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耕被环球邮报敲打 冤不冤?

字体 -

汉加风系列(218)

过去,我们总以为谭耕首位在中国大陆出生的加拿大国会议员。但环球邮报的编辑纠正说,他不是。( An earlier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incorrectly stated that Geng Tan was the first Canadian Member of Parliament who was born in mainland China. In fact, he is not the first具体谁是第一位,环球没说

关于的争议最近又泛起。汉加也不停地接到读者的电话,希望小编能就此事点评。

风起浮萍

Liberal MP Geng Tan acted as intermediary for businessman now accused of fraud 

2018年1月5日,加拿大西人媒体环球邮报,用大篇幅报道了谭耕去年协助被皇家骑警(RCMP)及安省证监会(OSC)调查起诉诈骗罪的华商龚晓华,向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官员转交信函,被质疑之事。

据报,谭耕曾经向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副大使杜欣丽(Cindy Termorshuizen)递交了一封由龚晓华所写的信件,而这位副大使则将信件交给了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在中国的联络官,后者接着将信件转给加拿大国内的调查人员。

在该封龚晓华并没有签字的信件内,龚晓华试图为自己在中国所面临的一桩官司做辩解。龚称自己只是做保健产品的生意,并未涉及传销等非法活动。他还在信中表示,自己将尽量与加中两国的调查人员合作。

关于此事,汉加想和读者分享的观点有

议员的职权范围

环球邮报指,龚不是住在谭耕选区内的民众(Mr. Gong is not a constituent of Mr. Tan and does not live in the MP’s Don Valley North riding)

加拿大有338个国会议员,每个国会议员都有他的选区办公室,对应得到相应的行政经费拨款。一般来说,国会议员服务和代表的范围以帮助他选区内的民众为主;或者点评或分工的职权以工作重点。

比如:戴伟思(DonDavies)是联邦新民主党卫生健康事务评论员,所以他会就:你赞同在加拿大看牙病免费吗?   戴伟思准备推动它(可点击绿字,看具体内容)

当然,党内分工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戴伟思在2015年关惠贞选上之前,担任的是NDP的国际贸易专员和移民事务副专员。所以在2014年推动十年签证,是他职权范围的工作。

小编过往也是不太懂议员的职权和服务范围。有几次,去采访提问一些超出MP职权范围的问题,就被婉转拒绝过好几次。也就是说,如果在海外突发了某个“人质事件”,你跑去问戴伟思关于外交方面的观点,他可以转述NDP已经发表过的公开立场;或者联合NDP内部分工负责外交事务的国会议员,一起开新闻发布会;或者这个“人质“正巧是他选区内的选民。

每个选区的资源和人手都是有限的。加拿大有176万华裔;多伦多有70万华裔。好不容易出现一个能说国语的国会议员,大家自然感到分外亲切。如果事无巨细,都要亲力亲为地伸手帮忙,岂不活活累惨成焦裕禄

议员需要包装宣传

俗话说:酒香也怕巷子深。一名议员,做出什么成绩,需要自己宣传或让工作人员宣传或经常开媒体新闻发布会让大家知道。

所以,你去看不少MLA或MP办公室的助理都有媒体出身的背景,就不奇怪。无他,笔头快、和各媒体关系好,发稿渠道流畅。比如姚永安之于关惠贞;David之于屈洁冰;Thomas之于艾美宝。

如果没有助理帮忙发稿,那就要自己勤力宣传,比如区泽光。让大家知道你每周、每年做了些啥,非常重要:关慧贞:回顾与展望(可点击绿字,看具体内容)

谭耕至今为止,让人们影响深刻的印象是关于春节动议(对于这个动议,各种声音均有,小编不评论)其他,或许他做了,但没有很多人知道。

3
要勇于说“不”

政治选举最关键的两大要素是选票和募款,这是对一个政治人物在党内份量的权衡指数。听说总理、省长、厅长都有募款指标,何况是芸芸议员。


一个人在投身政治选举时,一路上会遇到很多谩骂、攻击。而恰巧遇到另一位热情洋溢地捧着钱,扬着笑脸说来帮你筹款,帮你拉选票。事后提出一个帮忙的要求时,将心比心,实在是很难拒绝。

大汉公报:一群人簇拥着总理,左边露出半个头就是龚晓华


前几天,小编发了个帖:
管理时间的12大秘籍,教你把24小时变成48H!(可点击绿字,看具体内容)文章中指出朋友也要精选。多而无益的朋友是有害的,他们不仅会浪费你的时间、精力、金钱,也会浪费你的感情,甚至有的朋友会危及你的事业“。那些为人张狂、利欲熏天的”惹祸精“从开始就要疏远。


汉加认为,每个人在各种利益诱惑面前都要头脑冷静,国会议员要善于说”NO“。你拒绝了他的钱和票,可能当时就选不上;可你吞下这个带钩的“饵”,有一天却成了一个隐形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引爆。

曾经有个读者和小编分享了这么一段经历:常年在中国做生意的他,母亲想来加拿大旅游,可迟迟没批下来。就想请选区内的MP帮助过问他母亲的签证。按照大陆的思维习惯,他想约MP吃个饭,同时表示会在饭桌上捐款。MP直接了当拒绝了。MP说帮助过问签证与捐款及吃饭没有任何关联。他以为这件事就黄了。

没想到,MP的助理跟踪了他母亲的签证,他办成了这件事,但没花一分钱。他对加拿大的清廉环境很有感概。


但日后,他会不会主动上门为MP捐款呐?小编没问。最起码,加拿大的各级政府官员,不是一手交钱(捐款)另一手才办事的衙门。

4

加拿大情报部门在行动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国家的国家利益要维护。加拿大的各级官员,有没有被时刻记录下一些”大数据“?你用脚趾头想想都可以知道。


任何事,都会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时,不要去怪冷战思维,毕竟加拿大是多党制。其他政党、媒体都在后面盯着找破绽。也要奉劝某些围绕着华裔议员身边的”热心人“,能选出一个华裔议员很不容易。要多爱护,而不要以商人的铜臭思维”捧杀“,抢着买了一些差旅单,换取商业利益,美名曰发展中加友好关系。这些都是有害的

5

谭耕到底冤不冤?

这两天,不少群里有为谭耕喊冤之声:

一)”龚晓华是加拿大公民,在中国面临司法调查时,请谭耕向加拿大驻华使馆转交自白信,并要求加拿大外交人员关注龚晓华是否在中国得到公正的司法对待“没啥错

二)”龚晓华无任在中国还是加拿大都没被判刑,只是嫌疑人调查阶段。谭耕又不是神仙,如何能先知先觉?“

三)谭耕作为从大陆出来能说国语的国会议员,过去有不少华人都不住在他选区会去到他的办公室寻找帮助”,据说谭耕很热心。


关于第三点,小编要眯眯笑了:只要是大陆出来的华人都乐意帮助,那OO功,玉江山等这个独那个运,这些人也是华人,在加拿大也是合法组织,提出请求,谭议员也会帮助转达吗?他帮华裔还是会有所选择和挑选的吧?

更多点评内容,可以点击: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xODMzMDQ5Nw==&mid=2247489143&idx=1&sn=68e027d12ebf4fc2984a4b383bc5326f&chksm=97ed7299a09afb8f16a15fc9f7ac2acdbccf25e241acb628dcfbee4567a7275ab9e7a7903d30#rd

谢谢阅读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