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红楼再梦 的存档信息

宝岛的民众把午餐叫“便当”,初次听到时甚觉可爱且费解,以为是种叫“扁担”的小吃,后来才知原来是午餐的台式称呼。据说此叫法来源于日语,可能和当年日据时代的生活习俗有关。中午时分偶过大统华,常常听到“便当”一词,耳熏目染,渐渐地俺脑袋里也被“便当”一词所统治,“午饭”,“午餐”也慢慢成了土语。今日赶个时髦,就把“午餐”叫“便当”,吸引些读者的眼球。 中国人对饮食的热爱… (阅读全文)

从时间上看,简。奥斯汀(1775-1817年)几乎和曹雪芹(1715-1763年)同时代。不过那时的东西方两大文明,除了在商品上有些交流,精神上几乎平行而过。当时的中国人对西洋的看法,无非就是出产几件希奇小古玩的西夷。曹雪芹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谁是莎士比亚,或密尔顿?要不然,大观园里肯定有十二钗一起读十四行诗或林黛玉弹钢琴的场面。 曹雪芹在第五十二回,借宝琴的叙述,最大… (阅读全文)

如果说西洋文学是仲夏夜之梦的浪漫,那么中国古典文学更像暮秋的多愁善感。特别一临近冬天,看着后院只剩下满地堆积的落叶。寒风一起,不禁划过心中的是句句对悲凉秋景的咏叹。中国文人从来就有“无病呻吟”的通病,很少会把郁闷和烦恼化解到跑步机上,心灵的协谈中或谦卑的祈祷。他们更多把叹息化为满纸辛酸泪的诗行, 或者到梨园的热闹中去消除寂寞和孤独。 曹雪芹,中国传统… (阅读全文)

中华文化的典雅,不仅在于那浩渺的经典传奇, 更在于各类南腔北调的戏剧。闲来翻翻《石头记》竟发现, 原来红楼里面演的是昆曲,而不是西皮二黄。 曹雪芹写《红楼梦》时,京剧还是民间的一俗乐,当时的贵族大家听得都是昆曲。 以下文字是最好的例证: 这里黛玉见宝玉去了,听见众姐妹也不在房中,自己闷闷的。正欲回房,刚走 到梨香院墙角外,只听见墙内笛韵悠扬,歌声婉转,… (阅读全文)

过去对读《红楼梦》,《西厢记》 之类的经典从来就没有什么好感,   三十岁之前的我,   天天都觉得西方的月亮肯定比中国的圆。   上大学时,选修的课都是以“西方哲学”,   “西方心理学”,  “西方美学”等为主;   走在校园里,    如有三两个洋学生相伴,   总是能获得同伴羡慕加嫉妒的眼光。   那个时期的我,   理所当然地认为,   莎翁的任何一部戏绝对好过曹氏的满纸荒唐… (阅读全文)

离开祖国太久,但一直不能忽略中国人那难伺候的胃。过去在渥太华的日子,实在使我中国制造的舌尖变得迟钝。十年前为了余生不和奶酪黄油相伴的苦宴,终于来到了加国最多葱蒜味的多伦多。要消除中国人的思乡情,其实很简单,一顿炸酱面或一块葱油饼就能把它咀嚼掉。当然如果再能读到中国人的心灵鸡汤—《红楼梦》,那么每次唱起O Canada 时,绝对不会海外侨民的感觉。 大统华实… (阅读全文)

博主:远方无声鸽

写作就像一首每天哼唱的老情歌,听不听由你! [所有原创文章,转载使用请和作者联系,违者必究]

最新条目

分类

存档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