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 的存档信息

我的「草兰」花 

我养植的「草兰」花,在多达两万多种兰花家族里是找不到这个花名的,这是我自养自起的一个花名 。 三年前,我在一家超市不经意的发现有花种可买,由于包装袋上印的都是洋文,我只好看图识‘花’,以貌取‘花’,把它相中,‘请’回家来。 中秋节那天,我把几粒像小葱头模样的根茎种入花盆,精心伺候。功夫不负有心人,伴随着春节的到来,它们次第竞相开放,为我在异国他乡过年大增喜… (阅读全文)

 好春不怕晚

已是三月中旬天,雪不断,寒不减,拍下一张雪景,赘上几句调侃: “雪漫漫,路茫茫,加拿大之冬‘地久天长’,一派北国好风光,任你尽情的赏。” “春来迟,切莫急,耐着性子沉住气,养精蓄锐练身体,莫失好时机。” “‘春风不度玉门关’,要来加拿大也犯难,不要多埋怨,好春不怕晚。” ………………………………………………. (阅读全文)

玄妙的大雪

刚过元宵节,2月13日一早,具有多伦多风格的大雪铺天盖地的袭来,把我本已淡漠的节味彻底‘洗’(袭)得个干干净净,反而让我逆生出“相煎何太急”的伤感。可神奇的是,第二天,也就是情人节的那天,大雪却戛然而止,碧天靚云,与地上厚厚的白雪交相辉映,把情人节装扮得圣洁而又温馨。 同一场大雪,却营造出截然不同的‘两重天’:先是飞扬跋扈的‘赶走’元宵节,后又温情脉脉的去‘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