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父亲- 一盆梅花

字体 -

父亲走了两年多了,每每想起他还是心痛如锥,常常于无人之时向隅独泣,总也挥解不去这份交杂着思念,悔恨与自责的悲伤情绪。

一日行走于路上,胡思乱想中不觉又悲从心中起,又转念想到如父亲泉下有知必是不愿看到我这样眉头长锁,忧伤难解的样子。何不把这种思念转化为回忆,记下与父亲在一起时有过的快乐,美好时光。于是这个一盆梅花的故事先入脑海从心中流出。

在我上小学之时,流行那种两边各一扇门,中间一面镜子的大衣柜,大多数人家都是把木匠请来家里给做,我家也不例外,记得那天柜子已经做好了,剩下最后一道工序- 装镜子。印象中父亲,木匠还有父亲的两个朋友在做好的大衣柜前量着尺寸准备安装镜子,那面镜子就竖放在大床上,这时妈妈兴冲冲地从外边回来,一边和大家打着招呼一边径直走向床边坐下,在众人瞠目结舌的惊“呀”声音中,坐下去的瞬间她倏然醒悟又立即弹跳起来,但为时已晚,那面镜子已呈放射状崩裂开来。看来这镜子显然是装不成了,于是众人在一片打趣妈妈的笑声中吁嘘而散了。看着床上破裂的镜子,父亲把这些碎片逐个仔细地按原状一一摆放到大衣柜上。妈妈坐上的那处碎片较为密集,他用大概有小拇指宽的白色胶布一条条粘贴上,从窄到宽成梯形状,镜子上边疏散的裂纹也粘上,再用三四条约一寸长的胶布交叉着散散落落地粘在裂纹上。然后父亲用我我画画的水彩和毛笔把梯形处涂上深咖啡色,一个花盆就出现了。他把花盆上边的裂纹涂上黑灰色就是干枝,相互交错的胶布边缘染成梅红色,中间点画出花蕊,一盆干枝梅花就栩栩如生,跃然于镜上,赫然于眼前了。看得我和妈妈欢欣雀跃不已那可真是“疏枝横玉瘦,小萼点珠光”,看上去很是有点水墨丹青的意韵。

第二天,我妈一屁股坐出一盆梅花的新闻就在我们院子不胫而走。我们隔壁的阿姨从我家门前经过时看见了梅花镜子,她不明就里的回家告诉她的丈夫说我家的镜子上有梅花,真漂亮。丈夫说镜子上的梅花是我妈一屁股坐出来的,阿姨不相信,就搬来一把高椅子和丈夫挤站在上面从我家门上的玻璃窗往里观望,他们各说一词,争执不下,直至我们回家后打开房门请他们进来验证了实情,这对可爱的夫妇的官司才算了结。这个大衣柜在我家使用了好多年,柜子上独有的梅花为我们那时简单,朴素的家平添了一份温馨和雅气。

时至清明时节,听着窗外细雨敲窗,写此小文以此遥祭思父之情。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