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評論 RSS

天道之旅|宗教与哲学的关系

字體 -

宗教哲学是对宗教做哲学的思考与反省。对待真理,哲学的方法是理性哲学可以有思辩,反证,否认,继承,创新。而宗教的方法是信心依靠,不容思辩与怀疑。宗教是信仰的具体体现,它必须与特定的社会,民族,文化结合起来,是特定文化的一部分。

在探索真理方面,哲学与宗教的方向是一样的,而方法不同。哲学通过特定的架构,思想,通过实践,抽象的经验提供一种理解真理,从而了解人类智慧奥秘。

宗教信仰则是通过特定的宗教教义,仪式,戒律,解说,实践,让人类建立与超越界或者神的关系。它们都在寻找生命以外加一的答案。

任何一种宗教信仰都不是凭空存在与发展它具有时空性,并与所处的文化与当时的哲学思想有密切的关联。

在基督宗教神学理论中,我们可以找到不少古希腊哲学思想的原理。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新柏拉图主义的创始人普罗提诺(公元204-270年)。他指出“柏拉图主义是基督神学有机机构的一个主要部分,我敢说没有别的哲学与基督教神学合作而不发生摩擦。。。要想把柏拉图主义从基督教里面剔出去而又不致于拆散基督教,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基督宗教从战战兢兢的初创期日益壮大成为罗马国教,基督教神学,或者天主教神学,占据了欧洲国家形而上的统治地位它由奥古斯丁到文艺复兴时期为止支配着欧洲思想的哲学。但凡独立的哲学思想都必须符合基督教经院哲学,神学的思想范畴。凡一切理性思辨,生命思都必须在上帝,神的框架里定位。在将近一千年的中古时期,哲学所关心的是保卫信仰。

教会使哲学信念与社会的,政治的事物较前后时期结成更为密切的联系。。。教会是建立在一种教义上的社会组织。这种教义一部分是哲学的,另一部分则与圣史有关”。(罗素,西方哲学史》)

中世纪文艺复兴,宗教改革以后,哲学开始从基督教神学中重新走出来。成为一种不受宗教信束缚 ,而只关心客观,抽象,纯粹的理性思考。

而对大洋彼岸保守而封闭的中国社会而言,情况却有所不同。佛教传入中国后,完全中国化了。它从根本上促成了理学的产生。佛教强调个人灵魂得救,而不强调家庭义务,国家义务,这与中国传统的家庭,社会责任相悖逆。

中国杰出的思想家大都注重实际的政治活动,他们以争取统治者接受他们的观点与思想为人生目标,希望把他们的哲学与治国理念结合起来。以”良禽择木而栖“为历史留名。道,儒,尤其是佛教,“虽然对中国的哲学,玄学,艺术和文学做出了重大贡献,但它们并不像基督教改造欧洲社会那样,从总体上改造中国社会”。(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世》)

从哲学的角度出发,每一种宗教或者宗教经验都有存在的缺陷,宗教经验是每个人的信仰生命基本,值得尊重,但不可复制。哲学不能动摇宗教的地位。宗教不可能统一世界因为宗教信仰本来就是“世界性的”。

从对人类精神与道德影响而言,宗教信仰比任何一种哲学都要影响深远。"哲学是神学的奴婢"。有些西方学者认为在研究人类精神领域上,神学高于哲学或其他学科。从古至今多少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在穷尽毕生智慧探索人类真理不得已之后,归顺宗教。无论从数量上与对世界的影响力相比,宗教与哲学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宗教信仰对人类起到其他无法替代的作用。

这种结论听起来似乎有一定的道理。哲学与宗教相比其影响力是那样的微不足道,渺小到只能成为阁楼里的经典。而宗教却是大众的精神拐杖。但阁楼里的思想不受其任何特定寓言与神话先入为主,为自己秉承独立,公正,客观与理性的立场引以为傲

虽然宗教,哲学二种方式各有千秋,在向超越界寻求无限向上的可能性方面,没有高低之分。它们都有其作用,不可相互替代。

宗教不可摧毁,也不可以用科学或者哲学代替与打败。哲学虽然孤独,但它却是人类思想的独立精神高地。因为我们相信,真正的哲学永远都在寻求灵魂的解脱与生命的真谛。就像罗素在《西方哲学史》最后指出的,“哲学放弃了一部分武断的浮夸奢求,却仍继续提示启发一种生活方式”.

分享博文至:
歸類於: 其他 (全局), 生活 | RSS 2.0 |

發表評論

您目前尚未登陸,不能發表評論。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