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男女的市井人生 (二):刘先生羁绊养母情,刘太太弱肩担道义

2016年3月3日 ¦ 647 浏览

刘先生是个养子。小时候,当刘小小孩天真地问养母,我从哪儿来时,养母跟他开玩笑说,他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像苹果一样,噗地一声,正好掉在我的怀怀里。”于是,“我就把你领回家了,煮苹果饭给你吃,从此成了一家人。”以至于成人以后,刘先生回顾过去的生活,稀里糊涂地觉得,苹果树跟他似乎有一点缘的。 善良的养母,用童话般的朦胧故事,温润着刘先生的童年,掩盖着一个无辜… (阅读全文)

没有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移民男女的市井人生 (一):男人蹉跎移民路,李姐姐分手在歧路

2016年3月3日 ¦ 2,073 浏览

年轻时,李姐姐本来就与“容貌姣好”关系不大。如今奔四十而去,年龄更不可能给她的颜值锦上添花。是故,李姐姐越来越钟情于她那高挑的身材,何况身形肥瘦有度。 健身房,她隔三差五是要拜访的;而对食物,她是细心加精心,已走到了与卡路里纠缠不清的地步。晚上7点以后的食物,都是东邪西毒,无论如何精致,一律与她无涉。 受天资和经历素养的双重灌溉,李姐姐“能干又懂情趣。”… (阅读全文)

2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一个抚养两个中国孤儿的加拿大女教师

2016年2月1日 ¦ 1,348 浏览

想当初,很折腾一番拿到OFFER,再次坐在大学教室里,我还有点儿感觉新鲜。不免东张西望,远远近近扫描一番那黑和白的同学。 肤色白黑黄棕,深浅有别;个子高矮胖瘦,错落有致。跟他们同学,真有点莫名其妙。想到人到中年,移民到地球的另一端,一切还需重头再来,我告诉自己要坚持。离开校园这么多年,又回到大阶梯教室,且与各族人民共读,有点滑稽,也卿本无奈。 第一节课前… (阅读全文)

5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多伦多午夜的街头,任是无情也动人

2015年10月17日 ¦ 1,465 浏览

去年深秋的一个晚上,下了夜班,搭地铁,转乘北向的公车。 夜行的公车上,乘客寥寥。窗外寂寞的街灯里,已少见行人。起伏摇荡的车厢,让人昏昏欲 睡。 午夜时分,公车经过劳伦斯路的十字街头,噗的一声,突然停下。那位中年的白人司机,叭地打开车门。一阵冷风吹进车厢,他下车了。 车子出状况了? 我诧异。天已冷,他穿着薄薄的一件单衣,何干?我转头看看空荡荡的车厢,车上… (阅读全文)

2 条评论 » 归类于:情感 (全局), 未分类

尺八的归宿: 丝竹之韵与故土难舍

2015年6月1日 ¦ 620 浏览

傍晚时分,在一座庙宇里,有一场竹笛和琵琶的赏析音乐会。 这场丝竹之韵,开车赴约时,天空上的乌云,已在飘来飘去。到了这座寺庙时,三三两两的小雨点,开始纷纷飘落,渐渐爬满了车窗玻璃,东西南北地滑荡着。 开场的首曲,笛子演奏家杜如松吹了“喜相逢”。杜的笛风师承赵松庭,近日为另一场音乐会,从大陆飞来。而大堂里,坐满了离开了那片土地,时间上远远近近来此谋生扎根… (阅读全文)

6 条评论 » 归类于:情感 (全局), 未分类

倔强的泪,风干在十岁女儿的笔记里

2015年2月22日 ¦ 1,674 浏览

二零零五年,我和太太干脆利落地处理完国内的房子和一些家什,一家三口飘洋过海,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那时,我女儿九岁多一点。临别在机场,她依偎在外婆的怀里,在我们的又哐又哄中,不时泪眼婆娑。她外婆呢,也不时别转身去,偷偷抹泪。时间过的好快,近十年过去了,昨日景象犹在眼前。如今,女儿已到外地一所大学就学了,人在千里之外。 去年夏天,在她放假回来之前,我开… (阅读全文)

13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穿上合欢花T恤的阿郎, 遇上女汉子

2015年2月21日 ¦ 1,660 浏览

许多年间,几次路过Hamilton ,我都会着意透过车窗,放眼看看那里的田野,乡村和市镇。脑海中,不时浮现,一个面皮白皙书生的样子。他如今,家在何处? 认识阿郎,是在多伦多读书的第一年。来自越南的西贡市,他的皮肤, 意外地没有被南部灼热的阳光斡旋成因果关系。一件合体的绿色T恤上,生出的两朵白色合欢花,衬托出夏日里他的身材,匀称有形。柔和的眼神,一如水牛一样,发… (阅读全文)

6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深夜回家,被黑哥拦住去路

2015年2月5日 ¦ 1,653 浏览

几年前的一个深夜,打工回家。 下了街车,尚未走到一座桥头,忽然从桥附近的树林里,闪出一个人影来,拦在我面前。暗淡的灯影里,立马站着一个黑哥。 我马上意识到不妙,遇到剪径客了,心里咯噔一下。四野已消了人声,静悄悄一片。 他盯着我,开口要钱,连说三遍。 我的皮夹里,有少量现金,一张月票。已无暇思忖如何应对困境,话从我口中,已直白抛出:“很抱歉,我没有带钱。… (阅读全文)

10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夜晚敲门的黑人妇女和两个孩子

2015年2月2日 ¦ 2,763 浏览

晚上九点半,门铃响起。 我透过猫眼往外瞧,门外,似无人在。不放心,想看个究竟,决定开门。 门给我大咧咧的打开,吓了一跳。只见几双翻白的眼睛,闪闪烁烁地盯着我。 原来是一个高高的黑人妇女,领着两个矮矮的七,八岁左右的黑小孩,站在门外。 夜色已将她们的肤色和服装,水乳交融,染为一体。 正在诧异间,黑人妇女开腔。她指着我门前的梨树说,她的两个儿子,很想吃两个… (阅读全文)

14 条评论 » 归类于:生活 (全局), 未分类

被生活无情埋葬的吾友唐君和高君

2015年1月21日 ¦ 2,256 浏览

歌者姚贝娜一去,众生一片惋惜,她唱的祸福轮流转,是劫还是缘还在耳边萦绕。静夜思之,我们,虽然无人能渡出岁月之外,长存而立,但人在盛年的飘零,怎不引来一声叹息。而在我,曾经引以为友的唐君和高君,两位青年才俊被生活的无情埋葬, 更留给我一点哀思,生生不息。                 … (阅读全文)

10 条评论 » 归类于:情感 (全局),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