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耗超1000亿,中国式共享经济几乎全军覆没!

字体 -

[编者案:本文转自搜狐首页。仅作学习交流之用。转发并不表示我们完全认同其观点。读者应自行做出独立判断。]

网络链接:http://www.sohu.com/a/227715265_479829

本文来源:海哥商业观察(ID:hgsygc)

本文作者:海哥

共享是个筐,啥都往里装!

中国的投资人、创业者,是世界上最神秘的一股力量。

近两年最火的共享经济,就拜他们所赐,把一些企业捧上了天,待搜刮完红利、“薅完羊毛”,然后再把它们狠狠地摔在地上。以共享之名,行“抢劫”之实,创虚假繁荣,造资源浪费。一地鸡毛、满目疮痍。

这不是耸人听闻,也不是鼓弄是非。一切都摆在眼前,从O2O到共享经济,到无人货架,到人工智能,到区块链。有一群人,他们造风口、造潮流,他们所向披靡,他们出手凶狠。他们赚得盆满钵满、抽身离去,离下多少人负债累累、舔舐伤口。

共享单车,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仅2017年,共享单车企业融资总额就达258亿元。它们,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把一些年轻人送上巅峰,然后放手让他们自由落体坠下;给一些制造企业带来高潮,待共享单车停摆,急剧减产而暴毙衰歇;给街头巷尾添上五颜六色,而后废铜烂铁、堆积成山。

如此多金,如此代价,也就换了一个摩拜、ofo、哈罗以及正在恢复气血的小蓝,成就了那少数几个人的盆满钵满和人生巅峰。

有人会说,这就是商业!那是,我哑口无言。我们的大把社会资金、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所有社会的目光,就这样简单的一股脑的聚焦于缥缈的潮流和风口。敢问,人工智能广泛应用的进展怎样了?生态环境、生命科学、航天飞行、疾病灾害这些的创新研究怎样了?

2018年清明之际,以摩拜投入美团的怀抱为标志,中国共享单车的故事算是正式完结。

伴随着曾经的共享经济热潮,共享单车之后,共享充电宝、共享睡眠仓、共享雨伞,一同装进了共享这个筐。当然,等待他们的是一个个的倒下。

回过头,我们再次盘点这些一个个激情至死的亡魂,以让后人警醒、让来者慎重。

共享单车:

投入超600亿元,几乎全军覆没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单车领域融资金额达258亿元。

2018年,头部范围的共享单车企业中,ofo3月再融8.66亿美元(近55亿元),摩拜卖给美团计37亿美元(约233亿元),滴滴接管小蓝单车耗资不详。仅对看得见的金额进行统计,加上占用的押金,共享单车累计投入应该会超过600亿元。

(2017年共享单车融资统计)

随着摩拜“卖身”美团、阿里加码ofo及投资哈罗、滴滴接管小蓝,共享单车领域的头部公司基本宣布全部缴械成为巨头生态中的一枚棋子。共享单车故事独立讲下去的时代,基本结束。想一想去年那些相继倒闭的第二阵营的公司,卖身或依附巨头对还存活的共享单车公司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2017年阵亡的第二阵营共享单车企业)

这些公司能够出现在公众视野,已经算幸运的。更多的共享单车企业,你我甚至还没见过它的颜色、听过它的名字,它们就已经销声匿迹。

共享汽车:

2017年融资近15亿元,前途未卜

伴随共享单车火热,2017年下半年开始,共享汽车也开始受到资本关注。2017年下半年以来,共享汽车融资明显加码。其中,PonyCar、Gofun、TOGO途歌等共享汽车品牌新一轮融资的金额都突破一亿元人民币,PonyCar的C轮融资金额更是高达2.5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数据统计,2017年共享汽车融资近15亿元。

目前,共享汽车的融资金额远不如共享单车行业多。但共享汽车所需要的资金可能远超过共享单车的需求。共享汽车前期投入的成本要远高于共享单车。因此,受资金限制,规模难以扩大,用户使用的便利程度也不会高。目前,也看不到巨头参与其中。同时,共享汽车的盈利问题,可能更加遥遥无期。此外,共享汽车还面临停车费用高、充电困难等诸多影响用户体验的问题。

2017年,就有2家共享汽车宣告寿终正寝。友友用车创始人李宇曾对媒体表示:“共享汽车目前难盈利,费用完全不能打平成本。”尽管有预测共享汽车会是个大市场,如果最终要打出规模,那必将是一场比共享单车投入更大的消耗战。

共享充电宝:

融资20亿元,风口正在销声匿迹

要不是王思聪与陈欧关于共享充电宝“吃翔”的打赌,共享充电宝很多人都不会有特别的关注。即便如此,乘着共享经济东风的共享充电宝也融资达20亿元。2017年,该行业还一度创造了“40天达成12亿元融资”的商业奇迹。

而实际上,2017年上半年开始,共享充电宝就开始洗牌。伪需求、不符合手机发展趋势、行业混乱,共享充电宝尽管还有的在强撑,它甚至不可能有一个如共享单车一样的未来。

据媒体报道,刚到2017年底,乐电、小宝充电、泡泡充电、创电、放电科技、PP充电、河马充电等7家企业均已走到项目清算阶段。

共享雨伞、共享睡眠仓、共享纸巾,

几乎沦为笑谈

当年雷军说,只要站上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可迎风飘扬的“猪”们在今日也有了是否注水之分,有些就明明假借了风口。

正如现下在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的共享充电宝,以及雨伞、篮球等这些千奇百怪的衍生套路。明明都是租赁的生意,却生生给包装成了共享经济。

其实从共享单车开始“楼就被带歪了”。对于摩拜、ofo、小蓝、小鸣而言,都是非常明显的B2C分时租赁的业务模式,早已偏离了共享经济的本质,却巧借了“共享”之名。

目的无非是给市场画一个更大的饼,索要更高的估值。

因为共享经济最起码应该是去盘活闲置资源,有偿与他人分享,从而提升社会资源的利用效率。反观共享单车和充电宝却都是在人为制造新的资产和新的需求。其收取押金和使用费的方式,与我们去景点游园时,租个电动车逛逛本质上并无区别。

所以还是互联网人有文化,把文字概念玩儿的很溜,混淆了很多人对共享和租赁的认识。但从我们投资机构的角度,通过商业价值本质,两者还是有着一目了然的区别。

“共享经济” 原本也不是新鲜事物,这一领域最具代表性两家公司 Airbnb和Uber问世都已有 8、9 年之久。房东和车主们利用闲置的房间、车辆获得收益,使用者可以用较为低廉的价格享受到服务,大家各取所需,那个时候的共享经济还是很纯粹的。

不少观点认为,“共享经济” 路子跑偏,要算在摩拜、ofo 这些共享单车头上。但其实从Uber与滴滴、易到几家的补贴大战开始,共享出行的本质就已经改变了。大量的专职司机涌入平台,让车主们利用车辆闲置时间赚取外快的说法也早已被人抛诸脑后。

前《21世纪商业评论》主编吴伯凡是这样定义共享经济的:

将冗余所有权转让出来,让别人拥有临时性的使用权,从而为供给方和需求方同时创造价值,是谓共享经济。

注意这里强调的是 “冗余”,即供给方所出租的资源,应是自己闲置的,从这一点来看,很明显如今的滴滴早已不属于这类范畴,认真对照来看,顺风车倒是真正的 “共享经济”。

而对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后来者而言,“共享经济” 四个字更像是一层华丽的包装。

客观来讲,无论是无桩模式还是电子锁,共享单车确实有其创新所在,也切中了人们短距离出行的痛点,因此才会有今天的火爆局面。但与此同时,它也成功地偷换了 “共享” 的概念。

小黄车ofo可能一开始还是抱着做共享的念头的。按照他们在官网的规划,ofo希望在未来不生产自行车,只连接自行车,还鼓励用户将自己的单车加入ofo,换取免费骑行权益。

然而,代工厂接到手软的订单显示ofo应该是已经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连大名鼎鼎的凤凰自行车都成为了ofo的代工厂,拿到了一份12个月内不少于500万辆共享单车的订单。建议ofo还是把官网的理念宣传页的文案换成 “ofo 希望在未来不生产自行车,只连接代工厂与自行车” 比较合适。

其他的共享单车厂商也在做着拯救自行车制造厂的事。自打共享单车火了以后,各大自行车厂都开启了疯狂加班的模式,腾讯科技根据各供应商的产能,仅摩拜和ofo在 2017年的投放量就将超过3000万辆。

由企业集中采购车辆并将其使用权销售给顾客,摩拜们的做法本质上与传统的单车租赁企业并无两样,跟与 “共享” 二字根本不沾边,但这却为后来者指明了一条道路。不管三七二十一,似乎只要跟 “共享经济” 挂钩,就能搏得眼球,赢得资本青睐。

将商品放到线上,开发一个 app,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共享经济大军中的一员。所谓的共享雨伞、共享床铺、共享汽车莫不如是。

3万把共享雨伞押金19元,半小时收费0.5元,虽然投放了没几天,就全部被人拿回家,但这应该是一段经典的营销案例,必将载入中国销售史册。

到今天,我们看到的却只是:投进去1000多个亿,最好不过一个滴滴,以及只能委身巨头的摩拜、ofo及哈罗们。如果要说,我们的共享经济,除了发明了一种新的抢夺市场方法论外,很难找到它们给中国的科技、社会带来了怎样的创新和改进。(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祝大家交易顺利!

–毕肯证券学院 http://www.beaconsi.org/

–如何关注我们:在微信联系人(Contacts)的订阅号中搜索“毕肯美股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