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哭泣的墙 的存档信息

哭泣的墙(十): 天地终无情

平静地和施洗约翰的门徒过了两个夜晚,从他们的口中听到约翰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当年那个进到圣殿中成了哑巴的祭司,就是他的父亲。他很小就离开家乡,和死海边一群离俗的祭司社团一起生活。那是一群追求圣洁的圣徒, 是我们犹太人的希望所在。约翰虽刚过三十,但他对生命的体悟却超过自己的同龄人。 不过现在我们该如何去营救他呢? 我心中也没有多少的主意。 此刻耶路撒冷… (阅读全文)

哭泣的墙(九):四十应该不惑

黄昏前我要赶回家中守安息日,从公会的办公室出来,到家只需步行十分钟。一路上都是向我致敬的人,我热爱耶路撒冷这个城市—圣中之圣的地方,我的青春和梦想都曾在这里飞扬。 今年我已经四十二岁了, 这也是罗马皇帝提庇留执政的第十五年。  一周前我刚当选犹太公会的七十成员之一。 这是我年老的父亲最开心的日子, 我们这个家族又可以重新写入史册了。没有人再称我为“底母… (阅读全文)

哭泣的墙(八): 雪花的快乐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耶路撒冷最冷的季节。凄冷的北风中夹杂大片大片的雪花,这时最让人难忘的是故乡没有飘雪的冬天和奔流不封冻的约旦河。一天中午,我们正在学习, 突然师傅被人通知立刻到圣殿去议事。 我听不清来人和师傅的低声细语,只见平时一脸严肃刻板的师傅, 突然脸上如同五月绽发的鲜花,春天好像立刻可以从天降临。师傅转身向我们大声宣布:“孩子们,希律大王死了!… (阅读全文)

哭泣的墙(七):贫富的奥秘

快到中午时分, 我终于见到了阔别一年的故乡—-耶利哥城。  老辈们说,   耶利哥是一个有上万年历史的古城,   和我们祖先亚伯拉罕出走的城市—吾珥一样古老。    我喜欢古老的东西,   每次经过眼前这段倒塌的城墙,   似乎还能看见历史的尘埃扑面而来。   虽离家才一年时间, 这座平静衰老的小城和往年却大大不同,   路上多了许多来往的罗马士兵,   而且道路也被拓宽了许… (阅读全文)

客厅里挤满了参加婚宴的宾客, 每个人都穿着一生最华丽的礼服。 我也被套上一件迎娶的新郎装。百十桌的喜宴正要开始,  席间却有人疾呼,“新娘伴娘的灯没有油,她们找不到路了”。 “没有预备好灯油,新娘不能来,婚宴就开始不了”。顿时, 人群乱成一团,有些人开始声称要退席。 一头本绑在案台上等候宰杀的公山羊,竟也挣脱厨师,跑到我跟前狞笑起来,还开口讲起人话来:“哈哈… (阅读全文)

哭泣的墙(五):夜宿

这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白昼的烈日慢慢收起了残暴的嘴脸,一片轻巧的金色晚霞升腾而起。  眼前的色调变得越来越多样, 气温也湿润温和。经过大半天的跋涉, 我们己来到了耶利哥平原的边缘, 周围的道路边开始出现株株茂盛的棕榈树和无花果树。  朝耶利哥城方向望去, 东边是一处正在升起袅袅炊烟的农庄。父亲说,今晚我们会在这个农庄夜宿。离开大道, 我们踏上了去村庄的田… (阅读全文)

哭泣的墙(四): 归途

从耶路撒冷到耶利哥虽只有100里不到的路程,但因为是下山,中间还有一段崎岖的窄路,路途异常难走,常常要走八个以上的时辰。 黄昏时,常常有些落草为寇的人来打劫商旅和香客,父亲嘱咐我们一定要在天黑前赶到沿途的村落休息。 踏着耶路撒冷城古老的石板路,沿路都是各色的商贩。叫卖声,骂街声,吵架声以及客栈里的打闹声,此起彼伏。 整个耶路撒冷就像天下犹太人的大卖场,… (阅读全文)

哭泣的墙(三) :智者无惧

学堂破旧的木门又被人重重地推开, 只听见一连串沉重的脚步声,短促但不同寻常。 原来是一队全副武装的罗马士兵。 带头的几个士兵年纪看上去还不到20岁, 但每个人的目光中都透着傲慢和鄙视。他们胸前的护心镜在正午的阳光下闪闪发光,使人无法抬眼正视他们。这一队士兵训练有素地在院子中央列队排开,然后手都按在宽刃短剑鞘外的剑柄上。 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原来是这支队伍… (阅读全文)

学堂的木门,嘎的一声,被人重重推开了。原本在院中间一棵大桑树上休憩的一对戴胜鸟,惊得“郭公,郭公”地鸣叫起来, 不安地在半空中盘旋着,最后飞到最高处的树梢上。 羽冠依然一起一伏, 好像在向屋里报信, 同时也警惕地张望着两个不速之客。 因一上午焦虑的等待,我已经沮丧到了极点。 这突然的声响, 把我的心几乎都震出来, 我立刻振作起来,马上向门外望去, 果然是爸爸… (阅读全文)

哭泣的墙(一): 回家

  每次回到老家, 我都会去约旦河边和七八个小伙伴们会合。我们有太多的游戏要玩,有时玩约书亚将军过约旦河; 有时玩先知以利亚外衣拍打河水别徒弟。今年耶路撒冷的春天来得有些迟, 凄风中还夹着些苦雨, 不过我老家那边应该春江水暖了。 对了,忘了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的全名叫尼哥底母.本.古里安,不过按现在京城流行的雅典式希腊文发音,也有人叫我“尼哥德慕”。在家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