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手术记

老爸一向身体健康,几年前站立或者走路都开始酸痛。一开始,大家都没有在意。年纪大了嘛,还能没点病痛。从去年开始,居然越发严重了。走或者站都不能超过10分钟。在教会做礼拜,坐上2个小时,起身之后,下半身完全麻木。理疗按摩都试过,只能缓解,不能根治。一次理疗之后,理疗师推荐了一位脊椎专科医生。他的诊所离新家很近,所以便抽空去看一下。 出乎意料的是,还没有看… (阅读全文)

夏日烦恼

在多伦多这个地方,要是说不喜欢夏天,恐怕是会被电击的。无奈啊,寒冷的冬季实在太漫长了,所以全体民众都一心期盼夏天的到来。有些夸张的,更是气温15度以上,便短裤T恤了。看来我要犯天下之大不违,来述说夏日的烦恼。 和别的女生不一样,从小我就比较怕热而不是特别怕冷。那时读书看到有些美女玉骨冰肌,心里暗暗羡慕。要知道,俺可是个火球,连坐过的椅子都发烫,没有人… (阅读全文)

长大(下)

上了床却睡不着,隐约听父母在隔壁唠叨。 “王某真是害人不浅,清超凡脱俗啦,这好那好,你咋不娶她?” “世上好人多的是,哪能每个都娶?” “你们男人都一路货色,你说,还有谁好,一并弄到家里来,我即刻让位。” 他们说的那个王叔叔我也认识,来过家里几次。和姑姑有说不完的话,现在居然欺负姑姑,雪儿一定要帮姑姑报仇。慢慢的,王的个子越来越小,被我打翻在地,还喊救命。… (阅读全文)

长大(上)

姑姑要来我家过圣诞节了。这个消息是我偷听来的。那天,父母在厨房耳语,声音很小,却清晰。 “要不让清来家过圣诞节吧,可能心情会好点。”这个声音明显是妈妈。 “好是好,但是她一向不喜欢热闹。”爸爸没有附和。 “难道我们就让她在小公寓里孤单地过节吗?没想到你也这般会欺负人!”不好,妈妈又高八度了。 “我怎么可能欺负她呢?就这么一个妹妹,从小就是掌上明珠。” “男人欺… (阅读全文)

轧金子的年代

电视剧[北京无战事]在我家粉墨登场了。原因在于诸多网友的热捧,还有就是一条特牛的评论,“如果没有本科学历,就看不懂此剧。”想我家三人,哪个不自诩聪明过人,因此非要看一下这个片子证明自己腹有诗书。何况此剧牵涉币制改革,更引发了我的兴趣。 看了几集之后,我家没有就此一决高下,反而因此牵扯不少回忆。虽说那个年代,连我的母亲都没有出生,但是总听过祖辈的念叨。而… (阅读全文)

那些高大上的公司福利

你知道的公司福利仅仅是看病,看牙,看眼?有点过时了噢!现在大多数有规模的公司提供的福利远远不止这些。 不过还是从最基本的开始吧,就先说说看病吧!在安省,大多数人只能有一个家庭医生,这可是政府规定的。但是大家也知道,有时侯不同的医生也会有不同的观点,特别是那些被称为边缘病例。多听一个意见总不会错吧,现在很多公司提供的医疗保险有一个叫第二意见 ( second… (阅读全文)

人生何处不相逢

来加拿大之前,人人都告诉我,那片土地地广人稀。整个国家的人口还不如我居住的那座城市人多。谁曾想,到了多伦多之后,突然发现华人圈子小的可怜,转个弯谁和谁都认识。本来还不信邪,这次通过卖房子领会了个十分。 象大多数人那样,找了个代理,做了些清洁和布置的工作就准备上市。话说那一天,屋子终于弄好了,就等着专业摄影师来照相好放到网上。代理去车里拿点东西,回来… (阅读全文)

那些看房中的奇葩事

在yonge 街的公寓里住了许久,渐渐习惯于所有的生活设施都可以走着去,于是从没有萌生搬家的念头。直到年末,父母叨唠着管理费都涨到让人惊到下巴的地步,我才幡然醒悟,该是换个house 住的时候了。加上今年年底有几天假,于是小女子一家看房去也。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条。许久没有关注房市的我,不知道现在的房市是如此恐怖,完全的卖家市场。虽然是冬天,传说中的房产淡季… (阅读全文)

秘密花园里的秘密

Secret Garden 是最近的畅销书,只有200多字的天书居然全球脱销。在中国,年轻女士不是在家上色,就是在买此书的路上。为了感受一下其中的魔力,我也不能免俗地画了起来。 翻阅着书,考虑着自己根本没有绘画的功底,所以还是循序渐进。那些带有复杂线条且基本没有留白的图画,虽然耗时较长,但是不容易出错,正是我的最佳选择。首先得琢磨一下画的整体布局,看设计一个什么上… (阅读全文)

小特的失业金政策

10月底,大选尘埃落定。用句过时的话怎么说呢, 祖国江山一片红啊!加拿大又有一位年轻的总理上台, 而且对加国的大政方针似乎成竹在胸。心仪一介草民,对政治又不通。只是作为一个小百姓,对日常经济问题还是挺感兴趣的。且听小女子点评一番。 帅哥总理宣布将EI (失业保险金)的比例从1.88%降到1.65%。 据我的揣测,此举无非有两个好处。第一,降低纳税人的负担,希望大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