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忙着搬家,再加上今年加币贬值,去年冬天就计划到意大利的行程,四月初被迫取消了(订下的airBNB 还罚了不少款),只好在自家后院过夏天。。。。。。 搬到新家,距离我们过去住了八年的地方也不算远,大约30分钟的高速车程,不过却意外发现一个每周六上午必去“朝圣”的地方—- Newmarket Farmers Market。 我们住的这个小地方虽也有一个Farmer Market, 但规模太小,… (阅读全文)

断断续续花了一个月时间,读完了 Tom Mulcair 最新的政治自传[Strencth of Conviction],基本对 NDP 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也使得到我对加拿大政治的认知不只是建立在媒体的宣传上,而是建立在自己独立的判断和亲自观察上。 客观来说, TOM 应该是个实际操作的人,而非Visionary。这也是大部分律师出身的政治家之通病。 他是能贯彻具体方针的人,但并非能产生出新政策的人。这… (阅读全文)

过去一直认为 NDP 属于激进的左翼政党,只是代表社会边缘人物的利益。突然有一天,自感自己实际也是加拿大边缘人物中的一分子, 或许亲自听一下橙党的号召,能使激发起一些熄灭多时的政治热情。 六月的一个傍晚,北部一家匈牙利人的老酒吧里,已经集聚了一群穿着橙色汗衫的各色人士。不像多伦多人的傲慢和冷漠,这帮人极其热情, 我忐忑不安地跨进这家酒吧。男男女女就主动上… (阅读全文)

欢乐的夏天, 来谈及这么沉重的话题,真是自找没趣!哎, 吃喝玩乐后,我还是喜欢在静夜深处, 聊起些精神层面的问题。与其饱暖思淫欲,不如饭后谈经论道。 人这个奇异之受造物, 共性之处使人与人间能互相沟通, 差异之处却让人优越或自卑。 人和人关系的种种,共之为友,异之为敌。 从兄弟情谊,到夫妻关系基本如此。 说到“优越感”, 人人在某点上面皆有之。有人因为职业,… (阅读全文)

像我这岁数的人, 大部分出生时就烙上了“红色”的印记, 还在娘胎里就听到了当年造反有理的喧叫声。到了热血沸腾的年纪, 还有幸赶上了震惊海内外的八九六四。 许多时候,革命就是一个 非理性,激情的 代名词,在集体性的狂热中, 人是无法冷静下来思考的。当然太理性,无激情的人, 也不会去参加任何革命的! 加拿大的社会太完善,几乎无法让人产生出任何政治激情,入加国籍后… (阅读全文)

祷告不是自己意愿的恒切和持守,是心灵深处渴慕那至圣者的垂怜。 可惜我们的祷告常常成了神学教义的手册, 要么就是发霉的宗教外套。 如果你的祷告没有垂听,你会有何样的反应呢?弃绝, 冷漠,还是继续一意孤行?上帝不是慈爱的吗?他不会不听我们的坚持不懈祷告吧! 可惜,许多时候他不听我们的祷告,不按我们理想的方向开门。 那如此说来, 上帝岂不是成了一个“不可捉摸”的… (阅读全文)

这不是我想吸人眼球的标题,其实这个句子来自于一位中国八零后女作家于一爽的短篇小说《每个混蛋都很悲伤》。我早忘了小说的内容,不过这个标题却是意味深长,让人过目不忘。 伤感是古今文人们的一大通病, 似乎中国文人就是多愁善感的代名词,事实也是如此。不论是音乐,绘画还是文学,中国文人都以“伤感”为美,为创作的至高境界。其中以《红楼梦》为中国传统文学中“伤感”的… (阅读全文)

最近夜思“目的论”和“过程论”,费尽心思而不得其解。不过一夜观徐渭的墨葡萄之题诗,好像有所领悟。 中华文明虽流转五千年,不过现今已经被西洋文明所盖过, 君不见史上的名人奇人,国人通通以西洋名人类比之。比如某某是中国的贝多芬,中国的雨果,中国的莎士比亚等等。 却几乎鲜见,有人称“美国的李白”,“英国的曹雪芹”,“意大利的汤显祖”…… 谈到艺术家的疯癫,世人都会立即… (阅读全文)

如同“因果论”在人类思维领域特别在世界观上所占的重要地位(比如大多的宗教都离不开因果报应论),“目的论”和“过程论”则直接影响我们每个人的人生观。 其实上了四十岁以上的,从中国大陆出来的移民,大家受“目的论”其实很深,比如我们从小就被灌输“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理想。七十年代中后叶,刚上小学的我,每天都是 在为“四个现代化”而读书。不能不说,这种思想灌输,使我们这… (阅读全文)

博客是闲淡时的自言自语,离了三个月,许多东西反而看得明白。 文人在世上,离了文字生命就变得干瘪,虽然许多时候他/她们的文字很苍白。没有写字的三个月里,如无风的盛夏,灵魂变得浮躁,唯有开始想拼凑些文字时,内心底开始涌出些活水。不过害怕哪一天,顾及他人起来,又变成了哗众取宠的口水。 人真的无力在这个世界上改变些什么,那些少年的梦,早被现实给撕碎。能使自己… (阅读全文)

博主:远方无声鸽

写作就像一首每天哼唱的老情歌,听不听由你! [所有原创文章,转载使用请和作者联系,违者必究]

最新条目

分类

存档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