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雪的遐想

    11月1日,加拿大开始冬时令的第一天,天刚蒙蒙亮,窗外就纷纷扬扬的飘起雪花。多伦多地区迎来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尽管这第一场雪来去匆匆,飘忽即逝,但我还是就近抓拍下它光临的瞬间。    这让我产生了一种遐想,似乎这是上天有意的安排。为配合冬时令的开始,特委派‘白雪公主’前来造势,提醒人们,冬天已经加快进驻的步伐… (阅读全文)

浏览: 434 没有评论

秋赞

  转眼已至霜降,金秋临近尾声。见到满树‘尽带黄金甲’,我非但不悲秋,反而萌生恋秋之情。散步的路上,随拍了三张秋景,还有感写下几句《秋赞》。 秋赞 秋啊,秋 , 你是那么的静, 那么的实, 又是那么的美。 你把春的萌,夏的翠, 凝聚成一身金色的华贵。 你一不孤傲,二不深邃, 我举目投足, 到处可见到你的靓丽, 随时都能悟出你的韵味。 你让我的浮躁收敛, … (阅读全文)

浏览: 516 3 条评论

65年的我和你

65年前的今天,我绽放开童稚的笑脸,迎来了你的华诞。 仰望傲舞蓝天的五星红旗, 我纯纯的心田,萌出嫩嫩的自豪感。 65年后的今天,我布满着皱纹的暮颜,刻印着你成长的每一天—— 你已风华正茂,却仍在不断地求新求变。 我已昏花的老眼,好像豁然清亮,能看得很远很远……。 我感恩你为我的人生旅途铺路搭桥,尽管曾有磕绊。 我虔诚的为你奉献,也无悔力微色淡,坦坦然然。 … (阅读全文)

浏览: 218 1 条评论

期盼中的逆耳之言

  面对苏格兰要举行全民公投、决定英国是否分裂的严峻局面,英国首相卡梅伦在法律的框架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奔走呼号,力挽国家分裂狂澜,令人动容。   在即将公布公投结果的前的几个小时,我祈福卡梅伦能如愿以偿。 同时我也要说两句逆耳之言,希望卡梅伦在经历此次切腹之痛后,能将心比心,尊重他国人民的感情和领土主权的完整。也奉劝当今有些英国政要… (阅读全文)

浏览: 50 没有评论

天涯海角有真情

转瞬来加拿大快满四个年头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未能回国看看,会会亲友。随着年龄日近黄昏,身心也同步趋弱,遂酿成‘三懒’的弊病:笔懒、语懒、腿脚懒。新友不曾结交,旧友联系松散。于是就‘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生活着,‘孤孤寂寂无所谓’的消磨着。但这绝不意味着我不曾思念,忘却友谊。我也曾坦率的跟几位旧友、老同学说过,思念与友谊“不在于常联系,关键在于不忘记”。一位… (阅读全文)

浏览: 535 1 条评论

不该多的 ‘多’

‘救世主’多了,世界反倒不安宁了; ‘传教士’多了,人们反倒不知该信仰什么了; ‘卫道士’多了,反倒把‘人行道’给挤占了; ‘财神爷’多了,爱财,由‘取之有道’更新为‘取之无道’了; ‘土地爷’多了,‘房奴’想翻身可就更难了; ‘灶王爷’多了,谁家的信息、隐私都保不住了,都被他们‘上天言好事’给带走了; ‘教师爷’多了,武功被练成杂耍了; ‘老… (阅读全文)

浏览: 669 没有评论

雪耻有我后来人——纪念甲午战争120周年之殇感

顶戴花翎贪腐群, 丧权辱国害忠魂。 纵有利舰‘勇’字符, 甲午一战化灰烬。 倭寇不改豺狼性, 中华难消民族恨。 强军富国慰先烈, 雪耻有我后来人。 (阅读全文)

浏览: 100 没有评论

‘昙花一现’的璀璨——泰国前首任女总理英拉执政1000天缩忆

对于泰国我并不熟悉,对于它频繁的政局动荡和‘军管’式的民主政治我也不置可否,只是对在最近这次政局动荡中下台并可能面临牢狱之灾的前女总理英拉,倒觉得有些同情和惋惜。是因为她有华裔的血统?还是因为她是泰国首任的女总理?还是因为她才貌靓丽和心地善良?还是….? 怎么说呢,恐怕是兼而有之吧。虽然英拉的总理生涯只有暂短的1000天,可谓‘昙花一现’。但她的的执政… (阅读全文)

浏览: 203 没有评论

《笼中猫》的遐想

在日常生活中,我见过‘笼中鸟’,但却没见过‘笼中猫’。 有一天,我不经意的从网上搜到一张很有趣、也很耐人寻味的摄影作品,既无署名也无题名,我把它名之为《笼中猫》。见下图: 一只肥硕的猫被关进了鸟笼子里,虽面有愠色,但仍威风不减,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态。在笼子顶上,落着一只温顺的小鸟,低头不解的看着脚下发生的一幕….。 我一边鉴赏,一边在遐想:猫与鸟之间的这一… (阅读全文)

浏览: 259 没有评论

‘迎春树’

我的院子里有颗花树,在樱桃花即将谢幕时,它便闪亮登场,花开满枝头。 我学浅不识其名,又有耻上问,就自名其为‘迎春树’。它的花型似樱花,白中带粉,叶色如枫。为“乍暖还寒”的初春,送来暖意,难能可贵,故我对它偏爱有加。 在去年12月份多伦多的一场雪暴中,它被冰凌摧残得‘遍体鳞伤’,我好心疼也。在冰凌消融后,我即为它做了修枝整容。令我喜出望外和倍加感叹的是,今年… (阅读全文)

浏览: 326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