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下岗球妈的快乐!

字体 -

闺女从五岁开始打球,我也就开始了我的球妈生涯,从足球场转战篮球场再到排球场,每日下班都是心急如焚的奔波在学校与各训练场之间,周末也常常是起早贪黑,带着food,带着闺女各处比赛,奔波着,辛苦着,快乐着,幸福着。我看孩子们打球感觉有点像北京人玩蝈蝈,是一种嗜好。很多北美文化以及中西文化的转变都是在球妈生涯中慢慢受到腐蚀的。闺女高中毕业,球妈也同时歇菜。闺女进了大学,自己跟朋友一起组建了一个十四岁的球队,风雨无阻的每周两次业余教人打球,周末带队到处比赛,我一直想看看还是个孩子的闺女是如何教别人的孩子的,可惜我合理的请求一直遭到闺女无理地拒绝。圣诞了,球队要在我家搞活动,哈哈哈,终于有机会了,我兴奋的日夜奋战准备着。

1.jpg

早就没有活鱼儿的鱼缸洗的干干净净,养了鱼儿,而且是成双成对的

2.jpg

翻出许久未用的餐具,准备了足够四十个人用的.

4.jpg

菜盘子是够五十个人用的size

5.jpg

地板我擦了无数遍,直到可以照到我的影子

6.jpg

一切自认为妥妥的了,好不容易等到放假回家的小教练视察验收,结果扔下一句话:不需要你这样忙的,我自己的事情会自己搞定的。我晕……

7.jpg

年轻人办事总给你惊喜,快且灵活多样,一会儿功夫,变戏法似的给每个球员的礼物

8.jpg

9.jpg

奖品, 游戏等等等等。我再晕,年年跟着她参加这种活动,我咋就不知道该准备什么啊?也难怪,我们的关注点不一样。

12.jpg

不过准备吃的东西还不可能超过超级吃货的球妈我,我们享受的是不同的空间,我对吃永远是孜孜不倦,他们对玩是废寝忘食,但都属于很执着的种类

13.jpg

14.jpg

看着比教练还高的孩子们玩的开心,下岗球妈也跟着乐翻了天。

孩子们交换着礼物,教练带领玩着准备好的各种游戏。

15.jpg

过程中,我努力在那些家长的脸上找寻过去的自己,仿佛回到了从前。刚开始看球赛,我就像看斗蛐蛐儿,把一群会走路没两年的孩子放在草地上,让她们斗,谁摔倒了,自己的爸爸上场去把孩子抱下场。后来,看她打篮球,只要闺女抢到球,我就激动的朝场上喊话:投啊,投进去,也不管在谁的篮下,真整反过:)再后来,我看她们打排球,好几年的资深球妈不乱喊了,而且我想啥教练说啥,每次比赛到了关键时刻,盯着比分牌捂着老心脏,遇到比分接近,在双方来回领先的情况下我还玩点小妖术,不停的去厕所,有时候也蛮灵的。就这样一路走了十三年,差不多是我坚持了最久的一个爱好,怎能叫我不怀恋。

十三年,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来完成对孩子的培养,也见证了北美社会无形的阶级分化过程。一个好的家庭,营造最好的家庭氛围,极有耐心的,花大量时间,陪伴孩子一起成长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当然,前提也是钱,银子撒向哪里都是爱。北美的普及教育中没有政治课,没有空洞的口号,也不树立遥不可及的理想目标,一切都是通过各种课外活动来完成,没有能力支持孩子,不愿意花时间陪伴孩子成长的,慢慢就失去了竞争能力了。这观点不绝对,但很有普遍性。闺女打球是副业,主业是让孩子身心健康,懂得如何在集体中协调发挥自己的优势,也就是职场上的所谓teamwork,体验什么是拼搏,知道名利不是什么,过程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可以在经历失败与挫折后的继续努力。这些都将形成今后的生存能力。

18.jpg

如今我的任务基本完成,看着两个小教练夜深了还在建造自己的梦中小甜屋。这是我看到过的世上最贪玩的两个教练:))不过很多家长都告诉我,她们是队员们活生生的偶像。

曾经的球妈,再置身在熟悉的场景中,找回很多感觉,也寻觅到岁月流失的去处,我教出来的教练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博客管理员 - 2017年1月18日 18:35

    你好,我是一条评论。
    要删除一条评论,先登录系统,查看这篇文章的评论,然后你可以看到编辑或者删除评论的选项。

  2. 2
    Simon ZZ - 2017年1月19日 16:42

    相似的经历,小女玩了多年篮球,以前很多时间用于训练和比赛,去年高中毕业突然节奏就变了,现在是大学学生会运动执行委员。补充一点这里有的高中开设政治课,当然不是国内那种,小女曾选修政治课并成为她最喜欢的一门高中课程,这门课激发了她对政治和法律的兴趣及思考,也最终让她决定在大学主修人类学,兼修政治和法律,争取以后进法学院继续深造,希望她能如愿。谢谢你的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