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奶奶有个孙女,乳名叫低低,今年快满十六了。全家人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这个低低,年纪虽小,而个子却一直猛涨不停。曹奶奶卧室的门背上面,有一排一直往上平行的铅笔印,那是曹家记录着低低身高的档案门。 每年四月四日,低低生日前后,低低爸就会让低低脱了鞋,用铅笔和尺子记录下低低当年的身高,从低低六岁起,这个全家人的小风俗就没有停过,量完身高,再发一个生日红包… (阅读全文)

老习其实也不算老,今年刚刚过五十。过去老家的人,一直叫他“大习”。不过因和当今最高领导同姓,再叫“大”的话恐怕有欺君之嫌,于是几年前,老习悄然改“老”而非称“大”了。 老习本是东北某市人,据说和那位“毕爷”曾是邻居,有个N张和毕爷的合影。移民美国后,老习也凭着这点政治小资本选上了当地华人社区的侨领。最风光的事,是前几年和毕爷邀他一起站在一个月光大道的舞台上共… (阅读全文)

一个冬天,都没有多少灵感和耐心写上一篇500字以上的文章。原因很简单, 我们都在手机上玩微信。 真正的艺术家是各自时代的先知。一个水墨画新锐—徐航在他的作品《手中情人》上,他写下了这样一段题跋: “微信时代,低头点赞,忘言。异样的方式尽在这方寸天地间。潮人,人潮。似乎,生活在别处。” 对于微信这现象,特别是其独特的微信群,有人道:“每个人的微信朋友圈都是一… (阅读全文)

“哲学”这个词,国内读过点书的人大凡都知道那句琅琅上口的定义:“哲学是世界观,也是方法论”。不过我自己回想起来这句话,内心底实际上是种烦躁和不安。就如今天你要给“文学”下个放之四海皆准的定义其实是不可能的。 而把哲学定义为“世界观和方法论”,其实后面隐藏着一个玄机,那就是马列哲学才是“唯一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其他都是“伪科学的,唯心主义的东西”。 那么什么是“哲… (阅读全文)

早在一百五十年前,一个巴黎诗人,以怪异的诗句,先知般的语言描述了一场发生在十三号,星期五的一场大屠杀。大文豪雨果这样评论他的诗集:“你的《恶之花》如众星灿烂。。。。我为你倔强的精神由衷喝彩。” 在他的诗句里,你找不到和谐和优美,处处是黑暗和邪恶。人们以为美学是在谈优美,可在他那里,美却是“恶之花”—-“巨大,恐怖而又淳朴的妖魔!” 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五发生… (阅读全文)

北国的秋景令人难忘,而镶嵌在这秋色的少女们,更是一道风景线。少女拍少女,别样的风采。下面是女儿在10年级媒体和传播课上的人像摄影习作,欢迎各位行家点评,模特全部来自女儿过去的同学。使用相机为今年给她的生日礼物Nikon D3200。 [此图摄于Newmarket 的一堵红墙] [此二图摄于Seneca College的 King Campus 的百年豪宅Eaton Hall] [ 此组图摄于Aurora 黄昏的公共图书馆… (阅读全文)

今年在人生的诸个方面一直不顺且倍受挫折, 按照宿命论的说法是“运气不佳”;按照心理学的诊断是“中年危机”;按照诗艺的解释是“迷失在黑夜中”。 不管如何,人要么就这样消沉下去, 要么抓住任何一棵救命稻草尽力往上攀登。 一天下午,百无聊赖之时,在电脑上随便找一下 文史哲的讲座来刺激一下大脑, 无意识地被耶鲁大学公开课程中的一门文学课所吸引。视频上,一个带着极重意… (阅读全文)

感恩节,朋友一家从渥太华来看我们。十五年的家庭朋友,虽然我们的政治,文化背景不同,不过大家却能找到许多共同的话题。在吃着火鸡畅谈的三天三夜中,我们更多了解了宝岛台湾,他们也更多了解了中原大地。当然能长久维系我们两家友情的还是因为在基督的信仰及彼此间的包容。 星期天邀请他们一家参加我们教会的感恩礼拜,开始担心他们对圣公会的礼仪不习惯(他们是五旬节教会… (阅读全文)

宋人已把秋写尽,随手翻开《全宋词》,到处可见宋文人对秋各样的感怀,今人再去填词,无疑将是狗尾续貂。谁还能超越李易安的境界:“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加拿大的七人画派好像只画两季–秋季和冬季,正如宋词叹秋,唐诗咏春] 不过,秋天是个让人人都能进行美学散步的季节,离开夏天的奔放和热情,细雨秋风,断肠秋水,落雁秋霄,种种的秋情秋色,总是能激发… (阅读全文)

秋天一到,想写的东西很多,千头万绪,无从下手,还是从“人性“这一主题开始说起吧! 世界中大体有三种人,一是“欺骗别人的”; 二是“被人欺骗的”; 三是“自欺欺人的”。 哪种人最坏或好呢? 每个人的世界观及人生观不同,给出的答案也不同。 一个在凡事上不吃亏的人, 肯定是不会“被人欺骗的”, 他/她精明的本质能识别一切对自己不利的东西,成功的商人大多属于此类人。古语云… (阅读全文)

博主:远方无声鸽

写作就像一首每天哼唱的老情歌,听不听由你! [所有原创文章,转载使用请和作者联系,违者必究]

最新条目

分类

存档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