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分类:读经杂记 的存档信息

鸽子走了……

挪亚方舟上有两只鸟,一只是聪明的乌鸦,另一只是单纯的鸽子。大雨住了以后,挪亚先把乌鸦放飞出去,结果这家伙一去不返,因为外面有太多的精彩….. 而鸽子明白主人交付的任务,就是看看这世界的水是否退净。整船的动物都在这艘游轮里闷了大半年,彼此已经失去了开始时的新鲜,天天都是叫骂和抱怨声。 挪亚一家八口也被折磨得精疲力尽,挪亚的老婆整天都在这可怜的老头面前唠… (阅读全文)

王者的哭泣

只要人还留下一丝人性,他就会哭泣。感情愈深者,哭泣愈痛。古今中外把各类哭泣能总结得最经典的,当推刘鹗《老残游记》的开篇一序 : 灵性生感情,感情生哭泣。哭泣计有两类:一为有力类,一为无力类。 痴儿騃女, 失果则啼,遗簪亦泣,此为无力类之哭泣。城崩杞妇之哭,竹染湘妃之泪, 此有力类之哭泣也。有力类之哭泣又分两种:以哭泣为哭泣者,其力尚弱; 不以哭泣为哭泣… (阅读全文)

两个祭司的真相

一般说来新王继位,任命左右宰相应该是一种政治权术,古今历史经常出现。大卫在巩固政权后分封百官时,却设置两个祭司长(见撒下8:17和代上18:16)。国之大事,在祀在戎。难道是表明大卫对宗教双倍的热忱?还是让两个祭司长互相牵制,玩弄权力斗争的游戏?前面笔者曾探索过撒母耳作为大祭司的角色是临时性的,因为只有亚伦的子孙才可担任大祭司(祭司长)一职,其他利未支派… (阅读全文)

两个母亲的诗篇

每次读撒母耳记,常常觉得哈拿的祷告似乎和路加福音中马利亚的赞美诗(路加福音1:46-55)极其相似, 当然马利亚的祷告是在1000年之后。有学者说,或许马利亚应该是受了前者的启发而生灵感。这种现象应该在历史上是常见的。比如19世纪英国浪漫诗人拜伦的《在巴比伦河边》就是对诗篇137的改写: By the Rivers of Babylon 在巴比伦的河边(查良铮 译) We sat down and wept by t… (阅读全文)

祭司,士师及交通警察

如果我们仔细读撒母耳记上第一章,你会多少了解撒母耳的一些身世。其实这是另一个夏甲和撒拉的故事。撒母耳的父亲叫以利加拿,有两个母亲,昆尼拿(Peninnah)和哈拿。哈拿是生母,昆尼拿应该是老二,但有子女。按家谱他是利未—哥辖—以斯哈-以利加拿–撒母耳–约珥—希幔这条线(历上6:22-38)。但按照摩西五经的传统,大祭司是否只能由亚伦支派的后裔来担任,而后来的发展却是… (阅读全文)

撒母耳离我们有多远

撒母耳是旧约中的一个传奇人物,许多传奇的人物往往超越时空,一遍遍重复在儿童睡梦前的故事中,使得我们反而忘了其历史的真面目。这篇文章笔者试从历史及文化比较的角度来看撒母耳这个人。对历史学家来说,历史事件和时间是把握历史人物的关键。但撒母耳生于何年,卒于何年?这是我们还原历史的最基本问题。 在人们使用今天的公历之前,各国都有自己的历法,只有在自己文化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