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整版谈“金德尔伯格陷阱”

字体 -

[编者案:本文转自腾讯财经。仅作学习交流之用。转发并不表示我们完全认同其观点。读者应自行做出独立判断。]

网络链接:http://finance.qq.com/a/20180107/004568.htm




来源: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整理


当前,在美国不能为世界提供更多国际公共产品、不愿承担国际责任的情况下,一些人担心发展起来以后的中国也不愿提供国际公共产品,从而会使世界陷入危机四伏的“金德尔伯格陷阱”。如何看待“金德尔伯格陷阱”?如何跨越“金德尔伯格陷阱”?


1月7日,《人民日报》在05“观察”版面刊发多篇文章,整版讨论“跨越‘金德尔伯格陷阱’之道”,文章指出,尤其要警惕某些国家为了自身利益而对中国进行“捧杀”。原文较长,以下为华尔街见闻整理的要点。




1什么是“金德尔伯格陷阱”?


据外交学院教授高飞介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马歇尔计划的思想构建者之一查尔斯·金德尔伯格在《1929—1939年世界经济萧条》一书中认为,20世纪30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的根本原因在于国际公共产品的缺失。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国家,但美国未能接替英国扮演的角色发挥领导作用、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结果导致全球经济衰退和世界大战。


简而言之,“金德尔伯格陷阱”是指在全球权力转移过程中,如果新兴大国不能承担领导责任,就会导致国际公共产品短缺,进而造成全球经济混乱和安全失序。


2世界会不会陷入“金德尔伯格陷阱”?


外交学院教授高飞指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强调“美国优先”,不愿继续无偿提供国际公共产品。在这种情况下,国际社会更加关注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是否有能力、有意愿填补美国留下的责任赤字,承担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的责任。特别是接踵而来的国际金融危机、反恐战争、政治动荡加剧了人们对世界再次陷入灾难、重蹈历史覆辙的担忧,对“金德尔伯格陷阱”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高飞认为,美国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的能力和意愿在下降:


一是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强调本国利益优先。从2008年到2016年,美国对其他国家采取了600多项歧视性贸易措施;二是采用规则修正主义,企图以制度霸权维护既得利益;三是滑向政治孤立主义,逃避国际责任。特朗普上台后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再展现出孤立主义倾向。如同过去在军事上不负责任地干预一样,美国不负责任地收缩和逃避国际责任加剧了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地区冲突升级、恐怖主义蔓延、民粹主义盛行,给世界带来新的威胁和不确定性。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梁亚滨也表示,近年来,随着实力和能力的下降,美国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的意愿也在快速下降。特别是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进一步加剧了这种趋势,他在竞选期间和上台后的言行都表现出强烈的“美国优先”意识,充分表露出美国不愿意再分担国际公共产品成本的倾向。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则更加明白无误地告诉世界,美国拒绝承担在全球气候治理领域的责任。在一定程度上,美国现在非但不是世界问题的解决者,反而成为问题本身。当前,全球恐怖主义泛滥、民族冲突与难民危机不断、气候与环境恶化,诸如此类的问题让许多人担忧世界失序。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前世界存在陷入“金德尔伯格陷阱”的可能。


复旦大学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陈志敏则表示,提出“金德尔伯格陷阱”论是对当前有关国家国际责任分担的严重误判。


毫无疑问,美国仍然是当今世界的第一大国,如果担心国际公共产品供应不足、国际责任无人承担,首先要关注美国为什么不再这样做,而不是去指责别的国家。今天,国际社会并没有要求美国一国单独来提供国际公共产品、承担国际责任,只是要求美国承担与其地位相称的国际责任。美国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举动,表明美国并没有承担起应尽的国际责任。所以,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能否不再逃避和转嫁自己应该承担的国际责任。

3警惕某些国家对中国进行“捧杀”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郑振清表示,国际公共产品的使用一般来说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也就是不限制使用国家的数量,而且一国的使用不会造成别国的损失,因此容易产生“搭便车”问题——每个使用者都希望别人付出成本,而不愿自己付出成本。近年来,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一直在力所能及地提供国际公共产品,绝不回避自己的大国责任。


比如,《巴黎协定》是十分典型的环境型国际公共产品,对人类社会和世界各国的持续发展具有重大意义。但是,美国以《巴黎协定》损害了美国的经济利益和就业机会为由,无视美国的大国责任,于2017年6月1日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中国坚决支持《巴黎协定》并承诺将完全履行中国的义务,为应对气候变化作出中国贡献。

高飞也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国家实力不断提升,为参与全球治理奠定坚实基础。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为世界的繁荣稳定作出重要贡献。


梁亚滨同样表示,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中国一直在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不遗余力地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积极提供与自身实力相匹配的国际公共产品。中国通过自身的和平发展,让13亿多人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这本身就是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最大贡献。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也为全球经济稳定和持续增长提供强大动力。……中国所承担的国际责任、为世界所提供的重要国际公共产品,与自身实力、发展阶段是相适应的。


值得一提的是,郑振清指出,提供大量国际公共产品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我国仍然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在提供国际公共产品上,要既积极作为,也有所不为,防止国际公共产品的提供成为我国不能承受之重,尤其要警惕某些国家为了自身利益而对中国进行“捧杀”。


当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提供大量国际公共产品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国际公共产品种类繁多,环境型、基础设施型国际公共产品成本巨大,维持稳定的供给殊为不易;经济型、社会型国际公共产品需要争取各方使用者的认可,经常众口难调;涉及和平与安全的国际公共产品政治敏感度高,提供难度极大。从我国现在的发展阶段和综合国力来看,我国仍然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因此,在提供国际公共产品上,还需要结合历史和现实、世界局势和中国国家能力进行系统分析,既积极作为,也有所不为,防止国际公共产品的提供成为我国不能承受之重,尤其要警惕某些国家为了自身利益而对中国进行“捧杀”。

陈志敏:作为具有重要影响的大国,美国和中国必须加强合作,以跨越“金德尔伯格陷阱”。中国已经在行动,美国能否相向而行?



–毕肯证券学院 http://www.beaconsi.org/

–如何关注我们:在微信联系人(Contacts)的订阅号中搜索‘毕肯美股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