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生命随想 的存档信息

无题

每个人对自我的认识犹如一层层剥开的洋葱,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到了这把年纪,也大概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 有时我们以为是自己的意志在主导一切;另外的时候我们认为人之所以是今天这个样子,肯定是有命运的安排。 对基督徒而言,还是那个千古的疑惑:“神造我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不和那位有位格的神有关系的话,其实我们要不是自我崇拜者,要么就是一个宿命论… (阅读全文)

良善,有时却是最危险的悬崖!

夏天,在去卡尔加里的飞机上,看了一部新上映的美国影片(Lone Survivor), 说的是一群美国侦察兵到塔拉班的基地侦查。当他们正隐蔽在一个小树林中观察时,正巧一家阿富汗的牧羊人经过了这群美国兵身边,他们无法再躲藏,只好当场抓住这三个无辜的牧羊人。 其中有些士兵主张立即杀掉这一家三口,要不然他们跑回去的话,可能会通风报信,大家都无法完成这次的侦查任务; 也有… (阅读全文)

恶之花—张爱玲《金锁记》的感发

周末泥泞污湿的下午, 凄冷的秋风中夹着滴滴忧郁的雨,这样晦暗的天气,人们恐怕早忘了秋高气爽时的明媚。随手翻开那篇“三十年前月光下的故事”,找些小说创作的灵感,也感悟一下美丑善恶的短暂人生。 古典主义的艺术家都是以和谐美丽,入诗入画入乐,少有人站在“丑”和“恶”面前沉思。不过人性全无单一说, 要不恶多一些,善少一些; 要么大善人中也隐藏着恶念,美丑也是如此。… (阅读全文)

友多为何还寂寞?

人世间,你如问每个人,一生中你最怕的事情是什么?每个人肯定都会有自己不同的答案。有的人怕死;有的人怕生活失去保障;也有人怕妻离子散等等。不过这一样,大部分人内心中都怕,只是每个人口里不承认罢了,那就是—-“寂寞”。 人这个受造物,一被创造时心底里面就打上了“寂寞”的烙印, 故亚当需要夏娃来消除最耐忍受的寂寞。还好人类始祖,虽被逐出伊甸园,但上帝以生养众… (阅读全文)

2014年,不信,你做不到这些!

去年的今天,立下极大壮志,写下了十几项的新年目标。365天过去了,对照检查结果发现仅实现了其中几条。俗话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眼看2013年不剩几日, 已无法完成任务了。夜深人静,痛定思痛,彻夜难眠,立下这十二条自己容易实现的幸福目标, 好在2014年底对读者有个交代: 1. 看到比自己富的人,要有拼搏感; 2. 看到比自己穷的人,要有内疚感。 3. 遇见比自己胖的人… (阅读全文)

相遇(3) [原创哲理小说]

望井博物馆虽身处海边小镇,但行政上却直属加拿大文化遗产部,因为这里是加拿大最早期法国殖民者—阿卡迪亚人(Acadia)的主要定居地, 望井镇那些讲法语的居民实际上是英法七年北美战争中所留下的遗民,和后来魁北克的大多数法裔居民有所不同。这种区别就如新加坡华人和中国人的差异,局外人一般很难分清。 博物馆本是现代启蒙运动的产物,过去神权时代,人们只有宗教式的朝圣… (阅读全文)

相遇(2) [原创哲理小说]

夜,如同新娘长长的衣裾,扫过黄昏的最后一丝残辉,在她黑貂皮般的裙边,天上的星光如同镶嵌其中发亮的宝石。 不象那些见识浅陋,心灵贫瘠的北国汉子,晚饭过后就在电视机前,成了陷在沙发里的马铃薯;肥肿的眼皮渐渐地把心灵之窗拉上,阵阵短促的鼾声像缓缓而行的载货火车,不时传来几声喳喳的磨牙声— 可能是梦里才有牛排的大餐。夜,对这些人来说,是一天的结束。对那三个… (阅读全文)

相遇(1)[原创哲理小说]

像大多数大西洋沿岸的小镇,夏天时还清新惬意,朵朵的白云在蓝天上窃窃私语,三五里就能看见名信片常有的东海岸灯塔;不过冬天时却要经历暴风雪的肆虐,狂风的怒吼和空中舞动的雪花会把每个酣睡的婴孩惊醒,那些耸立在岸边的灯塔,里面拥挤奔出的亮光,如点点闪烁的星光仍依稀可见,给夜归的水手带来不少的安慰。 望井镇距芳迪湾(Bay of Fundy)不远,这个小镇总人口不到1000,… (阅读全文)

为什么男人的脾气都很大?

从小上地理课, 教科书上这样告诉我们,世界大体有三类火山:活火山,休眠火山和死火山。 看看我们周边的男人,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归入其中一类的火山。 现在不发脾气,总有一天也会火山喷发。 没有脾气的男人, 就像不会哭的女人一样, 古今难寻觅! 中国传统一直比较赞赏男人的大脾气,  大脾气似乎是大男人的英雄特质之一。  世间不是有怒发冲冠凭栏处的岳飞;  也有冲冠一怒… (阅读全文)

来到加拿大后,  才知道春天和阳光的可贵 。 少年时在一个号称“春城”的地方长大, 大半年都是在春天般的温润中度过。 那时同窗的学子们,  最渴望有一天能到最炽热的城市中度过。  果不其然,   中学毕业时全班大部分同学都去了南京, 武汉和重庆几个最酷热的火炉读大学。 虽在春城长大,我却是在江南的小城出生。记忆里模糊还有那首老奶奶吟唱的催眠曲:“乡下老俵,河下洗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