍觉得是如清淡的鸡汤一般,或许是文化差异的缘故,还是自己的文学素养不够呢?这样一本当代英语读者最喜欢的小说,为何我读起来却如同嚼蜡一样? 我为何会被《傲慢与偏见》所多时缠捆,原因很简单:因为偶然一次听… (阅读全文)

偏见与傲慢(4):贾宝玉的便当盒

宝岛的民众把午餐叫“便当”,初次听到时甚觉可爱且费解,以为是种叫“扁担”的小吃,后来才知原来是午餐的台式称呼。据说此叫法来源于日语,可能和当年日据时代的生活习俗有关。中午时分偶过大统华,常常听到“便当”一词,耳熏目染,渐渐地俺脑袋里也被“便当”一词所统治,“午饭”,“午餐”也慢慢成了土语。今日赶个时髦,就把“午餐”叫“便当”,吸引些读者的眼球。 中国人对饮食的热爱… (阅读全文)

西方的许多学者,都讨论了《傲慢与偏见》的方方面面,近日闲懒,本想比较一下《红楼梦》中对爱情婚姻的看法。不过发现此文,已经全面涉及小说中的婚姻观,以后再聊《红楼梦》中中国古典式的婚姻及爱情观,下面转贴一下KAREN SWALLOW PRIOR 的《傲慢与偏见》中的婚姻观一文: 在我教授《傲慢与偏见》时,我极力纠正同学们对这部文学作品的谬见。他们受电影改编版影响,认为这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