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奥萝拉的紫延龄 的存档信息

 离开列治文山的炸鱼店,凯西继续开着她的那辆红色道奇皮卡,在昏暗的央街缓缓地行驶着。 此时窗外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地把深秋的枯叶都打落了。 两人在车上几乎没有任何话可讲,只是各自听着,回味着心底里最深处的澎湃。 毕竟都是在风雨中,漂泊多年的男女,对爱情的憧憬早被现实中的挫折所束缚。 特别是那些人到中年还没有收获爱情的男女,“进入那没有季节的世界,你在那… (阅读全文)

在吃饭之前,凯西都有祷告的习惯,那怕是在餐馆里吃饭。当两盘炸鱼刚端到两人面前时,井上里面的那个自我已经饥饿难忍,可外面还是要保持绅士般的节制。他正想挥手示意,请凯西先吃。这时他发现,凯西正低头喃喃自语,虽然周围都是嘈杂声和油烟味。那一刻,井上似乎看见她身上的一股力量,安静地能把周遭的所有的不安都融化掉。 井上也不由自主地低头沉思起来, 虽然他的父母… (阅读全文)

这是个星期五的黄昏,天色渐暗, 华灯初上。不过眼前的那个路标广告却格外的耀眼,原来上面写着是“北边最好的Fish &Chips”。停止了吃寿司还是吃春卷的争论,两人一致同意,就去这家离奥萝拉不远,位于列治文山央街上的这家炸鱼店共进晚餐。 车刚开进一个小购物广场, 招牌上几乎都是中文和波斯文。靠近角落的最后一间, 一个木制的招牌上画着一个鱼形,旁边写着一行小字“… (阅读全文)

  谈及一国之文化,必不能绕过其民族的饮食,在西洋人眼中东洋人好像只吃寿司,中国人只炸春卷。这样的总结虽是片面, 但还是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用紫菜包裹的半生半熟的寿司,吃出的是一个小岛玲珑精致的生猛;春卷里面一定要有豆芽菜,炸得金黄的外皮下,咬出来一个泱泱大国的包容和沧桑。    已近黄昏时分,多伦多秋日的天地格外多彩,不过401高速公路却是异常的乏味。这些… (阅读全文)

这个世界的单身汉,大体有三种情况: 一是错过了机会;另一种是机会还没有到;最后一种是自动放弃了所有机会。井上秋野应该是属第二种,在前面四十多年的生活中,他有过单相思的辗转反侧, 也有过被人苦恋的烦恼。不过这一切都如大海的潮汐,随着岁月的增长,而慢慢退到了记忆的深处。到他这个年龄的男人, 已经不单单会为美艳娇容而动心,相反,他需要的是知音佳偶和精神良伴… (阅读全文)

从蒙克顿(Moncton)到多伦多大约有 两个小时的飞行距离, 井上秋野拿起在机场书店刚买来的《纽约客》杂志翻弄起来,他看见这一期又有爱丽丝芒罗的一篇短篇小说《Gravel》,他开始聚精会神地阅读起来。 邻座是一个头发梳得整齐且拉得很直, 大约十八九岁的亚裔少女。一张稚嫩白皙的圆脸一直贴在机窗口,瞭望了快一个多钟头。  还时不时拿起手上一只套着Hello Kitty 的 ipone … (阅读全文)

有人说:写作是为了填补灵魂中的黑洞和渴望。我倒是同意一半,特别是写小说,对我来说是在探索灵魂中的黑洞和渴望。有时在现实中你无法实现的梦想,你可以借着小说的人物而获得实现。万圣节一过,加拿大寒冷的冬天就要开始了,不过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写作。 今年一月,我开始尝试写了一部短篇小说《相遇》,现在发现仍可借着里面的主人公—-望井镇的博物馆长井上秋野来表达我没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