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胭脂河畔的约定 的存档信息

送走了来寻猫的年轻人,井上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矜持的身体完全松懈下来。 他嘴里开始无意识地轻吹着口哨,随手也把那件见客时匆忙披上的睡袍扔到了沙发的最尽头。 这时零乱且到处堆着书的客厅已经被外面的晨曦照出了影儿,他关掉了沙发后面的立式台灯,准备把刚才那篇中断的文章读完,然后就去冲个痛快的热水澡。 他取了报纸,斜着身,依在客厅墙壁的火炉旁,他宽大的肩膀从… (阅读全文)

“叮咚,叮咚”两声门铃响起来。  井上秋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闹钟,“这才7点,而且又是周六早晨, 谁会那么大早来敲门呢”?井上心里嘀咕着。他赶忙放下正在专心阅读的报纸,在第八版中那篇还没有读完的文章《 多市浣熊成灾,胖福市长建议市民用雨伞驱赶》旁边, 井上轻轻地用喝了几口的咖啡杯压住这页报纸,准备开门回来后继续阅读。 “叮咚,叮咚” 门铃又被按了两下,这次比… (阅读全文)

夏天的最后一场雷雨刚结束,井上秋野就从多城北部的小镇奥萝拉,搬到了现在新租下的寓所—联合港(Port union)大街144号。虽这是紧邻大街的镇屋区,可夜里却没有多少过往的车辆,更听不到婴孩的哭啼。对他这样已经习惯了四十二年静夜的单身汉来说,任何的喧哗都会吸尽他的精力。 他一天最生机勃勃的时刻,就是清晨五点左右,喝着自己研磨好的埃塞比亚咖啡,随手翻阅新送递到… (阅读全文)

夏天的时候,听到一段故事,可能每天还在我们周围的哪个角落重演,依然是没有多少人去关心的悲剧。我们已经习惯于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活, 超过我们视野的,他人的悲哀,永远都不会成为我们生命河流中的一滴水; 更不用说我们能“与哀哭人的同哀哭”,规避痛苦是大多数人的本性。 不过一部好的文学作品能唤起对他人痛苦的感知,无意识地也净化了自己的灵魂。 正如乔治.艾略特所说:… (阅读全文)

博主:远方无声鸽

写作就像一首每天哼唱的老情歌,听不听由你! [所有原创文章,转载使用请和作者联系,违者必究]

最新条目

分类

存档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