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敢打赌,我们上辈之前的婚约,多半是由媒婆撮合的。媒婆属于“六婆”之例,但凡是叫什么“婆”的称谓都不太好听,在现代口语中缺乏敬畏,她们的作用现在就被婚姻介绍所、红娘之家一类的机构取而代之,听起来符合体制内人的思维,至于是不是更悦耳,就难说了。

戏剧中的媒婆形象

《周礼·地官·媒氏》指出:“媒氏掌万民之判。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书年月日名焉,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凡娶判妻入子者,皆书之。”可见,在周朝甚至周朝以前,就有了专司做媒一职的人了。后经社会变迁,媒官已转而为民间的媒妁。媒妁常易为女性担任,且又需上了些年纪的,所以民间又称之为媒婆。

四川民间视媒婆为感情的二传手。在婚姻过程中,媒婆大体具有如下作用:

纳采:与媒婆对话,送礼提亲。

问名:男女双方组队(必须男方为队长)找媒婆缔结婚约。

纳吉:与媒婆对话,男方给女方送订婚礼物。

纳征:与媒婆对话,男方送聘礼。

请期:男女双方组队找媒婆对话,拟定婚期,选择结婚场地。

因此,媒婆必须拥有无休无止的斗志,是一种具备百折不挠意志的角色,兼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劝说技巧,估计她们的祖师爷是春秋时代的纵横家,凭嘴皮子赚钱。因此凡是凭嘴“说”钱的人,我们都应该警惕,例如教师、师爷、歌星、演说家等等职业。只是媒婆更有技巧,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经济、相貌、身段、人品、学业、家庭环境,甚至没忘记他们两人的生辰八字是如何如何地“相生”。就是现状差点,但此人印堂发亮,天庭饱满,日后官运亨通,前途不可限量啊!总之,这婚事媒婆是承包定啦!对媒婆做思想工作的力度,当事人无法招架,根本无法一口回绝。

民间所言“买卖凭仲人,嫁娶凭媒人。”如果婚后双方不满意,媒人也不负责任,因为媒人“只包入房,不包一世”。媒婆也有翻船的时候。有些两口子离婚了,怒火攻心,一方就埋怨媒婆乱点鸳鸯谱,媒婆总是面带诚恳的微笑,发誓要弥补过失,让你扬起生命的风帆。待当事人过了气头,她又琢磨着怎么再给他(她)找对象了。因此民间流传的“三人共五目,日后无长短脚话”的笑话,也正是对媒人的一种笑谑。

媒婆的收费,是随缘而定。当事人觉得很满意,又大方,付的费用都比较多,也不以为意。人生大事嘛,成了,谁还在乎几个钱呢?如果对方拮据,只意思一下,媒婆就不断让小两口推荐准备杀入围城的人选,说自己手里有个种子选手。钱给少了,也要给媒婆介绍点别的关系嘛。

任骋在《中国民间禁忌·婚姻禁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里分析道:媒婆说媒虽然受人敬重,但也有许多忌讳。一般说来,媒婆说媒忌讳四处张扬,开始的时候要尽量避人耳目。否则非但婚事可能说不成,还要遭人唾骂。托人说媒的人家,尤其是女方更忌讳媒婆嘴碎,媒未说成时,四邻八舍都知道了,会坏了女方的名声。如果最终也未说成,女方还会认为失了名节,从而酿成灾祸和悲剧。直到现在,青年人谈恋爱,不论是自己认识的,还是由介绍人介绍的,开始时都是隐密的,到了一定的程度,关系确定了,才逐渐公开。在台湾媒婆虽勤快地奔走于男女两家,但亲事未撮合成功时都忌讳吃双方款待的食物,以为若是吃了,亲事反而会告吹。这其中有点“吉事怕说破”的道理,好事不能先高兴,乐极生悲,发事就会变成了坏事了。亲事一告吹,白跑几十趟,最后连份媒礼也落不下,岂不自找倒霉吗?所以不敢“贪嘴”。

有意思的是,旧时媒婆撮合的婚姻,往往都是比较稳固的。倒是现在靠感觉而缔结的自由婚约,离异率却高得惊人!——这并非是说媒婆可以知人识相,预知未来,而是封建的伦理帮了她们的大忙。

自然了,在媒婆领域也是藏污纳垢的,她们中的一些人也干些老鸨的角色,电影里那些肥肥胖胖的五十岁左右、脸上有一大颗媒婆痣、笑得格外谄媚、走路扭出一身肥褶皱的那种货色,就成为她们的另外一个形象。这就让我们发现,影视、戏剧里的媒婆、老鸨、荡妇之类,多半是有痣的,痣倒成为了她们的职业标签。

旧时的媒婆大多没什么文化,却都具有商业头脑,这与如今的商家异曲同工,后者有些伎俩比起媒婆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显然是在佐证达尔文的进化论,这种“进化”不是文明,而是狡黠与卑劣。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