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 的存档信息

赌场和金融圈最著名、最有魔力的一个数学公式

  导读:在抛硬币的游戏中,从古至今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了无数的高智商群体对其研究痴迷。 假设您有100美金进行一项抛硬币游戏——如果硬币为正面,您1美元就赢2美元;如果硬币为反面,您就输1美元。您每次该投入本金的百分之多少来获得收益的最大化呢?我本人的第一感觉是——不会吧,这也会有答案,其实就这样一个看似无解的问题,凯利公式告诉您:25%。 今天,来聊聊赌场… (阅读全文)

散户为什么容易亏钱?

导读:技术分析的套路,却是基于某种神秘主义。人们错把数学上的统计关联关系,当成了逻辑上的因果关系。而散户特别喜欢说的一句:管他什么方法,能赚钱的就是好方法。轻易回避了投资本质问题的思考,这种懒惰的行为,最终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次要谈的,是入行以来,亲历的真实的故事。目的很简单,想要告诉读者,一个散户,要越过多少坑,才能走上投资稳定盈利的正途,个中… (阅读全文)

看完这篇笔记,你对市场的理解会上升N个档次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导师,席勒教授,这是在耶鲁大学的校刊里,在他得奖之前两三年里曾给他贴出的一份照片。 大家不要好奇,他嘴里吹出的巨大的泡泡是后来PS上去的,他坦白的跟我说他会吹泡泡,但是从来吹不了那么大。 席勒教授因为自己对于行为金融的研究获得了201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这里我想强调一点的是,席勒教授是和另外两位——芝加哥大学的金融学教授,尤金法玛教… (阅读全文)

看完这篇笔记,你对市场的理解会上升N个档次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导师,席勒教授,这是在耶鲁大学的校刊里,在他得奖之前两三年里曾给他贴出的一份照片。 大家不要好奇,他嘴里吹出的巨大的泡泡是后来PS上去的,他坦白的跟我说他会吹泡泡,但是从来吹不了那么大。 席勒教授因为自己对于行为金融的研究获得了201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这里我想强调一点的是,席勒教授是和另外两位——芝加哥大学的金融学教授,尤金法玛教… (阅读全文)

看完这篇笔记,你对市场的理解会上升N个档次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导师,席勒教授,这是在耶鲁大学的校刊里,在他得奖之前两三年里曾给他贴出的一份照片。 大家不要好奇,他嘴里吹出的巨大的泡泡是后来PS上去的,他坦白的跟我说他会吹泡泡,但是从来吹不了那么大。 席勒教授因为自己对于行为金融的研究获得了201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这里我想强调一点的是,席勒教授是和另外两位——芝加哥大学的金融学教授,尤金法玛教… (阅读全文)

卖空整个美国的传奇男人,留给世人这三条操盘心法

  华尔街从未有所改变,财富来来去去,股票此起彼落,但华尔街永远没变,因为人性永远都不会改变。 ——杰西·利弗莫尔 1940年11月28日,纽约最寒冷的冬日,曼哈顿Sherry Netherland Hotels的衣帽间传出一声枪响。华尔街传奇人物杰西·利弗莫尔将手枪对准自己的头颅,扣动了扳机。其子Livermore Jr 到达之后辩认出他父亲的尸体。数分钟之后,亦饮弹自杀。 利弗莫尔留下的遗书… (阅读全文)

Hedge Fund Market Wizard

读而思               1.       在交易中没有圣经(There Is No Holy Grailin Trading) 许多交易员错误的认为会有一种方法来解释市场行为。然而没有任何一种投资哲学是永远可行的。如同本书中所描述的,每个交易员都有自己的投资哲学。 2.       找到适合你的投资方法(Fi… (阅读全文)

你的上限究竟在哪里?

本篇文章太经典,它配得上一个让人提神的标题,本文是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创刊以来重印次数最多的文章之一。作者是已故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Peter F.Drucker)。该文首次发表于1999年,原标题 Managing Oneself 。翻译来自中文版《商业评论》,本文有删节。 彼得·德鲁克(Peter F.Drucker,1909.11.19~2005.11.11),被誉为现代管理学之父。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充… (阅读全文)

你的上限究竟在哪里?

本篇文章太经典,它配得上一个让人提神的标题,本文是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创刊以来重印次数最多的文章之一。作者是已故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Peter F.Drucker)。该文首次发表于1999年,原标题 Managing Oneself 。翻译来自中文版《商业评论》,本文有删节。 彼得·德鲁克(Peter F.Drucker,1909.11.19~2005.11.11),被誉为现代管理学之父。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充… (阅读全文)

查理·芒格:经济学的九个陷阱

第一、致命的不关联性,导致“只有锤子的人”综合症,经常高估自身的价值。  我想出了一个现代的名词为怀特海不喜欢的方法命名,那就是“痴狂”。这是一种完全疯狂的表现方式,经济学像其他学科一样太孤立了。  这种失败的本质造成了我常说的“只有锤子的人”综合症,这种说法来自一句俗话:对于一个只有一把锤子的人,任何问题看起来都很像钉子。 由于“只有锤子的人”综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