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如同“因果论”在人类思维领域特别在世界观上所占的重要地位(比如大多的宗教都离不开因果报应论),“目的论”和“过程论”则直接影响我们每个人的人生观。 其实上了四十岁以上的,从中国大陆出来的移民,大家受“目的论”其实很深,比如我们从小就被灌输“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理想。七十年代中后叶,刚上小学的我,每天都是 在为“四个现代化”而读书。不能不说,这种思想灌输,使我们这…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情感 (全局), 夜思集 | 21 条评论

夏天将至,自言自语几句….

博客是闲淡时的自言自语,离了三个月,许多东西反而看得明白。 文人在世上,离了文字生命就变得干瘪,虽然许多时候他/她们的文字很苍白。没有写字的三个月里,如无风的盛夏,灵魂变得浮躁,唯有开始想拼凑些文字时,内心底开始涌出些活水。不过害怕哪一天,顾及他人起来,又变成了哗众取宠的口水。 人真的无力在这个世界上改变些什么,那些少年的梦,早被现实给撕碎。能使自己… (阅读全文)

归类于: 夜思集 | 8 条评论

上个周末是安省的家庭同乐日,本想去巴厘冰钓,可惜气象部门说,这天极寒不宜在外久留。我们就乖乖听了电台的警告,只是在温暖的室内消遣吃喝,白白错过了寒冬带来的美艳。 今天上午看见昔日的一群教会兄弟姐妹在微信中闪过的一组寒冬玉照,美轮美奂,忽然闪念想放在我的博客中,让更多人爱上加拿大绝妙的冬景。一位姐妹欣然接受了我的要求,晚上传来下面一组在家庭日那天,她… (阅读全文)

归类于: 仰望星空 | 25 条评论

如何才能适应加拿大的严寒?

加拿大的寒冬世界闻名,除了温哥华岛和温哥华气候宜人外,几乎整个加拿大都在严寒的暴虐之下,最近气温更是低至零下20度之下。难怪加拿大见面总要谈谈天气。 来了加拿大已是第19个年头,除了在BC 呆过几个月外,18个寒冬都在安省度过的。 不过现在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严寒,前几年到厦门过新年,反而觉得那不冷不热,到处是常青植物的冬季有些暧昧。 加拿大冬日的冷其实和中国四…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人间烟火, 多城随笔 | 28 条评论

金老板的“富豪”之路(小小说)

金老板是胶东半岛人,虽说出国已有二十五年,可国语中还是裹着浓浓的乡音; 甚至说英文时,几个摩擦音总让人听来有汁有味,好像他正嚼着一根山东大葱。不过金老板在家时,却能用最纯正的北海道日语骂人。 金太太是在琉球出生长大的第三代华人,二十二岁那年,她在北海道当护士,遇见当时正在读博的金老板,那时他还被人叫作金博士,那年金博士刚过二十八。 金博士喜欢在家做菜…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原创小说 | 43 条评论

面对裁员,大家还能做点什么?

新年伊始,到处是大公司裁员的消息。刚打入加拿大市场不到两年的美国零售业大鳄—Target,也水土不服,全军覆没。 迈克(化名)是我们认识的这家企业IT 部门的一位资深技术人员,这次他又不得不遭遇第二次下岗的阵痛。 在北美公司工作过的人,几乎都有被裁员的经历。 能一直干到退休的人,似乎已是昨日的传说。 当年我在渥太华的一个白人邻居, 戏称自己是“老运动员”,五十五…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时政 (全局), 人世间 | 34 条评论

寒夜撷思(作品4):我的一点不安

说来杞人忧天,总感觉今年世界经济会在某一时刻坍塌掉,像08年那次,人们曾经拥有的短暂自信又会消失殆尽。 2014年夏天,路经卡尔加里去班芙,因财富满溢带来的骄傲在大街上处处可见。想必现在裁员的阴影又会弥漫在阿尔伯特成千上万的家庭。 三年前,去过新泽西的大西洋城看海,城市的一角已经显出枯萎,虽然赌场的霓虹灯还光彩熠熠。但那一处的海,只闻得到美钞的腐臭,预感…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教育 (全局), 夜思集 | 13 条评论

福州鱼丸(小小说)

我祖上一直是开连江鱼丸店的, 到我这辈已经是第四代传人。 本想高中毕业后去考航海学校,将来能到远洋的大船上去当一名船长。可惜高二那年,父亲去世,我是长子,不得不挑起祖上留下的这爿小鱼丸店。 连江人做鱼丸店的人很多, 到了海外都被称是福州鱼丸,可是在福建,我们黄岐人从不被福州人看作是福州人。 不过在加拿大,其他说普通话的中国人都把我们称为“福州人”,但我听…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原创小说 | 41 条评论

你是我臂弯里的鸽子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春城。 那一年,我还在上初中三年级,常常在独自回家的路上,看见天空中翱翔的白鸽,有时会划出像风笛般的哨音,邻居小根说,那些是信鸽,飞出几千里仍能找回自己的家。那时的小孩没有阿狗阿猫这些宠物, 但许多家庭里都会养鸡养鸟。梦想着有一天, 自己家里也能有一群洁白的鸽子,我能把它们带到千里之外,看看它们归家时的喜悦…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所见所闻 | 11 条评论

前面大家博聊得好开心,但常常也会乐极生悲。创作不只是一时的冲动,也是一种如婚姻般的“委身”。这是一篇原刊于《巴黎评论——虚构的艺术》第137期的访谈。我选择了一部分文字,虽然并不完整,但它仍旧是我们观察和倾听小说家爱丽丝·门罗的一扇门,也是反省我们写作的真正动机。 这一段声音,从克林顿镇门罗和她的第二任丈夫格里·佛兰米林住的家中传出。这里是门罗写作的地方。… (阅读全文)

归类于: 网络沙龙 | 1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