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之后,经常回到校园旧梦重温

2016年7月13日 ¦ 625 浏览
字体 -

告别校园二十多年了,每到一座城市,我还是喜欢找寻当地的大学,踏进校门,去走一走、看一看。

三年前的夏天,从多伦多回到成都,川大校园正当假期,许多地方静悄悄的。坐在面向一塘荷花的亭子边,人语不复闻。微风不时吹来,近傍树木摇曳,树丛间筛漏下来的光和影,随风遛进亭子,在我蓝色T恤上斑斓地摇荡着。

一点点,一滴滴,一些旧事,就那么远远近近,在脑海里来来往往地鲜活起来。

即使久别,我依然清晰,不远处的一座石亭里,有前辈学人恽代英,还有四川保路运动中川大学人的前尘往事。

毕业后,一路跟着生活的足迹,越行越远,然后移民海外,走着似乎是既定的行程。漂洋过海后,每到一地,还是一如当初,乘着行程的空隙,不愿去商场闹市,只愿去当地的大学,在校园里走走停停。

到波士顿,当然要去哈佛大学,感受新英格兰夏天里的校园光景,瞧瞧举办毕业典礼的圣殿; 车子路过硅谷,一定到椰树林里的斯坦福大学,在梦想长廊边坐坐,看看罗丹的雕塑; 曾经,徜徉在麦吉尔大学法学院图书馆外的小径上,在多伦多大学历经数百年风雨的古典建筑间穿梭…

大学,是许多年轻人背井离乡后的第一站,是许多同龄同好的青年朋友所在地,也是很多人精神生命最重要的驿站。一些有关青春的绚烂故事,一些起起伏伏的理想,在那里,或湮没无声,埋为遗迹, 或逐步发芽, 茁壮成长。

乱离时代,李叔同的毕业歌“送别”,是一曲有关毕业后的旅愁和怀念;而聂耳的毕业歌,“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旺” ,则是一声呐喊,在民族存亡之秋; 而“等到明年这一天”,是八十年代,毕业生的离别歌和谢师宴的主题曲,为的是一场希望年代的读书缘分和更美好明天的相聚….

这些透着时代回音的毕业歌,正是因为青春生命的校园相逢,相互激发,共振出荡气回肠的旋律和一个个浩荡的时代风云。

读书郎的生涯,在读书,思想,寝食,运动,游玩之外,还有学校食堂便宜多样地供着饭菜,免除诸般日常碎屑……这种日子,简直是神一样的潇洒!

所以,待彻底告别校园生活之后,读书人的那种怀念和惆怅,不免云中锦书,其实此情难寄。

这也许是我,还有不少同好们,重回校园的缘故了,为了触摸难忘的校园灵魂和曾经的青春岁月。

今天看微信,正巧看到一位毕业生在谈与大学缘分的文字。 她引用另一位毕业生的原文,叙说他毕业多年后出差,重踏当年的校园路径,一个人行走着感受:“每走过一栋楼,我都默念出它的名字;每走过一处店铺,我都默念出它的名字。我的心粘稠地跳动……, 我心里说,我爱着这里。”

分享博文至:
» 归类于:文艺 (全局), 未分类 ¦ RSS 2.0

1 条评论

  1. 2016年7月14日 02:38

    写的真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