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微信的发明,应该和我有关…

标签:

当微信红得发紫的时候,我才刚刚认识它,极不情愿地,半无奈地学习如何和它变得更 熟。想想当年它兄弟QQ出世,我在中国也没正脸看过它,活得倒 也逍遥自在,现如今人在海外,好像还有点身不由己了,没有微信似乎不行了。 我一厢情愿地认为,微信的发明应该和我有关系,和二十五年前的一个举动有关系,和 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代有关系。当时的我荣登班长宝座,现在的人听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