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 的存档信息

《笼中猫》的遐想

在日常生活中,我见过‘笼中鸟’,但却没见过‘笼中猫’。 有一天,我不经意的从网上搜到一张很有趣、也很耐人寻味的摄影作品,既无署名也无题名,我把它名之为《笼中猫》。见下图: 一只肥硕的猫被关进了鸟笼子里,虽面有愠色,但仍威风不减,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态。在笼子顶上,落着一只温顺的小鸟,低头不解的看着脚下发生的一幕….。 我一边鉴赏,一边在遐想:猫与鸟之间的这一… (阅读全文)

‘迎春树’

我的院子里有颗花树,在樱桃花即将谢幕时,它便闪亮登场,花开满枝头。 我学浅不识其名,又有耻上问,就自名其为‘迎春树’。它的花型似樱花,白中带粉,叶色如枫。为“乍暖还寒”的初春,送来暖意,难能可贵,故我对它偏爱有加。 在去年12月份多伦多的一场雪暴中,它被冰凌摧残得‘遍体鳞伤’,我好心疼也。在冰凌消融后,我即为它做了修枝整容。令我喜出望外和倍加感叹的是,今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