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夜思集 的存档信息

冬虫夏草集(之一):文字的天空

语言文字是文明之门,文明越悠久者其语言越丰富。 从美学之角度,语言之美蕴含在文学中,在音乐中得到升华。也就是说,越具有音乐性的文字,越具有审美性。不过文字是基石,音乐是建筑。没有文字的启蒙,音乐只是音符的堆积,只是鸟鸣般的声息。 当思想枯竭时,听一段音乐,或许能激发起一些写作之灵感,其实这是音乐中无形的文字性在起作用。 古人在没有割裂诗和歌的时代,创… (阅读全文)

鹅生和人生—兼谈写作之境界

在康德那里,存在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在自为”,实际也就是自由的境界。不过人的社会性,很难孤独地存在,总想找到一些兴趣相投的人交流,最终还是以冲突破碎收场。如创作只是停留在自我意识身上,仅关注自我感情的宣泄,那么写作的最高境界就是自言自语! 我喜欢到玛丽湖修道院看加拿大野鹅,常常揣测着它们的生活比照人生。试想着这一群加拿大野鹅,偶尔几只不合群,众鹅都在低… (阅读全文)

与冬为友

若春天领悟冬天的价值, 他们将欣然相称为友, 如此四季才有始终, 置身于寒夜里更觉籍慰 温暖距冷峻并非遥远, 世间不会永洒阳光 隆冬霏霏的雪,和仲春凄凄的雨 携手相约, 这,也是天地的定命 于2016年12月14日奥萝拉 冬夜读荷尔德林的诗《友谊》有感仿作,友情是种命定,四季未尝不是一种宿命。故顺之,悦之。 (阅读全文)

写作的再思

抛开为名为利的写作,写作有何用? 不过提出这个问题时,已经包含了一定的功利性(于我而言,任何有目的写作不知觉地被实用主义所操纵)。 为了完成一篇安乐死的伦理学论文,我要参阅教授的神学背景,投其所好,我才能拿到 A。再好的修辞和论据,如果和权威的观点相左,你就要被打入冷宫。 我曾经耗尽全力,写了一篇自认为最深刻的哲学文章《时间和空间》,不过被我的读者—… (阅读全文)

夜思的愉悦

我不是夜猫子,过了晚上十二点后睡觉,第二天起来肯定会流鼻血。 不过每天9:00-11:00等对着电脑发一下呆,让自己的思绪在静夜中驰骋,这才感觉一天没有白过。 想读的书已经没有多少,阅读别人,不如阅读自己。如真是心外无物,心外无理,回到自我的港湾,必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宝藏。 不用去思想过去和未来,只是注重当下。 思想过去,让人怀旧,让人自恋;思想未来,让人不切… (阅读全文)

他早年竟然想当个文艺青年!

人类思维的有限性和多样性,几乎难于用偶然和必然来描述一个人的生活轨迹,甚至人类的历史。 如果这个文艺青年当年如被维也纳艺术学院录取,六百万无辜犹太人的血是否会避免流淌呢? 他青年时的梦想是要成为一位画家,他母亲的愿望是他将来能当一位天主教神父。可惜他没有成为他自己,也没有成为他母亲期待的那一位。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内,他的名字已经和邪恶成了同义词。 他可… (阅读全文)

春寒瘦不支,夜寂闲话多!

艺术的本质就是激起人内心底那份最深处的情感,不管是何种艺术表现形式,作品能带给人最清新的感受,如细雨后的微风,更是冰川下正在融化的没有被玷污的细流。 在触动情感方面,音乐是最有力度的形式,也是能和人类文明共存亡之艺术形式。 在没有文字,绘画的时候,人类已经有了音乐。 美是善的圆满(Fulfillment),真是所有善的行动( Action);真和美之间没有多少必然的逻… (阅读全文)

微信,微信–我们手中的情人(多图)

一个冬天,都没有多少灵感和耐心写上一篇500字以上的文章。原因很简单, 我们都在手机上玩微信。 真正的艺术家是各自时代的先知。一个水墨画新锐—徐航在他的作品《手中情人》上,他写下了这样一段题跋: “微信时代,低头点赞,忘言。异样的方式尽在这方寸天地间。潮人,人潮。似乎,生活在别处。” 对于微信这现象,特别是其独特的微信群,有人道:“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圈都是一… (阅读全文)

猴年马月的哲学

“哲学”这个词,国内读过点书的人大凡都知道那句琅琅上口的定义:“哲学是世界观,也是方法论”。不过我自己回想起来这句话,内心底实际上是种烦躁和不安。就如今天你要给“文学”下个放之四海皆准的定义其实是不可能的。 而把哲学定义为“世界观和方法论”,其实后面隐藏着一个玄机,那就是马列哲学才是“唯一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其他都是“伪科学的,唯心主义的东西”。 那么什么是“哲… (阅读全文)

十三号星期五的晚上

早在一百五十年前,一个巴黎诗人,以怪异的诗句,先知般的语言描述了一场发生在十三号,星期五的一场大屠杀。大文豪雨果这样评论他的诗集:“你的《恶之花》如众星灿烂。。。。我为你倔强的精神由衷喝彩。” 在他的诗句里,你找不到和谐和优美,处处是黑暗和邪恶。人们以为美学是在谈优美,可在他那里,美却是“恶之花”—-“巨大,恐怖而又淳朴的妖魔!” 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五发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