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夜思集 的存档信息

写作的灵感来自于灵魂深处,纵使你周游世界,经历冷暖人生,但如果灵魂低部没有被触摸,依然不会有任何的文思涌出。 多伦多的冬天, 黑夜来得早,五点多钟,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早早吃过饭,在书桌前发呆, 原以为寒夜能助思考,可地板上随意堆砌的书籍却永远看不到最后一页, 似乎找到一本可以让思想共鸣的书本。 如果文字的东西激不起任何思想的火花,那只有打开虾米或Youtu… (阅读全文)

当能安静写上几行字时,说明多伦多的冬天来了。这个冬天打算做些啥呢?在安省已经过了二十个冬天,对冰雪和北风已经麻木,唯有想在暖暖的火炉边把维特根斯坦的哲学读一遍; 也许还有几本让人心里温暖的小说。天越冷,似乎读书的欲望越旺。下面几类书想拿来读读: 1. 因纽特人的各种口述故事 2. 弗朗克林对北极航道的探险史料 3. 全部维特根斯坦的哲学著作 4. 易经 5. 英… (阅读全文)

语言文字是文明之门,文明越悠久者其语言越丰富。 从美学之角度,语言之美蕴含在文学中,在音乐中得到升华。也就是说,越具有音乐性的文字,越具有审美性。不过文字是基石,音乐是建筑。没有文字的启蒙,音乐只是音符的堆积,只是鸟鸣般的声息。 当思想枯竭时,听一段音乐,或许能激发起一些写作之灵感,其实这是音乐中无形的文字性在起作用。 古人在没有割裂诗和歌的时代,创… (阅读全文)

在康德那里,存在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在自为”,实际也就是自由的境界。不过人的社会性,很难孤独地存在,总想找到一些兴趣相投的人交流,最终还是以冲突破碎收场。如创作只是停留在自我意识身上,仅关注自我感情的宣泄,那么写作的最高境界就是自言自语! 我喜欢到玛丽湖修道院看加拿大野鹅,常常揣测着它们的生活比照人生。试想着这一群加拿大野鹅,偶尔几只不合群,众鹅都在低… (阅读全文)

若春天领悟冬天的价值, 他们将欣然相称为友, 如此四季才有始终, 置身于寒夜里更觉籍慰 温暖距冷峻并非遥远, 世间不会永洒阳光 隆冬霏霏的雪,和仲春凄凄的雨 携手相约, 这,也是天地的定命 于2016年12月14日奥萝拉 冬夜读荷尔德林的诗《友谊》有感仿作,友情是种命定,四季未尝不是一种宿命。故顺之,悦之。 (阅读全文)

抛开为名为利的写作,写作有何用? 不过提出这个问题时,已经包含了一定的功利性(于我而言,任何有目的写作不知觉地被实用主义所操纵)。 为了完成一篇安乐死的伦理学论文,我要参阅教授的神学背景,投其所好,我才能拿到 A。再好的修辞和论据,如果和权威的观点相左,你就要被打入冷宫。 我曾经耗尽全力,写了一篇自认为最深刻的哲学文章《时间和空间》,不过被我的读者—… (阅读全文)

我不是夜猫子,过了晚上十二点后睡觉,第二天起来肯定会流鼻血。 不过每天9:00-11:00等对着电脑发一下呆,让自己的思绪在静夜中驰骋,这才感觉一天没有白过。 想读的书已经没有多少,阅读别人,不如阅读自己。如真是心外无物,心外无理,回到自我的港湾,必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宝藏。 不用去思想过去和未来,只是注重当下。 思想过去,让人怀旧,让人自恋;思想未来,让人不切… (阅读全文)

人类思维的有限性和多样性,几乎难于用偶然和必然来描述一个人的生活轨迹,甚至人类的历史。 如果这个文艺青年当年如被维也纳艺术学院录取,六百万无辜犹太人的血是否会避免流淌呢? 他青年时的梦想是要成为一位画家,他母亲的愿望是他将来能当一位天主教神父。可惜他没有成为他自己,也没有成为他母亲期待的那一位。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内,他的名字已经和邪恶成了同义词。 他可… (阅读全文)

艺术的本质就是激起人内心底那份最深处的情感,不管是何种艺术表现形式,作品能带给人最清新的感受,如细雨后的微风,更是冰川下正在融化的没有被玷污的细流。 在触动情感方面,音乐是最有力度的形式,也是能和人类文明共存亡之艺术形式。 在没有文字,绘画的时候,人类已经有了音乐。 美是善的圆满(Fulfillment),真是所有善的行动( Action);真和美之间没有多少必然的逻… (阅读全文)

一个冬天,都没有多少灵感和耐心写上一篇500字以上的文章。原因很简单, 我们都在手机上玩微信。 真正的艺术家是各自时代的先知。一个水墨画新锐—徐航在他的作品《手中情人》上,他写下了这样一段题跋: “微信时代,低头点赞,忘言。异样的方式尽在这方寸天地间。潮人,人潮。似乎,生活在别处。” 对于微信这现象,特别是其独特的微信群,有人道:“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圈都是一… (阅读全文)

博主:远方无声鸽

写作就像一首每天哼唱的老情歌,听不听由你! [所有原创文章,转载使用请和作者联系,违者必究]

最新条目

分类

存档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