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我看TED Talk 2017 大会(三)

标签:

最近比较流行的脸书视频,看来都和TED Talk 大会主题相关。首先是李开复在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典礼的演讲,他带坐在下面的师弟妹们展望人类未来十年,是和机器人共处的十年。他预言未来十年,人类有百分之五十的工作将被机器人代替,人类最好趁早打算,重复性的机械工作必然会被代替的,而银行甚至医院也将是机器人进驻之地。经历过癌症考验的李开复提醒人们,机器和人的最大区别… (阅读全文)

又到粽子飘香时

标签:

老家的端午节过得简朴而平淡,没有赛龙舟,也没有喝雄黄酒之类的民俗,感觉粽子就是端午了。 儿时,端午节的前几天,母亲就将糯米浸泡在木水桶中,说这样包出的粽子粘而糯,入口细腻。五月初四,天蒙蒙亮,母亲就叫上我去老家后面的山坡摘粽子叶(箬叶)。粽子叶常长在陡峭处,远处看翠绿一片,片片诱人。走近了才发现真正能派上用场的粽子叶很少,不是太嫩就是太老,不是太窄… (阅读全文)

把夏令营教育果实“带回家”

营地教育和家庭教育 每次去营地都是我最兴奋的时候,因为又可以有机会接触不同的孩子,又有机会看 到这 些孩子的变化。每次去营地都有新孩子的参与,而每次也都有很多参营的故事。 很多参营的孩子是因为喜欢营地生活,所以每年只要开营,就会缠着妈妈让他过 来,因 为他知道,营地生活比他在家里或者在补习学校有趣多了,还能学到不少东西。但也有不少的孩子,不是他们要参营… (阅读全文)

中文?英文?家长如何双管齐下

中文英文,华人家长的坎儿 移民前,大部分的家长愁的是孩子的英文,如果能尽快把西人的那些豆芽字儿倒到孩子的脑袋里,然后嘴里咿呀咿呀地冒,家长们就放心了。登陆后, 大部 分家长会发现,最不用发愁的就是英文,当然这只是对幼儿时期就随家庭移民的那些孩子而言的。 我的女儿登陆时刚满四岁,在学校总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因为英文不熟。可是半年后,就发现她基本不讲中文… (阅读全文)

小女生米雪儿

先认识的是小米雪儿 的妈妈。她个不高,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来学校看了又看,问了又问。不过,和其他多番盘问的家长不同的是,她很快就填了报名表。她填完表后 才告诉我们,孩子现在四岁,还在中国,四个月后到加拿大。真是细心的母亲,在孩子来之前把一切都安排妥帖了。 因为米雪儿被安排在 我接送的路线上,进入十月份,我总是不时地瞄一眼自己的日程表,心里惦记着一位来自… (阅读全文)

冰天雪地中 转动不停的小生命

标签:

作为南方人,我移民来加拿大之前完全没有见过雪,更不会知道极度寒冷天气的真实滋 味。零下,对当时的我来说,只是温度计上刻度的变化,离我非常遥远。举家迁居多伦多后,寒冷天气成了每年真实的面对和体验。 我的西人朋友告诉我,多伦多人是这样描述他们的气候的,“Almost winter, winter, still winter and construction (差不多是冬天,冬天来了,还是冬天和基建)。因为冬… (阅读全文)

对酒当歌 她却不在身边

标签:

秋日感怀 近日气温骤降,阳光明媚的夏日似乎马上走远了。今天花了一点时间把女儿的衣橱整理 了一遍,夏天的短衣裙又要压箱底了,秋冬的衣服则重新占领主要位置。兴许是气温变得突然,院子里的树叶子还没来得及变颜色,就怅然落下, 铺满了后院的草地。 坐在电脑桌前,准备开始工作,但是还是不经意打开了友人的电邮。她说,最终下了决 定,还是不来多伦多了。短短数语,不知背… (阅读全文)

城市桃源–断崖公园

我一直都非常嚮往陶淵明所描繪的“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的境界, 而現實中的自己卻一直在人境中躲避車馬喧。以前在中國,每年的假期我都會遠離我所生活的那個大都市,跑到山里或者海邊的小村莊去。移 居地大物博人稀的加國,我終於可以停止了這種在假期裡出遠門的習慣,常常就在離家不遠的地方就能找到無車馬喧的好去處,和恬靜安寧的 自然用心靈對對話。 士嘉堡懸崖公園(… (阅读全文)

让成长在自然中发芽开花

这种内心成长的喜悦一直是我做老师的动力。在加拿大自己创办的学校,第一年的夏令营,我就带着家长和孩子们到阿岗昆山扎营露宿,野外烧烤,爬山涉水,回来后,家长告诉我,那一年,孩子在他们的作文里反复提到了这次露营的经历。

去年我们去到安省的Silkirk省立公园,每个孩子都学习如何动手扎营,夜里没有明亮的路灯,需要打着手电筒穿越小路才能来到营地里唯一的冲水马桶… (阅读全文)

父母在教育方面的提升,有可能改变孩子的一生

标签:

父母在教育方面的提升,可能改变孩子的一生 孩子不是麻烦,不会教育孩子会很麻烦。这几乎是所有父母都认识到的逻辑。 男孩子的多动,女孩子的敏感,青春期的逆反,早恋的疏导,网络的痴迷,校园暴力的面对等等这些教育过程中的难题,已经不能凭经验和直觉来解决了。隔行如隔山,教育作为一个专业的领域,需要家长进行专业的学习和提升。 我们有时间赴一场约定的饭局,我们有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