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是谁让我们放弃思考?

谁让我们放弃思考? 尼采的话,宗教让人放弃思考。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宗教使人变得懒惰,放弃思考,确实有点那个意思。一般宗教不鼓励信徒做思考,尤其是反思。若有疑问,也必须在特定宗教的教义里寻求答案。这样人类就没有思想的活力,开拓的视野。盲目信一种宗教或接受某一种哲学,都有同样的问题。 宗教是人为设定的,有人才有宗教。宗教有组织架构,有教义仪式,…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生活 | 沒有評論

一生至少选择做一次真正的自己

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他的意思是缺乏思考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 而存在主义代表卡缪也说了,我反抗,故我们存在。 存在就是什么时候可以选择成为真正的自己。 当然我们这里讨论的选择不是说早晨起来纠结穿蓝的裙子还是黑的裤子,晚餐是在家还是去餐厅吃。这些只是平凡无奇生活的一部分,谈不上人生的选择。 在一生重大事件中其实我们没有多少机会选择成为自己。大到我们不能…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生活 | 沒有評論

高考前撕书想到的龟兔赛跑

这三天,在中国上千万的家庭命运将被改变。千禧年出生的高考生今年有九百八十万,创出了新的记录。是新加坡一点五倍的国家人口,加拿大人口的四分之一。这是有人拍下的某省高中毕业生高考前夕集体在校园楼顶撕书的疯狂举动,据说是为了发泄三年一千多天头悬梁的苦读压力。 “校长讲了,这不算犯事,只是泄压!” 人生竞技场,跑出线的才称得上是人上人。龟兔赛跑,所有人关心的…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教育 (全局), 生活 | 沒有評論

民主政体的众生相

最近我所关心的三个退休后长居地都在大选。除了追踪,更有比较。 马来西亚大选,台湾省选,加拿大安大略省选如火如荼展开。 源自人类天生的罪性,由人架构的任何政治系统不可能完美,民主政治同样如此。 民主选举的笑话就是在最坏,很坏,较坏里面选出较不坏的,让他们晒四年太阳,四年后,若多数民众厌倦了,就让其滚蛋。 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苏格拉底早就对民主政体有…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时政 (全局), 生活 | 沒有評論

人老了,何为‘富养’?

一个人具备什么,才能在老了以后,不会感觉无聊,痛苦,空虚,无助?才能享受‘富养’的老年? 我相信大部分人显而易见的回答是有钱,具备了足够的金钱,老年才能富养。 有了钱,就可以到处游山玩水,逍遥自在;有了钱,就可以善待自己,吃好,穿好,想要什么就可以满足自己;有了钱,就可以与朋友随意聚会喝茶,把酒言欢;有了钱就有了在子女,小辈面前赢得尊严和话语权;有了… (閱讀全文)

歸類於: 生活 (全局), 生活 | 沒有評論

让直觉保持干净

人的一生很多时候的决定都是靠直觉。第一次看到一个陌生人,直觉会告诉我们这个人比较亲近还是难相处。遇到突发事件,直觉会让我们第一时间做出选择,是危险还是安全,要选择避险还是直面接受。 婴儿的直觉因为没有受到污染是最真实和干净的。饿了要吃,渴了要喝,疼了会哭。谁对他付出关爱,他就视谁为最亲的人。儿童理解世界就是通过最干净的直觉。 而人一旦成年步入社会这…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日志 (全局), 生活 | 沒有評論

上海散记|中国式相亲

人民公园相亲角的存在已经有至少十多年的历史了,父母代子女摆摊相亲,在上海远近皆知,中外闻名。与早年出名的英语角相呼应,它已经成为一个具有地方特色的旅游景点。每到周末,相亲角人山人海,好奇的游客更是接踵而至。至于这里的相亲成功率或者有些人的真正目的,已经没有多少人关心了。 权当是参加一场错位的嘉年晚会。婚姻恋爱,本该是躁动的单身男女为了荷尔蒙,追求的…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旅游 (全局), 生活 | 2 條評論

上海散记|谈谈小黄车

最近外出办事频繁,本着保持体力,路程近又不方便的,尽量少走路。让我有机会频繁地使用共享单车。小黄车便捷并且随处可寻,帮了大忙。 一次性交199元压金,每一次骑单车一元钱,下载软件后,手机开锁,随停随还,确实为城里的工薪阶层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大赞! 但被频繁粗暴不当使用的代价,让可怜的小黄车正常使用寿命大大缩短。在短短几天十几次的使用中,竟然几次打…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旅游 (全局), 生活 | 沒有評論

上海散记|网络世界

半夜醒来倒时差,越来越多在加国常访问的世界各地网站被屏蔽了,尤其是英文的,包括google,YouTube,CNN,Marketwatch, CBC,早报,南洋时报,万维等。除了无奈,在夜深人静时感受政府的良苦用心。面对大多数缺乏判断力的愚民与从众者,给他自由,就像黑夜中近视的人走山路,纵然不跌死,也会误入歧途。给予在金鱼缸里的鲤鱼足够的馅料与温水,隔着不太清晰的玻璃,朦胧中的…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旅游 (全局), 生活 | 沒有評論

上海散记|出租车遭遇

到达上海的第一天,又重演了二年前回来时坐出租车的遭遇。 由于野蛮行车和狼性版的竞争,上海的出租司机每天都是筋疲力尽的。天价的车牌,加上沉重的苛捐杂税,重罚严打,在上海开车每天都像在刀尖上讨生活。许多上海本地老司机不愿意干或者转型,剩下的大多是崇明或者远郊来的新司机。除了大众,强生比较正规一点,如果遇到其他品牌的出租,就看你的运气了。路太近可以找理由… (閱讀全文)

歸類於: 旅游 (全局), 生活 | 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