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手术记

字体 -

老爸一向身体健康,几年前站立或者走路都开始酸痛。一开始,大家都没有在意。年纪大了嘛,还能没点病痛。从去年开始,居然越发严重了。走或者站都不能超过10分钟。在教会做礼拜,坐上2个小时,起身之后,下半身完全麻木。理疗按摩都试过,只能缓解,不能根治。一次理疗之后,理疗师推荐了一位脊椎专科医生。他的诊所离新家很近,所以便抽空去看一下。

出乎意料的是,还没有看病,医生就要求老爸先做了个超声波,说好就诊的时候要带着CD去。医生年纪不大,态度可亲,而且相当专业。先是问了老爸几个问题,每天能走多久,脚麻不, 是单侧麻还是双侧麻。之后拿出CD,在电脑上看。一边看,一边用通俗的语言和我们解释。人的腰部有4节骨,我们依此称他们为L1, L2, L3, L4。 你爸爸在L2,L3和L4都有突出的情况,而突出的部分压迫到神经,所以就会出现痛和麻的症状。随后又显示了侧面的影像给我们看,原来老爸的神经被"压迫"的相当严重,如一根线般的粗细。要想完全治愈,只有手术。手术又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称为减压术。医生会削去突出的部分骨头,让脊椎解放。而第二步则会在腰部放入支架,用几个金属螺丝固定。根据俺爸的年纪和身体状况,第一部分非做不可,而第二个手术,他个人不推荐。另外,也和我们讨论了手术的风险,可能感染,可能伤到脊椎神经,但是总的来说,风险都不大。毕竟这是个大手术,我们决定先回家考虑一下。医生也提示我们,如果决定手术,也要排4-6个月的队。

回家之后,俺先搜索了一下这位专科医生。原来他是从美国移民过来,以前在波士顿从业。网上对他的评价很不错,只有2个病人声称不满意,手术效果不理想。我仔细看了一下,他们都是急诊病人,可能医生对这些病患的情况不太了解,影响了他的判断。而俺爸的情况则不属此例。接着又搜索了手术的名称,找到了台湾几位医学教授做的关于此类手术的PPT。一致都说,此类手术已经比较成熟。风险小,手术后痊愈快。和父母讨论以后,老爸觉得必须手术,而老妈有点犹豫不决。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得知教会的一位教友刚进行了类似的手术,于是打电话询问。没想到,那位老伯就是在手术中发生感染,现在情况不乐观。我们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于是,又一轮搜索开始了。网上的资料显示,年纪大,体质弱,有高血糖的人感染机会比较大。好在老爸并没有这些状况。所以反复考虑和祷告之后,全家人一致同意手术。

商量妥当之后,我们打电话通知专科医生,同意手术。诊所的秘书替我们约了一个时间进行术前的咨询。于是我们又和主刀的医生进行了一次谈话。他告诉我们手术时间大约3个小时,术后将老爸将在医院过夜。第二天物理治疗师将会陪他走路,如果可以下床走路,就可以出院。手术后2周回来看医生拆线,但是2 个月之内不能开车,不能弯腰,不能提5磅以上的东西。签了生死状之后,我们全家被打发到医院做进一步的咨询。我们见了2 个护士,一个负责量血压,做心电图。另一个又一遍遍重复注意事项,问现在吃啥处方药。把那些药看了一遍之后,告诉我们手术前一天午夜之后,就不能进食,也不能喝水了。接着又说,可以吃这两种药,吃药的时候,不能喝太多水。然后整个手术过程中,老爸会呈面朝下的俯卧姿势。所以醒来后,面部会有青肿。然后,我们又见了麻醉师,问了身高体重和药物过敏史。整个咨询大概是大半天的时间,9点去的,2 点回家。说实话,信息大爆炸。

回家之后,以为会等好久。然而,2周以后,诊所秘书就打电话来说,有人取消了手术,现在可以安排2周以后的手术。当时一愣,4月开刀似乎很完美。天气不热,伤口感染的机会也小。之前,和教会的朋友谈起手术的时候,我们都表示希望尽快。没想到,真的就是这样。于是欣欣然答应了。长话短说,手术当天很早就按照要求到医院了(10:50 的手术,要求8:45 到)。先登记了,问你要啥样的房间,由于老爸已经退休,因此我们选择了4人间。然后又是验血,血压啥的一系列检查。换上手术的衣服,然后在休息室里边看电视边等待。我们的医生很负责,又准时,9:30居然就到了。于是10:00不到就手术了。说实话,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想着下午1:00他应该出来了吧。没想到2:10 左右医生才宣布手术结束。据医生说,老爸的情况比预计严重,所以手术时间比原定的长,但是手术很成功。现在病人在休息室,醒来以后(大约要1-2个小时)会转到病房。我们耐心地等了3个小时,依然不见他的身影。无奈之下,找了个护士一问,原来是病房没有准备好。吓死宝宝了。终于在5点的时候,见到俺家的病人了。他脸上青肿,而且脸色也很苍白,看上去不太好的样子。让我安慰的是,原先预定的4人房满员,于是老爸入住了2人间。陪了他大约1个小时, 老爸也没有胃口,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还在熟睡中的我被妈妈叫醒,她有点不放心,要一早就去探望。拗不过她,只得匆匆吃了早饭,就上路了。我正开着车,突然手机响。顿时我俩十分紧张,没想到是老爸用床头的电话打来的,听上去又如往日般声如洪钟了。进了病房,果然老爸气色不错。还一边抱怨医院的西式食物不合口味。要求吃家里的上海小菜,折腾人啊。过了不久,理疗师来看望他,扶着他慢慢坐起来。第一天的任务是坐半个小时,老爸略感吃力。接着又让我们去租了走步器还买了一张洗澡时用的椅子。一圈转下来,我们母女精疲力尽。做了晚饭,又去了医院一次,送爱心便当。之后,老爸一天天的康复,3 天以后就出院了。住院期间,主刀医生来看过一次,赞许地说恢复的不错。出院时,护士拿来了很多纱布,教我们怎样帮他换。3周以后,终于拆线了。说是拆线,其实刀口用的不是线,反而很像钉书机的钉子。

在老爸的手术前后,丝毫没有感觉别人抱怨的加拿大医院的拖拉,反而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态度温和。唯一的花费是停车费用和那些纱布钱,很透明很公开。如果是在天朝,可能光红包就几千了吧。看来加拿大的风景果然有美丽的一面。

(本文于近期星星生活发表,请勿随意转载)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7年8月25日 15:06

    家有一女也是宝啊!

  2. 2. How much can you grow from stretching? - 2017年9月3日 14:09

    Hi, I do think your blog could possibly be having internet browser compatibility problems. When I take a look at your web site in Safari, it looks fine however when opening in I.E., it has some overlapping issues. I simply wanted to give How much can you grow from stretching? a quick heads up! Aside from that, fantastic blo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