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看赛马

字体 -

IMG_0337[1].JPG

赛马,在我的记忆中,是和香港的赌马联系在一起的。脑海里的影像是赌马迷们声嘶力竭的欢呼和赛马场上的英姿飒爽搅和在一起,而且所有的影像都是从电视中来的,从未近距离看过赛马。

但是,我是骑过马的。父母刚过来多伦多的第一年,带老人家和朋友去郊外玩,到了多伦多一个小镇的农场,是专门骑马的农场。父母一看那一匹匹魁梧彪悍的马,他们表示骑马不如看马,他们看看就行了,不必真骑。可是我们几位年轻人却按捺不住要试试翻身马背的潇洒,每个人都去挑自己的马。

马和人一样,每一匹都有自己的名字,按雄雌分类。我费了很大劲才爬上那匹比我高一个头的马。手持缰绳,缓缓地跟着马队在密林里前行。这些都是经过训练过的马匹,所以相对驯良多了。唯一的难点是那马经常低头去吃路边的草,导致落在队伍后面。教练嘱咐当马儿要吃草时,通常是它淘气的开始,所以不能让它吃,要用力拉缰绳,把马头拉起来。可是,我试试拉拉缰绳,仿佛有千斤重,哪里拉得动马的头,只能任它胡作非为了。所幸那次还是安全地走出了密林,吓出满手心的汗。但是回想高高骑在马背上,在树林中穿行的姿态,还是隐隐觉得非常的自豪。

上周二晚,沾光被邀请到多伦多皇家赛马场,而且有幸坐在贵宾席上,近距离观看赛马。赛马场聚集了很多观众,清一色的西人,贵宾席上更是名流巨贾云集。西人朋友告诉我们,坐在不远处就是多伦多的首富,路透社家族。几位年轻的金发碧眼的女士坐居最佳位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赛马场。

全场的赛马分为了马术表演赛和跨越障碍赛。前面的马术比赛都比较温和,有二轮马车和四轮马车的比赛,赛手身着中世纪赛马服或居家服,坐在马车上,然后有骑手驾驶马匹绕场飞驰。友人特别提醒我们留意马蹄抬起的高度,他说那是非常讲究的,也是得分的主要评判标准。如果他不这么说,我们还真没留意到,每匹马都把前蹄抬得很高,与其说是在奔驰,还不如说更像跳舞。特别是近十两马车在场上跑起来,非常的整齐好看。

但是最吸引我的还是最后的跨越障碍赛。二十多位选手,一个比一个潇洒,风采逼人。他们策驰马儿,飞跃一个又一个的障碍,简直把我看呆了。人和马的无懈配合,完美地跨越障碍,谁说马儿不是最有灵性的呢。怪不得在中国文化中,对马儿的评价几乎只褒不贬,比如,千里马,白马王子,龙马精神,马到功成,走马上任,香车宝马等等。赛马,这样的一项运动,让马的灵性发挥淋漓尽致。对我而言,观看赛马,让我和马更亲近了。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steven - 2015年11月20日 10:52

    勾起我從小就有的、現在深藏心底、想要策馬飛奔的願望。總感覺馬是這樣親切、瀟灑、爛漫的朋友。隨著時代的變遷,對現在的小孩子們來說,馬的概念和形象似乎都有點像迷霧了

  2. 2. clearviewschool - 2015年11月21日 14:54

    同意Steven所說。這也是我的感覺。我是葉公好龍,喜歡馬,卻沒有這樣的機會真正去放鬆地練習騎馬。我認識的西人朋友孩子每年還是會去騎馬,還有一些家境富裕的西人,會在郊外養幾匹馬,那種感覺就像有一艘自家的郵輪一樣,他們非常自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