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丽妇人那里拿到的一笔小费

2016年6月9日 ¦ 127 浏览
字体 -

第一次得小费,在成都,大概是九三年。秋天黄昏时分,一家卡拉OK厅里的歌客,寥寥可数。那天,正在为顾客操作音响的朋友,忽然接了个电话,急着要出去一会儿。我在下班后,恰巧在那时寻他闲聊,给他逮着,正好拉来为客人播放曲目。

几曲终了,一位本地口音的女士来到音响室, 递了二十元人民币过来说, “小伙子,这是给你的小费。

在大陆生活,我们对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即使他帮你忙了,一般说声谢谢即可,不必予人小费,况且,我们也没有接受小费的习俗。再说,我根本谈不上帮她,她也未必知道我是临时替哥们出力。那时,我就直话直说,不需要小费啊,这是工作么。

从音响室的窗口望出去,那女士返回了她的桌台,在一个三十岁多岁,衣着得体的女士身边坐下 ,二人耳语着。一会儿,她又折返,对我说,你收下吧,她给你的 她指着那张桌台边,与她同伴的女人说。一眼看过去,她的同伴,正被歌厅的橘色灯薄薄染着。不用客气,拿着吧,她是从澳门来的 她又说。

我注意到她的同伴,脸部的轮廓和容貌相当精致, 是个美人。在橘色灯光里,她正优雅地喝着茶,落寞中有一份淡然。

几天以后, 在街头的候车亭, 偶遇成都本地的那位女人,我们聊起来。 那女人简单地说,给你小费的女子,人很好的。原来也是成都人,后来嫁作澳门妇。在澳门二年后,丈夫死了。她孤身一人,在澳门像无根的浮萍一样,生活转辗,揾食很艰辛的。以后,在澳门赌场谋了一份发牌员的职位,生活慢慢有了起色。但谁料到,不幸遇上一场车祸。人是从生死线上回来了,本来漂亮的容颜却变形了。她又爱美,只好花了积蓄来进行整容,所以五官更加精致。再后来,重回赌场,还是经常起早贪黑地忙,身体吃不消了,前不久大出血。这次回成都,想调整一段时间。

我回想起几天前,坐在落寞灯影里,淡然端着茶的她。 谁曾想,是那么一个历尽劫波的红颜。

她未必宽裕,也是需要辛勤劳作的人,却施我与小费。她远远地坐着,不曾与我有任何交谈,直至最后,只是朝我所在方向点点头,飘然离去。在无需小费的地方,她没有浮现出一点施恩者的心气,甚至不需要听我说一句感谢的话语。

也许是辛苦的人生,换来了她对人的理解与友善? 也许是惨淡的经历,换来了她对生活的恬淡和安然 ?

虽然萍水相逢但她经过沧桑洗礼后的善与美,却让我看到一份人性的光彩,在荆棘的生命里不熄不灭。

也让我觉得,将来无论所遇何人,应该始终抱有良人良知;碰到命运的无情,也应全力调和,无论是站是坐,总要摆成美的风景。

如今为谋生来这西洋世界,遥望母国,在许许多多光怪陆离的社会风景里,依然闪现她那一刻的善与美,仿佛是一幅别具一格的清凉的中国水墨风景画,让人稍安勿燥。


分享博文至: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2 条评论

  1. 2016年6月9日 12:05

    好文

  2. 2016年6月9日 17:20

    谢谢你美言。

    有一段时间纳闷,曾经给无忧博客带来不少热闹和生机的一目和橄榄树哪儿去了呢,又是什么原因很长时间失踪了呢。

    不过,这篇文,我以为是蜻蜓点水式,未料到在文学城有二万多阅客,自己感觉成了标题党,但这么标题好像也没有错。

    后来,我在文学城意外把此篇删了,倒觉得自在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