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20多年前,Kenny G 的这首《回家》曾在中国的大江南北广为流行,那种舒缓,浪漫又略带伤感的旋律也在那一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

1992年我们在香港中标了一项国际工程项目。施工现场在青衣,驻地在靠近屯门的青山公路一号附近。由于工期紧,管理严格,我们要每天清晨5-6点钟就起来乘车到工地,晚上6-7点钟才能回到驻地,每月才有一天的休息,工期长达一年。远在他乡,又异常辛苦,心中的寄托便是对家乡的思念。


每天沿屯门公路上下班时会看到青马大桥也在施工,先是凌空拉起的钢索,在钢索上来往的滑车,再出现了用驳船运来的桥涵,慢慢地第一节混凝土桥涵吊了起来,安装就位,然后是第二节,第三节,。。。一节节拼出了大桥的轮廓。待我们最后一次路过时,最后一节桥涵已运抵现场,准备起吊就位。

当工程收尾,已近年关,工作人员都陆陆续续撤走,只留下少许几人扫尾,工作也没有那么忙了。一日,在九龙的一家音响商场闲逛,偶然听到这首《回家》,那旋律顿时又唤起我回家的渴望,思绪飞过万水千山,寻找回家的路。

从此,按奈不住回家的念头,就加快进度,完结了收尾工作,终于在93年1月的下旬,离开驻地,进屯门,经元朗,过上水,跨过罗湖桥,在除夕傍晚,在街头巷尾回响着《回家》的旋律中,踏上了回家路。

如今,世事变迁,离故乡远隔重洋,回家的路更远更难,只能安慰自己:“此心安处是吾乡”。但这首《回家》还是让人思绪万千,如梦里依稀般让思念走在回家的路上。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