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的偶遇

字体 -
标签:

答应和友人向山间出发时,并没有知道会和它偶遇。
Killarney省立公园是加拿大著名七人画派钟爱的取景地,自然是很有吸引力的地方,哪怕是近五个小时的车程,在这样的名气气势之下,仿佛就如同五分钟一样,到访者毫无怨言,我们当然也是这样心甘情愿的一群了。
友人很贴心,安排我们住在大陆边的干净酒店里,而她和另一帮友人住在湖对面小岛的木屋里, 有齐备的厨房和密集的蚊子。那样的情形,似乎不是考虑到底是不是三个蚊子一碟菜的问题,而是考虑自己是否是蚊子的菜。第一次上岸到友人居住的木屋,我只能用抱头鼠窜来形容自己,完全是蚊子手下的败将。
所幸,第二天的山间远足,带着对林间美景的期待,我们暂时忘记了蚊子的威胁。全身上下喷上驱蚊水后,我们就昂首挺胸向山间出发了,出发前还不忘在山口大石头上留下全体英雄照。
就在拍完照向山里行进时,友人丽莲发出了惊喜的叫唤声,那声音不亚于让人遐想是否在山间发现了宝石?应声望去,看见她手里握着一把绿色的细细长长的植物,最大的标志是头上卷成一个圆圈,身上长着细细的绒毛。再定睛一看,我已经从大脑内存中调出了对应的名称:蕨菜。
蕨菜于我有一段美好的记忆。一位很有缘分的阿姨,从一座宝山上曾经为我带回了腌好的蕨菜,而我居然带着它穿越了美加边境,最后在进入我的胃肠,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这次的蕨菜发现自然是大新闻。一路上的山间美景,好像都比不上蕨菜的身影。而丽莲边走边摘,从山里钻出来时,她手上的蕨菜已经几乎捧不住了。我看着绿油油的蕨菜,也暗暗吞口水,厚着脸皮嘱咐丽莲,回到木屋做菜时,别忘了通知我去吃。
从公园开车回住处的路上,需要经过弯弯曲曲的山路。丽莲的车走在我们前面,不知为何,她的车在路边停着了,一行人全部下车,弯腰采摘起来。我从车窗望去,哇,那是漫山遍野的蕨菜啊,绿色的身姿摇曳在阳光里,煞是一种风光。我让先生赶快停车,几乎是跳下了车,欢呼雀跃地加入了丽莲她们的采摘队伍。采了几根,我心里突然升起了愧疚感,不知道这些蕨菜是否愿意成为我们的盆中餐,还是愿意呆在这原始的森林里。我仿佛听到是后者的声音,所以自己也就怯怯地退了下来,让先生开车走了。
但是,林间发现蕨菜的消息已经在队伍中传开了。各界友人再也按捺不住对蕨菜的馋涎欲垂,中午几辆小车再次开回山里。一片蕨菜进入了车后备箱。
晚上,和众人大快朵颐时,蕨菜仿佛带着绿色的笑意从盘中看着我们,一群残留愧疚心的馋猫。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