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校园霸凌和孩子交友的思考 –女儿被卷入校园霸凌事件后《三》

字体 -

Changs-Taekwondo-Compassion.jpg

当我把女儿被卷入校园霸凌事件的始末写出后,引起了很多家长的反响。家长们对这件 事件的深度思考和理智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其实这件事情给我带来的另一层思考是,我以后该如何引导孩子在学校的交往呢?校园霸凌的真正根源 是什么?是因为那个“霸王”的存在,还是因为校园的派系文化?我完全相信女儿和她很多其他的朋友是没有想过去霸凌另一个孩子的,但是她为 什么还是被卷进去了呢?我怎么能预知她下一个交往的朋友圈里不会出现一个霸王,而又再次出现类似的问题呢?

任何一个有群体的地方,几乎都分门派,古今中外都是如此。君不见,每个社会都有党 派之分,每个工作环境都有小圈子的微妙文化,而校园也是社会的缩影。在女儿事情发生以前,我曾经和女儿讲过我小时候的故事。在我当时读初 中的校园里,女孩子们分成了好几派,每一派里都有一个王,大家都围着那个所谓的“王”团团转,就连和我同一个年级的姐姐都选择加入了其中 一派。不知什么原因,我从小非常讨厌派系之分,我不愿意加入任何一个派系,但是我期待和每个人交朋友。显然,我这个想法过于幼稚。于是, 每次放学的时候,有派系的同学都高高兴兴地玩成一团,我只好一个人背着书包寂寞地一个人走着。客观地讲,没有人真正地欺负过我,但是这种 派系却令我非常寂寞。我和女儿讲,我非常寂寞时,经常一个人在草地上和草说话。我自己的亲姐姐,因为她加入了其中一个派系,她经常和她的 朋友一起玩,她也无暇顾及我了。不幸中的万幸是,我把寂寞化成了动力,所以很认真地读书,因此成绩非常优秀。再后来,派系已经不成为任何 局限我的因素了。

现在想来,我不知道当时的我是否被“霸凌”了,估计当时这个词都没造出来。但是我 确实尝到了个中滋味。这样的经历让我刻骨铭心。当老师后,我特别关心寂寞的孩子,特别留意班级中是否存在派系之别,想办法搞活动让各个可 能的派系融为整体,尽量模糊孩子们自己建立起来的界限。我很早就和女儿讲我的故事,也是希望她和每个人交朋友,不要轻易加入任何小小的派 系。因为只要有派系之别,就会有排挤之为。但是显然,教育不是一次就能成效的。

校园霸凌的问题,西方教育有一整套处理的程序,非常类似实证科学解题的套路。但 是,怎样才算解决问题了呢?是否给那个孩子道个歉就解决问题了?我们如何能了解孩子真正懂得校园霸凌的内涵呢?如果每个人道歉后仍然还是 没和她在一起玩,这个问题只是解决了一半。我的内心一直为那个受霸凌的孩子担心,我真心地希望她没有再遭受寂寞之苦。客观地讲,学生中的 朋友圈问题,大部分老师是不会知情的,除非有事情发生。但是,家长比老师有便利条件,只有孩子和你足够知心,也许我们可以提前发现端倪, 提醒孩子。

我总觉得,如果能借校园霸凌这个问题,把孩子引导到交往勿需派系的思考高度,那么 更多的孩子就不会受“霸王”的牵制,而“霸王”没有市场后就会逐渐消失,校园霸凌也就没有了滋生之地了。

这是我给女儿上的第二课。我们一起观看了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 梦》的录像,我们也一起看了奥巴马2004年那场著名的演讲《无畏的希望》。这些其实是我在我的学校里为她定制的演讲课的作业。奥巴马的话深深地打动了 我“美国人没有所谓自由和保守之分,世间只有一个美利坚合众国,更没有 美国所谓白人黑人之分,拉丁裔和亚裔之分,有的只是美国合众国一国的国民。”无论喜欢奥巴马与否,我却非常欣赏他演讲中体现的宽广胸 襟。美国大同,我相信是奥巴马当选的主要原因。我不期待自己的孩子未来会成为总统,当然如果她有这个志向,我不会限制她。但我希望她 至少有这样的胸襟,去装下更广阔的人和物,不再受一个小圈子的牵制,能自如地主动地向她身边的朋友伸出友谊的橄榄枝。这是女儿的成长 功课,也是我的教育功课,一直还在做。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爱心幼儿园 - 2015年1月30日 23:40

    真是智慧的母亲,有效地引导孩子对她的健康成长多重要。赞。

  2. 2. 七成新 - 2015年2月2日 11:10

    说的好,每个人能在事件之后有学习和成长才有意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