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渡轶事

字体 -

这些天闲着没事,看到世越号出水的消息,翻出了一篇老文。

前段时间南韩沉船之事闹得很历害,让我想起了约二十年前坐轮渡的一些往事。

九十年代中期,公司组织部分员工和家属开车去海南旅游,不知哪个神经搭错线,提议不走琼州海峡,而从北海坐轮渡,一方面晚上坐船,不用开车赶路,还可以看海上日落(日出),同时还可以品尝北海的海鲜大餐,说起来还蛮有道理,领导研究讨论后也就同意了。

当时高速还不多见,外借的大巴性能也不太好,在二级公路上赶了大半天,过了正午才到了北海。打前站的同事已经买好了船票并已定好了餐厅,离晚上七点半开船还有一段时间,因此给了大家一些自由活动时间,下午四点集中吃大餐,好象也没什么好吃的(估计是经费紧张),吃完后再去码头,两部大巴,老老少少将近百人,领队也挺不容易的。

第一次坐海上轮渡,与想象中的游轮完全不一样,甚至比不上长江上的江轮。滚装船,下面停车,上面的客舱非常小,很拥挤,四个人打牌都没地方,由于白天大太阳暴晒,客舱里非常热,也没有空调,开始时都没法呆。还好,此时已近黄昏,大家都挤在甲板上,一边聊天看大海,一边等着看日落,黄昏的大海,还是蛮美的。

等到回到客舱,一伙牌友开始了桥牌战,两桌人马,分别在两个舱,队式赛,一直鏖战到凌晨,才散伙躺下休息,迷迷糊糊的,也没睡好。清晨,天还没亮,离到达还有一段时间,但洗手间已开始忙碌,人们已开始洗漱和解决个人问题。由于一晚上没睡好,加上吃的海鲜还没完全消化,闹起了肚子,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最里头的空位,赶紧进去解决问题。

要说这厕所的设计,十足的中国特色,一溜的长槽,分为十几间格子,隔板并不太高,也没有门。为了省水,最前面有一个水箱和开着的水龙头,水箱满了自动翻转,起到定时冲水的作用,如果人多,堆积的排泄物滚滚而下,甚为壮观,也挺恶心的,要有相当的忍耐力。肚子排了一通,大有缓解,但还没排尽,有了东张西望的时间。

且慢,那是什么?隔着墙(其实就是一块薄薄的铁板),透过水槽的瓷砖反射,隐隐约约地可见隔壁人的影子,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向(正面或背面),且声音清晰可闻,有的很弱,有的就很强,真可谓大珠小珠落玉盘。过了一阵才反应过来那边是女厕,不禁想起读书那会校园里曾有传说有人在厕所拿镜子偷窥被抓,应该不是误传。后来想了一下,只要两边在槽上各加几厘米宽的平板,就可解决这一问题,也省却了给人起邪念的机会。

从海口码头上岸,吃过早餐,在海口市里转了一圈,就沿着海南东线高速,游万泉河,到三亚、天涯海角、大东海,一路游玩,还算尽兴,物价也没有现在这么离谱;唯一的遗憾是没去亚龙湾,因为当时还没怎么出名,大家也很累了,归心似箭。回程时,已没人想再从原路返回,从海口上轮渡,更为简陋的船,但很快就跨过琼州海峡,不到一个小时,即到了对岸雷州半岛,下船开车赶路,一路无话。

很多年过去了,铁路已经进入了高铁时代,人人都用上了智能手机,不知现在的轮渡情况如何,有没有改进。近日出了长江游轮之事,看来并没有实质性改变。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Lelio Vieira Carneiro Junior - 2017年11月9日 22:34

    There is definately a lot to find out about this topic. I really like all of the points you’ve made.

  2. 2
    Jackson - 2017年11月16日 04:00

    We’re a bunch of volunteers and opening a new scheme in our community. Your website provided us with valuable info to work on. You’ve done a formidable process and our entire neighborhood will be grateful to you.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