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故乡的云 的存档信息

彩云之南(7):一扇朝东的门

昆明的春天来得很早,一般在每年三八节前后,昆明人都有 去城郊圆通公园欣樱花的习惯。日本鬼子确实很鬼,几千株的樱花树一绽放,中国人民善良的心就可以把当年战争的伤害抹得一干二净。而中国人民一直总是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熊猫送人,自己都没有多少存货了,还是要送。 在赏樱成为一民俗之前,老昆明人过去有三月三耍西山的习惯,就是到更远的一座高山上去 踏春观滇池。其…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6):戴小白帽的来了!

今天偶然听到昆明火车站的暴力事件,正好就此来回想一下云南的民族问题。云南的多彩性不仅在于其气候地理,更重要的是云南有众多少数民族。按照云南许多民族的传说,汉族是炎黄子孙,而他们是南方蚩尤的后代。许多年前在渥太华写过一篇关于世界苗族的论文,他们的传说中有许多北方冰雪的记忆,而且他们的许多风俗和加拿大印地安人相似。不过后来因为谋生的问题,许多有关文化…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5): 娃娃出门男人带

去过云南的人,都会津津乐道所谓的“ 云南十八怪”。不过有些因时代的变迁已无存在的基础,比如:“ 鸡蛋串着卖”,“火车没有汽车快”。而有些太超越时代,至今无人理解,比如这第十五怪:“娃娃出门男人带”。 北方受孔孟之道的影响,男人在家中自然是称王称霸,脾气也很大。做家务带孩子基本都是女人的活。后来中国南方沿海率先和列强通商,受了西洋文明“女士优先”的影响,剪了辩子…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4):他天生就是个当医生的料

上中学时,只记得校园的隔壁是所军事监狱,门口有军人站岗。偶而也听说过一些有人翻墙越狱的传闻,不过自己没有亲眼目睹罢了。现在想来倒是有几分的后怕,如果你知道你孩子的中学旁边就紧挨着一所监狱,你还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到那里读书吗?那时上学都是自己步行或骑自行车,下了课也是自己独自或者和临近的同学一起回家。每次经过这所军事监狱,总看见一些剃光头的青年在干活…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3):唐老师想离婚

每个时代的悲哀,往往只有下一个时代的人们才能体悟得出来。就如我们今天悲悯北朝鲜重压的百姓,而生活在其中的人却似乎毫无感觉。不过有一天,当感觉痛的人多的时候,情况就不同了;特别是一旦被几个臭文人呐喊出来,离天翻地覆的革命就不远了。对今天大部分的中国人来说,离婚早已是解决婚姻中巨大痛苦的一条捷径。可在三十多年前的中国,离婚的决定远不是两个人就能作出抉…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2): 青梅非能竹马

云南自古就是中国政治流放的边疆,犹如当年沙俄的西伯利亚。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30年前是没有几个中国人会为之神往的。四十四年前,十万上海知青豪情万丈来到云南,不久发现这里并没有所谓“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香格里拉,等候他们的是所谓的劳动改造。 我出生在中国文革最动荡的那几年,浑身都烙着“革命”的印迹降临人间,20余年后的六四之组织者或活跃分子就是我们那拨人。… (阅读全文)

彩云之南(1):往事的芬芳

每颗心的深处,当疲惫漂泊异乡时,耳边总会响起故乡的呼唤。对爱丽丝。门罗来说,故乡是那个看不清男男女女脸面的,但可以用文字触及却又神秘的安大略小镇 ;每天屋顶上小提琴拉响的白俄罗斯村庄,是夏加尔画笔中流淌的永远无法回去的故乡。 每当有人问我,“你的故乡在何处?”,我几乎会毫不犹豫地回答:“ 云南”。虽然我不是出生在云南,每次填籍贯时还要写上“山东”,唯一能证… (阅读全文)

原本这个夏天是计划回中国看母亲,但家里发生许多的事情,机票一直没有最后落实下来。 这几天给母亲打电话, 她老人家第一句话就是—-“夏天千万别回来”。她本想在上海我弟媳的家中度过一暑假。却不知江南今年遭遇六十年一遇的高温,还没呆上三天,她就急急忙忙要赶回厦门的家中。厦门夏天也是炎热,但每晚还有海风吹来,太热时可以到海里游泳,也还算惬意。不过就我们已久居加… (阅读全文)

引言: 这是7年前父亲生前的最后一篇公开文章,后来被改为记者访谈。文中的豆豆是我弟弟的儿子,妞妞是我的孩子,如今这两个孩子都刚过十三岁, 正式踏入青春萌动的少男少女时代。豆豆依然喊累  妞妞依旧轻松…… ( 豆豆和妞妞十岁时的合影) 豆豆喊累  妞妞轻松: 一位爷爷感受孙子在厦门和多伦多的教育 和老伴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儿子家居住了近半年回到厦门的资深新闻工作者石老… (阅读全文)

中华是老母亲, 加国是良佳偶

关于第一代移民生活的酸甜苦辣, 每个人都有独到的经历和论述。 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大,不仅限于华人社区,不仅限于当今的加拿大社会。你会发现,各个种族,各个社区所经历的心态上的变化都是一样的。不管你是富裕的波斯商人,还是一贫如洗的索马里人,或是天天读中文小报,吃着水煮活鱼的华人。  一般人移民的动机可以简单地归结为两种: 一是希望改善处境, 逃避炫耀财富的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