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没那么简单!–女儿被卷入校园霸凌事件后(二)

字体 -

growup.jpg

女儿的班主任在电话里告诉我,校长正在和每个女孩谈话。她怕我担心,不断地说,女 儿是个很坚强的孩子,她说女儿会很勇敢地走过这次事件的。我和女儿的班主任在家长会时见过一次面,还向她请教过关于辅导女儿英文阅读的问 题,通过邮件,对她印象蛮好。我把女儿告诉我的一些细节向她转述,暗示她女儿其实没有参与这个霸凌事件,我说无论怎样,孩子已经卷了进 去,我希望这次经历让她充分地认识校园霸凌的方方面面,让她在未来成长的路上真正懂得如何去对待。

当天下午在接女儿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的情绪非常低落。她一见我就说,“妈妈, 我觉得不公平,明明告发的那位白人女孩也和我们一样与这件事情有关,为什么她就不用走我们的过程,不用被校长谈话,不用写检查。”我听完 孩子的陈诉,我知道孩子内心感到被不公平对待了。一边开车,我一边问女儿,“你觉得这种不公平对待是因为她是白人,你是中国人吗?”女儿 情绪舒缓了一些,她说,“也许是老师认为她报告了,已经意识到问题了?不过,妈妈,她真的和我们所做是一样的。”

我知道孩子的校园里,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泾渭分明的,很像中国人所说的,人以类聚, 物以群分。白人学生多数和白人学生玩在一起,女儿换了几所学校,她身边的最好朋友也永远是这里出生的华裔女孩,或者中国移民来的孩子。我 觉得是时候告诉孩子一些成人世界的规则了,我问她,“如果未来,你和你的白人同事,你们付出了同样的努力,而她可能得到升迁或者其他,你 什么都没有,你会怎样?你还是觉得不公平吗?还是你会加倍努力呢?听完我的话,女儿如有所思点点头。我尽量让女儿明白,在这件事情上,谁能从错误中吸取教训,谁就是收获者,而 不是去计较谁被更好对待,或者是更差对待,其实看待的角度不同,好坏是可以互换的。

第二天,女儿告诉我,与这件事件有关的所有女孩,除了那位向老师告发的白人女孩 外,都需要面对面地向那位被霸凌的女孩道歉,然后那位女孩对每个人说,“我原谅你们了。女儿告诉我,这是她爸爸教她的,而且这位女孩的爸爸也和老师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女儿依然心里闷闷不乐,她说, “我又没有欺负她,她为什么需要原谅我。”我只好安慰女儿说,“如果你的道歉能让她感到舒服,道个歉没让你损失什么,又有何妨呢。”我和 女儿清点了她在这件事情上的收获,然后我们互相击掌说,“耶!都过去了。”女儿也终于笑逐颜开。

过了好些日子,我试探性地问女儿,你们都和那位女孩和好如初了吗?女儿说,妈妈, 说真的,我们现在对她都很友好,但我真不能说她是我的朋友。(W

e are friendly to her, but she is not my friend.)我理解地点点头。我不再像以前那样说服女儿和她交朋友。通过这件事情,我认为女儿长大了,让她自己去做选择 吧,慢慢消化吧。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青白红 - 2015年1月29日 10:08

    你开口闭口白人中国人的,已经在你女儿心里种下了种族歧视的概念了。

  2. 2. Jenny - 2015年1月30日 09:28

    如你陈述,你女儿认为的不公平是告发者与其他孩子接受处理上的不同, 我想是因为告发孩子是认识到这个事件是bully所以告发, 而其他知道这件事的孩子虽经过学校主题教育, 都没认识到这是bully, 这才是学校接下来的所有举动的根源.你女儿显然没认识到这一点,是需要家长的指导, 很可惜你也没有认识到, 还给你女儿做了另一场很大话题的误导.你几乎把学校的努力付之东流了, 很可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