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姆病(一)

字体 -

 一、陈医生的思考

“已经连续做了两个疗程,症状有没有减轻些?”陈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温和地问。

“好象有,又好象没有,我自己也不能确定。”病人SUSAN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着

“要不我们再多试一个疗程?中医的疗效会慢一些。”陈医生沉思了一下。

SUSNA是一名美术老师,即使是身患疾病,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穿着、端庄的言行举止。

“好的。谢谢您。”SUSAN优雅地站了过来,拿起大衣和手袋。

陈医生的助理CATHY殷勤地走上前帮她开门,送她出去。

病人走后,陈医生对CATHY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这是第32个病人吧?用针炙按摩目前可以帮助其中的6个病人减轻病情、1个病人的症状全部消失,现在的这个还在观察中。总体而言,概率不到20%啊。”

CATHY一边记录一边说:“陈医生,很多可以排毒的中草药我们也试过,针炙按摩也现在做临床实验,美国和瑞士的抗生素也只对莱姆病初期有效。难道正如媒体所说的,莱姆病是至今为止除HIV外的人类第二疾病灾难?”

陈医生抬起对,充满怜爱地看着CATHY“我知道你是为了能够更多地学习中医知识,更快地找到治疗这个疾病的方案,才来我这里兼职帮忙的。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是连美国的医疗中心研制了几十年,都没有找到药方,更何况我们?”

“可是我有一种直觉,能抗衡这个世纪难题的,一定会是中医。还记得我曾经跟您说过我父亲的例子吗?三十年前,我父亲曾经得过大三阳,当然在中国可是很难治愈的传染病,我父亲吃了十几年的西药都没好,后来坚持喝了几个月的本地凉茶,居然痊愈了。陈医生,您是安省最有名气的中医大夫,您一定会有办法的。”CATHY恳求道。

“是的,我也有同感,这就是我为什么坚持和你并肩作战的原因。现在到下班的时间,今晚也没有病人预约。要不我顺便送你回家吧。”陈医生低头看了看表。

“不好意思,又得麻烦您。”CATHY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没事的,反正也不远。”陈医生热心地说。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